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仓央嘉措:总有一些过往,会成为经久的回忆

2019年07月11日 18:29:19    作者:九九文章

  在一间叫玛吉阿米的小酒馆,

  活佛仓央嘉措成了浪子宕桑旺波,

  

仓央嘉措:总有一些过往,会成为经久的回忆

  他爱上了美丽的琼结姑娘。

  

仓央嘉措:总有一些过往,会成为经久的回忆

  才会无奈地问佛:

  

仓央嘉措:总有一些过往,会成为经久的回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白落梅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仓央嘉措诗传》

  是一个梅开的春季,我在自己的个性签名上写下这么一句:多少繁华成旧梦,人间重现白落梅。友说有重出江湖之感,我淡然一笑。写完仓央嘉措这本诗传的时候,是在寒冷的冬天,这个冬天,江南多雪。当我搁笔,许下最后一个心愿,愿山河静美,盛世长宁。之后就一直沉默,直至春节过后,看溪畔绿草茵茵,梅园梅花绽放,才恍然觉得,赶春须趁早。

  这期间,也曾知道《非诚勿扰2》,知道里面有个叫川川的女孩念了一首诗——《见与不见》。正是这首诗,感动了万千的人,多少人为之泪流满面。这之前,许多人都认为,《见与不见》是一位叫仓央嘉措的情僧所写,并乐此不疲地传唱。直到后来,才知道是一位叫扎西拉姆·多多的现代女诗人所作的诗歌《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而这首诗的灵感,是来自于莲花生大师非常著名的一句话:“我从未离弃信仰我的人,或甚至不信我的人,虽然他们看不见我,我的孩子们,将会永远永远受到我慈悲心的护卫”。

  而当我看到扎西拉姆·多多写下这么一句话,亦深受感动。“即便如此,多多愿意,将荣耀归于仓央嘉措。”张爱玲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们一直所追求的,不就是人与人之间多一份懂得,多一份珍惜,多一份悲悯么?相信仓央嘉措亦不会想要这份荣耀,以他的才情、他的气度、他的倜傥,又岂会在意三百年后世人对他的看法。

  曾经拥有过无上尊荣,接受十万信众虔诚膜拜,被拉萨城许多美丽姑娘深深爱戴的仓央嘉措,写下无数缠绵悱恻的情诗。无论是否有这首《见与不见》,他依然是世人心中最绝美的情僧,在那个叫西藏的神秘土地上,遍植情花。只要打那儿经过的人,甚至读过他情诗的人,都会中毒。可许多人,明知是毒,却不问是否有解药,径自饮下,无怨无悔。不知道,这究竟是文字的魅力,还是情爱的魅力,抑或是冥冥中被佛性牵引,一旦沉陷,再难自拔。

  其实,仓央嘉措这一生都被命运摆布,无法遵从自己的方式行走。本出生在一个叫门隅的美丽小地方,有青梅竹马的邻村女孩相伴,原以为可以守着这份平淡的幸福,安稳地过一生。奈何他却是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的转世灵童,此生要为前世的债约,付出苍茫的代价。第巴桑结嘉措为了继续利用五世达赖的权威掌管黄教政务,对罗桑嘉措的死密不发丧十五年。而仓央嘉措也隐没了十五年,直至他住进了布达拉宫,这座神圣的宫殿,并没有给他想要的结果。

  仓央嘉措做了桑结嘉措的棋子,像一只囚鸟,被禁锢在华丽的牢笼里。没有无上权力,失去快乐自由,倘若不是在布达拉宫找到那条通往拉萨城的甬道,仓央嘉措亦不会拥有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在一间叫玛吉阿米的小酒馆,活佛仓央嘉措成了浪子宕桑旺波,他爱上了美丽的琼结姑娘。才会无奈地问佛: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如若不是那场大雪,泄露了仓央嘉措游荡在拉萨城的秘密,他和琼结姑娘的情缘又会有多久?他六世达赖的身份又将维持多久?二十五岁的仓央嘉措,因为犯下了佛门戒律,早早地迎来了命运的判决。被押解至青海湖的他,将自己弄到下落不明。有人说他病死了,也有人说他被解差释放,做了青海湖畔一位普通的牧人,诗酒风流地过一生。而阿旺伦珠达吉的《秘传》,却延续了仓央嘉措后世的传奇。他离开青海湖,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为了完成使命,而零落人间的佛者。

