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荒漠散文

2020年02月14日 15:15:37    作者:九九文章网

  花土沟的夜很冷。

  虽然我们的车上“宾馆”封闭严密、被褥厚实保暖,傍天亮时还是感觉有丝丝凉意来袭。

  一早起来,“宾馆”的玻璃上布满了厚厚一层水蒸气。就在我擦车玻璃的时候,牛肉面馆的帅哥老板也开门了。他提着一桶热水,倒进门口供吃饭来的客人洗手用的大铁桶里。

  擦完车窗,用面馆老板提来的热水洗漱后,又检查了一下机油、轮胎,我发动了车子。看看汽油表,还有多半箱油,没有去加油站加油,就出发了。

  今天目的地是敦煌,六百多公里。第一站是老茫崖,一百多公里,我想到那儿再给油箱补满油,就可以一直跑到敦煌了。

  到老茫崖的路看着平坦顺畅,其实都是看不出来的下坡。有一段长达二十多公里,直直的漫下坡。不用给油,车速不知不觉越开越快,瞬间过了一百四,还呼呼地往前窜。我的脚不得不一直搭在刹车上,控制着越来越快的车速。路旁,不断闪过“事故多发地段,注意安全驾驶”的警示牌。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老茫崖。谁知,想象中有名的老茫崖,只是一个废弃的施工点儿,除了路边的一个汽车修理铺子外,什么都没有!

  汽油表显示油已经不足半箱了。记得,地图上百十公里后,是一个叫黄瓜梁的三岔路口,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加油站。

  过了老茫崖,看着汽油表上的指针蹭蹭地往下滑,我的心也不由得忐忑起来。

  从老茫崖往前,一路都是起伏跌宕的沙山。弯弯曲曲的山路,被几十吨的载重车刨的坑坑洼洼,很是难走。极目沙漠荒野,除了不时掠过车前的几只乌鸦,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车子在沙山中穿行,忽而油门踩到底,爬上高高的陡坡;忽而踩着刹车,陡陡地冲到谷底。中午时分,爬上一个高坡。路旁一块小蓝牌上写着——黄瓜梁。

  原来,这里仅仅是一道山梁!

  看着这光秃秃的山梁,我的心顿时也拔凉拔凉的——汽油表显示,剩油已不到一格,指针马上就到红线了。而前面,到有加油站的路,还不知有多长!

  山梁上有一个简陋的厕所,厕所前用砖砌了一个垃圾池。我见有两辆油罐车停在旁边,便也挨着停了下来。我想和油罐车司机商量一下,买他们一点儿汽油。

  都是开车的,油罐车司机很清楚,在这几百里荒无人烟的路上没了油,意味着什么!如果不变天气,还好说。一旦沙暴突起,再刮个没完没了,那……不敢想象!

  但是,他们也爱莫能助——他们的油罐里拉的是柴油!他们告诉我,往德令哈方向一百多公里有个加油站,而我走的敦煌方向他们没有走过,估计,到冷湖才可能有加油站。

  路牌指示,到冷湖还有一百五十六公里。油罐车司机建议,一是往德令哈方向走一百公里加油后再返回来;一是继续往冷湖走。走到哪儿没油了,挡个顺路车去买一壶油,再雇辆出租车回来加上继续走。在老伴不停的唠叨责骂声中,我决定硬着头皮往冷湖走!

  好在往冷湖的路都是一马平川,虽然有的路段年久老化、变形,甚至有塌陷,却比前面的沙山路好走多了。

  这条路建在盐区,路两旁荒原上白茫茫一片,犹如薄雪初霁,在阳光下煞是好看。一位多次往返过这条路的同学告诉我,这条路上有很多独特的景色,在别处看不到,值得拍一些照片留念。可是,为了省油,我却不敢停车拍照,甚至连车窗外的景色,都没有心情看一眼,始终眼巴巴地盯着路面、盯着汽油表,保持着百公里左右最经济的时速前行,汽油表每下滑一下,我的心也就跟着扑通地紧张一下,生怕车子突然没油了,抛锚在漫漫荒野上……

  距离冷湖还有不到二十公里的时候,汽油表的指针走到了红线上,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到红线还能跑五十公里!

  突然,前方路上停了不少车辆,隐约看到还有交警维持秩序。以为出了事故堵车呢,到跟前才知道这是冷湖的一个雅丹地貌风景区。尽管我们曾经无数次游览过雅丹地貌,我还是把车停在路边逗留了一会儿,爬上路边的残垣断壁般的山丘,拍了几张照片。

  在冷湖加好油,导航告诉我,离敦煌还有二百九十多公里。我们没有停留就继续出发了。

  路上高天蓝蓝,白云悠悠。

  路这边的山头白的亮眼,那是皑皑白雪覆盖;路那边的山脚到山腰也白的亮眼,那是风把天然的盐粒吹过去变成了盐山。

  远远驶过四周寸草不生的大小两泊蓝天般湛蓝的苏干湖;翻过不知几百道急弯险坡的党金山;在阿克塞公安检查站前坑坑洼洼的砂石路上待检、排了半个多小时队后,刚刚驶上一个长长的下坡路,就因为修路,不得不进入十来公里尘土飞扬的便道;驶过水草并不丰美的阿克塞草原;看了一眼通往阳关的指示牌,没有拐过去,直奔敦煌。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