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爱情美文 > 正文

永远有多远

2019年07月01日 12:45:55    作者:九九文章

  少时天真地以为任何事物的存在必有其渊源和宿命,只要两情相悦定是永远了。
于是总是故作聪明的用绿叶来衬红花,长发去搭白裙,晓风轻伴残月,清爽飘逸,俊美怡人,固执地活在自我的美丽里。
直到看了《红楼梦》中黛玉死后,那宝玉心里虽不顺遂……见宝钗举动温柔,也就渐渐将爱慕黛玉的心肠略移在宝钗身上时,心里那个永远的神话訇然倒坍,原来从深爱一个人,到移爱另一个人竟如此的轻巧?
永远的爱情距离竟然是生死相隔。
后来得知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便暗自忖度,曹公本意定是林妹妹刚刚仙去,宝哥哥就践行了你死了,我做和尚(后来虽是终究了却了红尘,但更多的是困顿下的看破)的诺言。想这高鹗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主儿,以己之心度痴人之腹,顿时愤愤不平,心里稍获安慰。
舍却了命根子劳什子用泪水浸泡的爱情怎会轻易地枯萎?
想来这无非是虚构,虚构的焦刘成鸢,梁祝化蝶不也勾得世代的痴男怨女大把大把的眼泪嘛。这文学塑造断不是可信的,于是虔诚的翻经阅史找寻永远的永远。
学习了南唐后主李煜的诗词,重光那缠绵悱恻郁结难遣的愁绪深深地攫住了我,这投错了胎不爱金銮爱词工的感性男子定是有着不同常人的爱情。一个是多情才子,一个是美貌佳人,一部《霓裳羽衣》演绎了一段琴瑟和谐的幸福爱情,可这富贵仙人的爱情竟也是如此的短暂,娥皇这厢刚病榻香残,那厢李君主便为小姨家敏提起了金缕鞋。虽然,后来这江南才子又是病榻侍药,又是骨立行销吊诔词,可大周后至死的面壁不语还是让永远的神话落下忧伤的败笔。
原来,永远的爱情距离却是香残玉褪。
自此,不敢看小说,看也只看要么是俗透了的夫妻双双把家还,要么是男女主人公幽怨一瞥便是洒泪而别余音袅袅留下那半部红楼任我想象的。
开始羡慕了流星,弧光乍现,留下满眼灿烂
开始神往了昙花,娇颜一展,溢满一世清香。
那该是完美的人生了,追求自我,孤芳绽放。
后来,看到有人把一个悲苦女子誉为流星的,说她闪耀了一个时代的迷茫夜空。她梳着系有蝴蝶结的辫子,蹦蹦跳跳积极主动的迎合在一个曾用也曾义气的拳头雨点般落在她身上的男人身边,整整六年。她给他留下了《生死场》的版权,而他却极其冷静地说:如果从‘妻子’意义来衡量,我并没有什么‘遗憾’之情……,他不知道她在痛苦的煎熬下写下我不是少女了,我没有红唇了,我穿的是从厨房带来的油污的衣裳……时爱的是怎样的负累和自卑。那个潜意识里渴望回到烂漫花季,但身心皆有爱情和已爱情名义伤害的划痕的永远也回不去的女子,思之,让人落泪。
永远的爱情距离终得用世俗的尺子丈量。
我们必须得承认,永远的爱情,只是一个传奇。一生一世太漫长了,变数超过了人类的想象,无论是情感本身,还是情感生成的土壤。你得有准备认识跟你说永远的那个人,是有把你一键删除的本事的。
所以,不要妄想永远,无法忘怀,不忍轻弃,已经是世人所不能抵达的境界。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两情相悦他真情地对你说永远时,请甜蜜的享受并珍惜,这句绝对是发自肺腑不掺水的诺言。
真的,永远的爱情没有距离,灵魂走到哪儿,爱情走到哪儿。

永远有多远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