  或许正因为仓央嘉措是一位僧人,所以他的情深,更令人感动。这世间有许多情感,都背负太多的无奈,欲爱不能,欲罢不忍。谁又可以静坐在云端,淡然俯瞰凡尘烟火,而自己做到纤尘不染。尘世里美丽的相逢,总是让你我情难自禁,只是从来没有一段缘分,真正可以维系一生。但我们依旧不管不顾地爱着,接受相遇与离别的轮回,接受缘起缘灭的因果宿命。今天我是你心头的朱砂,明天辗转又天涯。

  曾经多少刻骨的爱恋,都被我们一一扫落尘埃。总有一些过往,会成为经久的回忆,并且再也不能忘记。我们总想要一份永恒,可是又有几人愿意相信永远。那么多人,不辞千山万里,抵达西藏,捡拾仓央嘉措的脚印。是为了追寻一个沉默三百年的答案,还是仅仅为了给自己无处安放的情缘寻找一个彼岸?有些人,忘记了归途,此生留宿在青海湖,和湖水做一生的知己,与一棵芨芨草交换心性柔情。更有许多人,匆匆往返,来不及许下一个心愿,又重新淹没在茫茫人海中。

  都说禅林深院的钟声是世间最洁净、最美丽的语言,它会让贪欲的人学会放下,让浮躁的心懂得安宁。都说世间情事如烟云一样的舒卷,可如何才能做到忘记,忘记这碌碌红尘,有过一个你,有过一个我,有过那么一段清澈的相遇。曾经有过约定,携手戏人间,可终究还是在茫然的岁月中,彼此失散了。是有人在岔路口,禁不住百媚千红的诱惑,不由自主地匆匆转弯,抛下当年不离不弃的誓约,忘却过往千恩万宠的时光,就这么决然转身,转身……

  人生如浮萍,聚散两茫茫。此去经年,万里蓬山,又何曾奢望还会有重见之日。拥有,不过是找回自己遗落的东西,失去,也只是双手归还所得的一切。把地老天荒,都当成是萍水相逢;把情深意重,都看作是风轻云淡。到了那一天,也许我们都可以做到不悲不喜、不增不减、不舍不弃了。只是那时候,谁还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搁歇这倦怠的灵魂。谁又要住进谁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既信因果,就该从容。既知冷暖,就该淡漠。要知道,人生就是一场修炼,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修炼成自己想要的某种物象。或是风雪中一枝冷傲的梅花,或是一块温润的老玉,或是佛前一朵安静的睡莲,抑或是红尘里一株招摇的水草。就算是修炼不成,不过是蹉跎了几剪光阴,辜负一段韶华,那又何妨?

  三百年过去了,仓央嘉措几经转世轮回,他修炼成了什么?我相信,慈悲之人,愿将自己萎落成泥,焚烧成灰,纵算飘散于这世间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淡然相对。浮生一梦,我们不过是在梦里,导演着自己,又在梦外,冷眼相看,和梦中人恍如陌路。

  逝者如斯,千唤不回。悠悠沧海,桑田失色。人世浮沉,草木亦有情感,烟尘亦知冷暖。可我们的心,总是找不到一个宁静的归所,可以安身立命。多少情怀需要蓄养,多少诺言期待兑现,还有多少错过渴望重来。只是回不去了,滔滔时光,如东流之水,再也不能回头。三百年的一起一灭,一离一合,一喜一悲,也只是瞬间。有些情感,终究是无可取代,有些缘分,注定那么短暂。

  仓央嘉措曾经跪在佛前,发出迷惘又深情的追问。佛只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快乐的事,莫问是缘是劫。大爱无言,不求每个人都像佛一样,悲悯宽容,只求每颗心多一些良善,少一些恶念。要相信,我们的灵魂是那么的柔弱,一首情歌,一段词句,一个韵脚,都可以将其深深打动。既是如此,又还有什么不可以原谅,还有什么不能容忍。

  好好珍爱吧,珍爱你我所拥有的这一桩情缘。让神山圣湖做证,告诉仓央嘉措,我们也曾打理行囊去前世寻他,尽管颠沛流离,却依旧为之奉献,那颗美丽纯净的初心。无论是否遇见,我们都是被他所救赎过的人。既是那么喜欢《见与不见》,就以这首诗为结局,一如当年那段情深的开始。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