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爱情美文 > 正文

工夫,改动了一些东西

2019年07月05日 16:41:15    作者:九九文章

  2008年的时候,我们村的周边几个村是没有中学的,所以周围村的一些学生会来我们村中学上初中。

  那一年,我升初一。

  从小谨记母亲“好好学习,以后考个好大学”的伶仃教诲,在初一这一年,一直专心于学习,也没想过母亲所谓“考个好大学”之后要干什么,只是单纯地学习。终于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了全年级第三的好成绩。当时我们学校初一年级共有三个班,每个班有四十多人。所以当我看到成绩排名的时候,走路都感觉要飘起来了,不笑都做不到。

  升初二的时候,学校迁徙到市里,那个有八十年历史的老校区便如废墟般闲置在了我们村,直到现在还在,里面长满了杂草,锈蚀的铁大门锁住了里面的一切。当时学校按照成绩排名分班,总共还是三个班,第一名和第六名分到113班,第二名和第五名分到114班,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到115班,其他都不重要了。

  这一年,我遇到了她。

  一见钟情这个词真的是有它存在的意义,她是我活了小小半辈子见到过最漂亮的女孩。随后知道,她就是那个第四名,这更加加深我对她的好感。从此我心里便埋下了一颗深情的种子。当时我很惊讶自己在初一居然没见过她,真是感慨自己的木纳。深受母亲“好好学习”教诲的影响,在高考前,我一直是个致力于“学术研究”的乖学生,所以在初二那一整年,那一棵纯情的种子一直埋在心中的土地里,只是会在看到她的时候蠢蠢欲动,当然只限于蠢蠢。

  当时我的成绩优异,尤其擅长做数学难题,经常被老师叫上讲台给台下“不明群众”讲解,讲完了老师问他们懂了吗,他们依旧一脸懵圈地答道没懂。这段光辉历史就按下不表了。所以平时经常有一些女学生(男生我就不提了)来问我问题,我会很耐心地给她们讲解,并时不时瞟一下她在干嘛,她或者低头看书,或者不在教室,她从来没有问过我问题,我猜想要么她不好意思,要么她还是不好意思。但是我不是那种很活泼的人,不会主动找她聊天。所以初二那一整年,我们总共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始终保持着同学般纯洁而淡薄的友谊。

  初中毕业以后我考上了市一中,当时高中还很隐晦地分了优生班和普通班,至于差别就是授课老师水平不一样。而我在来自更大范围的学生中,被纳入了普通班一员。至此,光辉历史结束,从前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开学的时候,我发现她也在这个学校,之后我更惊奇地发现她和我在一个班—463。缘分这个词也有它存在的意义。后来班里第一次排座位,我们两也许是因为有老乡情怀,也许是因为那个纯洁而淡薄的友谊在这里显得弥足珍贵,我们两成了同桌,之后一直一直我们是同桌。

  那段日子我们了解了彼此。我发现她和我很像,尤其是性格。都很好强,不够活泼,有些东西总喜欢憋在心里,怕影响别人。每次我开同学玩笑,同学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她都会“帮”我解释,甚至添油加醋。我们发生矛盾后,就冷战,过几天就都好像没发生过一样,谁也不提。

  记得有一次班里打扫卫生,我和她负责擦我们座位上方的窗户,她擦窗户这面,我擦那面,窗户不脏,我却努力擦拭,只为将她看得更清楚。

  也不知那年是什么情况,高一只上了半年就分班,这件事之后我一直不能释怀。我和她就那么顺其自然地分开了。那天晚上,我们彼此忙着搬书,我慌里慌张地说了句“我走了”,她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有说再见,没有留联系方式(当时也没有)。并不是说我们感情不深,而是我们都不适应那种煽情式的离别。可是这一刻的转身注定了永久的别离。虽然之后我们还在同一所学校,可我还是那个不会主动找她聊天的木讷男生,在高中剩下的岁月里,我们没有聊过一句。

  后来上了大学,我的一男同学(他和她高中同班同学)又提起了她,又起哄式的给了我她的qq,本来觉得我和她不会再有交集的我,犹豫了好几天还是加了她的qq,翻了翻她的空间,找到了她近来的照片,给我的感觉是很像,但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的她,那颗种子甚至没有再蠢蠢欲动。

  “你所有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每次听到这句歌词,都会想起她。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