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爱情美文 > 正文

佛之言——缘

2019年07月05日 16:40:56    作者:九九文章

  佛之言——缘

  这风!这雨!终究不是我追求的。那记忆里划过树荫缝隙里的微风细雨,却还是没能逃得过大千浮生的缘生缘灭。这刹那间的繁华,就像那从手中松开滑落的细沙,慢慢随风而远逝。徒留在迷茫的归途中,是思念亦或是追求,是渴望还是躲避?雨敛风静,世人还是没能逃出这这幅斑杂的凡尘画。那红妆宛若隔世,邂逅的是红烛相伴的一双佳人。

  那年春的第一朵花,你摘下来送给的不是我,而是他!?若干年后,你与他共渡了风雨,携手走进了你期盼许久的婚姻殿堂,那是神圣而又庄严的西式婚礼,你们点头称一辈子不是吗?我悲痛欲绝,将那支他随手丢弃的花捡起,花早已干蔫支离破碎。我将它深埋在了嵩山脚下,青灯古佛,这一伴就是十余年呐!

  落叶归了根,枯木生出了新芽,就是屋檐下春燕都换了几家。我从未曾想过再与你相认,就算是我下山游历隔着垂帘相望,也不愿再靠近你。他还好吗?你还好吗?我,穿着破旧的袈裟,怎能去丢你的脸啊!看着你金妆锦砌,翠绕珠围,我心里除了说不出的为你感到深深的难受。你以前不是这种爱慕虚荣的人啊!可是地位的悬殊,我还能怎么说呢?我曾说过随缘,但随缘不是得过且过,因循苟且,而是尽人事听天命。你确实听了天命,可却未能尽却人事啊。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我做到了前三种,缘这个东西谁能说清呢?你依旧凭借着他,挥霍着这灯红酒绿,我除了每日的诵经之外也多了一份叹息。

  明天,明日,明时,明月!我不知道为了你,还是为了我的自作多情破了戒。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话在我饮下第一杯的时候我对自己说的。明天你还会做什么,我不知道;明日你是否能变回原来的自己,我不敢去想;明时你还能记起那陪你度过青春的我,我只有苦笑;明月是否真正能跟人举杯独醉,我也只是笑着,这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你。

  那一天,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我满怀悲痛背起行囊斗笠。嵩山依旧,人更依旧,梦牵魂萦的也依旧是你。我长跪在古佛前,那段伤,我也只能对佛倾诉。无论我说的有多难过,它还是笑,是笑我太痴傻,还是笑我太癫狂?这就是缘呐!我逃避不了,我决定还俗,尽管这是对佛的不敬。

  青衫宽袖之中,隐藏着一个脆弱的灵魂,也隐藏着一个凡俗的皮囊。再次看到你时,你在那茶馆品茗,也许我的样容太过普通,一个月的时间,你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仅仅是一眼!我不知道你何时开了这家茶馆,纸醉金迷的生活难道你忘却了?他还在你的世界里吗?我不时疑惑着,思索着,徘徊着??????

  这一年我过的很有滋味,尽管还在河头搬运着米粮。我渐渐迷恋上这个小镇了,说不出的情愫溶在其中。这一晃又是十年,我成为了工头,你的茶馆生意则是越做越差,我可能也许大概是你为数不多的常客了吧?你不缺金钱,我是这样觉得,因为茶馆的生意你根本不在乎,对我也是一样,不是吗?

  那天,我照常去茶馆,冷冷清清,不见丝毫人影。我惊愕,诧异,你去了哪里?我问了街邻,问了万事通,问了算卦半仙,问了撑船人......

  你还是走了,走的那么静,那么悄然,不带丝毫留恋。十年,习惯了这个小镇的一草一木,习惯了清晨并不刺眼的阳光,习惯了茶馆里你的背影。对我,这何尝不是一种残忍,可能,你一直都不会知道我吧。

  看到一张张充满不舍的脸,我眼眶微红,但我还是强迫着扭过头,毅然决然离开这个充满回忆与追求的地方。愿那群孩子们能找到一个待他们如亲人的工头!可叹这短暂人生,这一走,回来时候我头上又能添多少白发?

  我的一生注定是命运多舛,十年积蓄为你掷投。不顾那些达官贵人,不顾那些冷笑连连的嘴角。谁能想到你落得了风尘?好一身妖娆鲜艳的外衣!看着你在那风花雪月,我的那颗佛心轰然塌陷。你不是她,永远不是!因为她说过: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我注定落不了这风尘。

  我用陌生的眼睛看着你,即便你还是那道天使般的面孔,我也不屑一顾。我拂袖而去,离开这个毁掉我内心最珍贵的地方。烟柳巷陌,心中竖起的一道门。门开,这肩上背负的万丈尘寰顷刻瓦解,手一抚,碎片散落整个花街。

  一步一跪,青石长阶染下我的悔悟。十年,也许心里的疑惑也早就揭开了,那就依佛祖说的:那些凡尘琐事,就让它随缘去吧。

  佛门清修,木鱼,梵音,青灯,蒲团。岁月缠绕上我的脸颊,我轻轻合上一卷佛经,起身双手合十。

  从此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座普通小镇上,多了一个孤寡老人。那位老人独居一隅,但镇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对他很尊敬。他在一个满天星斗的秋夜悄然离世,第二天人们发现时,惊异地看到那老人胸前放着一支菊,安静微笑......

  次年春,一座新坟上开满不知名的野花。旁碑上刻着:第一朵花落,只为开出更美的花。今生来世,情淡如菊,不争不抢,不骄不躁,素心向暖,只为一字:缘。(完)

  他不爱她:

上一篇:与星星作伴

下一篇:软弱的爱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