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2019年10月09日 11:30:15    作者:九九文章

  松开引擎,任车在清冷孤僻的丘陵道上无声滑行。如果停在弯前的第五棵雪松处,下车舒口气吧,我想,初雪也许该落了。拐过那道弯,应是卧波桥了。几经打听,我只要沿着东岸的梅林小驰,穿过两山之间的小道,豁然开朗处,便是隐在环山凹中的一大片田园平畈,旧友可能已等在梅林村口了。

  初冬,旷日连绵的丝雨,三个钟点的车程,我终于可以暂别雨刮在眼前摆来摆去。伸展一次,缓步移至雪松下,那第一朵柔白的雪花,恰随雾迷般的丝雨,袅袅娜娜地飘坠在松针上,竟似晓得我停车是为了等她!既使黄昏的光线,依然可以看到那一点眩目的玉白,晶莹在翠色松针上的夺目!那绒团般的雪花稍浸水润之色,仿如一朵姗骨纤瓣的素梅,亭亭地就绽开在雪松上,雾雨,这一刹终于停了。问声久违吧,隔年相见,你依然是瑶宫仙境最清绝的容颜!

  历过春草接天,流连过野陂水莲。叶零在金风中的枯黄,那弥望的青碧和花红亭渊,氤氲成旧季的金色深浓。但任谁也无力主大千纯色一统!造化之奇,竟将碧海天际的悠云,冻凝成一朵朵如水温情的缤英!

  这一刻,那漫天旋转飘坠的素色精灵,几乎将天穹也映射的亮堂了。还是早点赶去梅林吧,莫被路滑雪深阻了相聚,煮雪叙茶的情境,已仿在眼前……

  端茗立于庭前,那穿梅拂枝的风声,舞出的是夜初雪的轻盈。你是否听到雪花碰碎晶架的支零?如千百万尾素蝶纷飞低迴,若恰有一枚飞扑眉间,那是一朵旧蝶化雪来迎吗?轻轻粘在眉间的一丝清凉,仿佛素蝶的纤足,悄触在梵阿铃上滑响的幽凉曲韵。似曾相识啊,犹记童年里闭目凝神,伸出左手温暖的掌心。今夜,再次让她稍停在指尖吧,感受这玄天冰魄拥触的深情,一朵一朵,任朵朵幽凉千吻在掌心。欣将温暖抚雪冷,莫起旧绪渡夜沉。

  故友续茗,庭中赏梅。记得有言“梅本是画、无须摹画。雪本为花、何须开花?”然初雪盛临,梅宁迟焉?那一横疏骨铁枝正悄结梅萼五七八粒。想起张渭诗云: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梅花发,疑是春来雪未消。那素绒般的白雪,松柔地依偎在香枝萼上,粒粒青红素玉覆面,夜风中点颤的是初雪的轻唤吗?一缕暗香浸透雪魂,悠幽弥散在鼻端,让人忍不住攀枝去深嗅!想古人取梅雪烹茶,定是自着雪痴梅韵的。久伫冷香入襟袖,难觅清词壁上留。疏枝梅色犹可寻,却少素彩点雪悠。

  置茶凉、 抵足叙旧,不觉山村鸡鸣报晓。推窗远眺,谁知那漫天飘曼的初雪,一夜将远山、村舍,阡陌、松梅铺成一色!听听那银白在旭日下的轻唱吧,庭中的一树素梅竟真的绽开了两三支,薄瓣凝素、暗香入怀。爱这雪后乍晴的山村清晨,红日蒸腾,千树做琼。梅萼破素,大地披银。摇下香雪烹香茗,自留梅浓凝诗情。无怪崔道融叹曰: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不正是梅、雪独领的清丽村晨,描画的标清景致吗?

  人之于世, 如得常常流连雪域梅畔,词茶终老。远避喧嚣,亲友安好,不亦清欢安然?临雪合什,逆风如解红尘意,容易莫将梅花残……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