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爱情美文 > 正文

爱若开在心间,永远受伤

2019年07月05日 16:40:36    作者:九九文章

  爱若开在心间,永远受伤

  画!在上帝的手中继续,脱手就美丽;画!在你我的手中美丽,脱手就不能继续。

  ——题记

  江南美景如画,山山水水相连,面面心心相印,息息相通。换得人间女子流连忘返,心旌神往;引来男子注目相望,诗兴大发:美景如能醉人眼,美人也可醉我心,如何舍得不看?

  小桥流水人家,枯藤老树昏鸦。掬一捧诗情入溪水,清波漾漾,泛起涟漪,树影微乱,云影也微乱,折一枝茶花置入怀里,香气盈满每缕发梢,漂游而起的美感感染了游人的心情,心醉魂亦醉。来此看风景的大多数是少男靓女。

  你来了,脚步如风。你的心泛发初始的纯洁,就像天片一朵朵浮云。云多美丽,你就多美丽;云多么沉静,你的心就多么沉静;云还是很温柔的,不会将碧蓝的天空污染一丝一毫,就是轻轻的一滑,都舍不得。你就像那云,静静地躺在蔚蓝的图画里,遐想未来的梦,梦里承载绚丽的憧憬;你两腮绯红,捆绑着云霞一起飞翔,眨动的眼睛出神的瞭望,任思绪飞扬。

  我来了,脚步如梦。我的心蠢动着男人的粗犷,宛如那松涛阵阵。涛声多温情,我的目光就多温情;涛声多么浮躁,我就按耐不了躁动;松林变更着脚步,欢喜地迎接你的气息,我的心和灵魂一同陶醉在你的图画里,任由毒药穿肠。

  小女孩,你别依恋沿途奢华的风景,温馨的爱情会携你温柔的双手,甜蜜的情爱突闪阳光。此时的我风流倜傥,情调满满,来俘获你的芳心,种在多美的春季,开满河川两岸的芦花。我将手拉住你的手,将单一的风景绚烂多样,把美丽情怀无限拉长扩大。有我的呵护的臂弯,天空将不再遥远,水面会变得悠长,时光却十分短暂。有的含情脉脉,黑夜不再漫长。我的话就是绵绵细雨,轻柔的抚摸,无声的渲染,一分一秒地滋润你的心房;我的话是温热的阳光,洒下的是金子,从不砸疼心爱的人,那一刻点燃了少女懵懂的渴望,我还有一双滚烫的手,紧紧地握着另一双手,生怕你的手凭空而飞,就如路边的小鸟,草丛里跳跃,树枝上欢畅,被脚步靠近,疏忽一声惊飞。

  散步的人儿不单单是我俩,出双入对是浪漫共同的选择,约会当然要选择好的场景,散步在江南美景中,温馨可以弥满天宇,笑语惊羡路人,路人的心刹那间被点燃,或者美美的欣赏,收取一地的故事,揣进怀中无限渴望,或者目光黯然,神情感伤过往,步伐缓慢,全然成就一个僵尸漫步的画面,中毒了。

  出游的时候大多是,晴朗的天空,阳光温煦,风儿温柔。我的话,絮絮叨叨,丝丝缕缕,醉意的诗歌挂在唇边,劳累都被吓跑。你的眉目,活若清泉,顾目生辉,躲闪的温情欲说还羞,夕阳迟迟不回。多好的一对,我们踏着细碎的脚步,温热了每一寸土壤,欢笑了每一朵水花,嫩绿了每一根小草,歌唱了每一只鸟儿。他们一路洒下多情的种子,哪一颗会发芽,哪一颗将随风飘荡。只有缘分会知道,缘分一高兴将他们的浪漫刻画在江南的风景中。

  “云哥!你会永远爱我吗?就像月儿爱蓝天那样。”女孩幸福的话语伴随鸟儿歌唱。

  “会的!永远爱你,就像蚯蚓爱土地。”男孩的誓言在山岗上飘扬。女孩眯着美目笑了,一路欢歌,一路美满。

  缘分是一个出色的摄影师,一路拍照。在小河的对岸,有我们凭栏远望,相互偎依,拍下;在大山里,有我们喧哗的欢乐,心心相印,拍下;在田野间,稻茬丛丛的人影绰绰,情话飞扬,拍下。如果遇上细雨霏霏的时刻,雨滴会无情地淋湿一对可心人儿,冰冷的温度延伸不到一寸,知难而退悄悄挥发。也许看见,我们依然紧紧地相互牵手,就算雨再大,风再狂,也会像雨燕一般坚强,紧接着啊切声起,涕泪纷纷,我们紧急拥抱驱赶春寒。缘分按下快门,见证爱情之花的勇敢。那迷雾中看不见什么?只有忽然的少女叹息,不知道为何?接着响起了男孩的一声轻轻的安慰话语,充满无限关心,就差没有将心儿掏出,温暖少女的心房,这些美景都少不了缘分的拍摄,证实爱情之花的甜蜜。

  缘分是红娘,说的最确切不过了。要不然它如何对这些情啊爱的这么上心呢?缘分它不但会撮合有情的男女,还会拆散无奈的情丝,如果它狠心了,九头牛都拉不回,它决议将这对情侣生生拆散,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

  你看!小桥边的你我,这对痴男怨女,缱绻依偎,桥下面是一只水鸭子,水鸭子闹腾水花,圈圈涟漪,犹如破碎的心茫无目的泛开。那只活泼灵性的鸭子忽然不见,再也不回来。水面空留下碎了云的影子,荡漾,一直消逝在游人的视线之外。

  “再见了!云哥。我要走了,过几天我要嫁人了,新郎不是你。”女孩泣不成声,珍珠滑落眼角,滴落河水中消失。

  “不!你为何不嫁给我?”男孩声嘶竭力,不停的摇晃着女孩,眼睛里淡出了深深失望。

  “爸爸不同意,因为你太穷啊!我给许配钱财了。你有钱么?”女孩泪花未尽,她的希望是男孩的坚持,男孩能否坚持?

  “钱?没有。你的爸爸太势利,我恨你的爸爸。”男孩第一次伤女孩的心。

  “你不会再去求我的爸爸么?也许他会回心转意......”女孩多想夕阳再会停留,就为那一抹阳光。

  “不去求了,你嫁人吧!你的爸爸是一个认钱的主,也罢,你走吧!”男孩松开了手,还女孩一个自由。

  女孩走了,遗留下一抹清香,是茶花的味道,淡淡的芳馨。男孩捻着那一缕清香久久徘徊在大桥上,女子的清香渐渐淡去,他依然孤独地留在月色之中,心孤寂如夜,一如苍穹上的月片,冰冷如刀。大脑一片混沌,思绪下沉变冷,他叹了一口气,热度在雾气中消融。他想将身体一直沉浸在月色中,寂寞无法排遣,心化成了一抹冰霜,一个大胆的念想滑过了大脑,既不能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月色下,水面很平静。幽幽的绿,沉沉的冷,都是死神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猎物。做猎物有何不可?至少不用悲痛。女孩走了,爱情也走了,空留下的是女孩的芳香,牵扯着他的思念飞絮。她的眼泪滴落在深深河水中,溶于清静之中。他也想溶于清静中。此时缘分瞪着双眼注视男孩,它默默无语。

  扑通——

  清脆的水波声,荡漾开来,圈圈散去,男孩没有挣扎,他的心觅寻到了归宿,他忘记了挣扎,也忘记了誓言,更忘记了女孩的一片爱,带着所有的遗憾沉入了水中。潋滟的水花化开了心绪,如梦如烟,如醉如仙;袅袅的水声漾起浮想,似笑非笑,似影非影。月光哀怨着凝视情殇,无奈地将头像晃荡得如拨浪鼓,凄凉,月光掩面而泣,随风飘散。此刻,缘分举起了相机,轻轻按下快门,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寂静的空蒙中忽然回荡着一声叹息,熟悉女子的哭泣久久不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