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仁义砬子散文

2020年02月14日 15:16:09    作者:九九文章网

  地火冲腾赤县天,造就不咸山。

  云遮雪沃神仙域,登临醉大千。

  魏晋元清赫赫言,盛赞有遗篇。

  寒池如镜噪州海,三江共此源。

  这首词以《纪辽东》词牌所描写的意境,就是长白山地区由沧海到桑田地质演化的经历。据史料记载,长白山地区由海床抬升为陆地共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距今约32亿年至16亿年,是从太古到中远古代,属地壳早期发育并形成地台基底阶段;第二个阶段距今16亿年至2亿年,属晚元古代至古生代末期地台形成之后盖层发育阶段;第三个阶段距今已经2亿年,就是从中生代到新生代大陆活动阶段,也是长白山形成和发展时代。

  可以想象,在漫长的32亿年间,长白山地区的变化是多么的天翻地覆。

  而我们今天要游览的仁义砬子,就是远古造山运动的一个缩影。

  仁义砬子位于松花江上游,宽阔的松花江由南向北在这里成为抚松和靖宇的界江,江西为靖宇县,江东是抚松县。由于仁义砬子直面向西,所以来此欣赏峭壁的游客一般都是从靖宇进入景区。听当地的老人讲,一百多年前,松花江水位比现在要高出三十米多,如今这里的许多山头当初都是暗礁,那时闯关东到这里谋生的人从事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松花江上放排运木材。由于这里的山势陡峭,湍急的松花江在这些山峰峭壁的挡隔下千回百转,成W字形向下游奔涌,当年那些放木排的木把们来到这段流域时看到锯齿狼牙的峭壁总是战战兢兢,可让这些木把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段看似险峻的路段却从没有发生过碰壁触礁的危难,每有木排到此便会神奇般自动顺着山势转弯沿江而下,异常顺利地通过了此处。木把们很纳闷,沿江到处都是暗礁,为什么到了这里就这么顺利呢,他们得不出科学的解释,只能认为是这里的山神仁义,从此这座弧形峭壁有了仁义砬子的美称。

  如今的仁义砬子已经成为靖宇县白山湖风景旅游区,自1975年白山电站开始兴建,这里便逐步成了一湾碧波荡漾的湖区,政府的有力宣传,专家的妙笔刻画,使得原本狼牙一样险峻的仁义砬子诸峰都有了响亮而亲昵的名称。如仁义石壁、骆驼峰、迎客峰、一线天、蝙蝠洞、黑熊仓、鸳鸯湾、金龟探水等景观就潜藏在这1.5公里长的崖壁上,如果不是近距离地观察和细心揣摩,你一定会认为这是专家们刻意杜撰出来用以招揽游客的噱头。可一旦走近它,才会发现崖壁上的景观远比那些专家们想象的更丰富。

  描写白山湖仁义砬子的文章早已在报上和民间传颂,而写文章的人也不乏文坛高手,有人曾引用大诗人李白《蜀道难》中的“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渡愁攀援”来形容崖壁之高陡,也有人用“关东漓江”来形容一矗矗兀立湖面的独秀峰。文辞之美不可重复,构思之妙亦超乎想象,这让我从一开始考虑这篇游记还有没有写的必要,辗转反侧后我还是坚持要写,因为我已被崖壁高耸的气势和深敛的内涵震撼了,不写出来难舒一腔之感慨。

  我们自由族户外一行54人在靖宇县下巴里村桥头下了车,沿着河道向山里走。河道很宽敞,冰面上有一条可以跑车的路,我们行进途中时常会遇到来往的车辆。河道两边是高耸的山峰,山峰虽不陡峭,但峰顶全都是巨石高耸,从山体裸露的岩石断层纹理看,原本平缓起伏的岩层忽然有了纹理与之垂直的大块巨石,这些巨石有的是笔直耸立的石峰,有的是一座巍峨的山头,从经验判断,这种特殊地质现象,一定是远古时火山喷发造成的。远望两岸光秃的石壁,隐约可见崖壁上有水蚀的痕迹,一层层水蚀线从山顶直到冰面,可以想象从古至今这里曾发生的的水位变化。

  由于水位下降的原因,我们行走的冰面塌陷很严重,从岸边的冰面断层看,水位至少比结冰时下降了3米,而冰面以上还有约3米的蓄水线。宽阔的江面平整洁白,没有丝毫的落尘,行进中一名队友对我说,真不舍得让自己的足迹破坏了这块白纸一样的雪原。但说归说做归做,一旦发现好景致,她们就会一边奔跑一边呼喊着冲进雪野,在雪地上摆出各种姿势开始拍照。

  我们边走边拍,眼前的山坡上出现了一个寂静的村庄,几艘渔船停靠在江边坡地上。领队智圆行方告诉我这个小村庄叫下洼村,这里的居民过着半渔半农的生活,眼下的村子跟其他村落一样,只剩下老年人在这里厮守,年轻人已经全部进城了。

  走过下洼村,眼前是一片宽敞的三江口,智圆行方告诉我们,刚才走过的江面只是一个江岔子,眼前这条的宽敞江面才是松花江的主干道。沿着主干道前行一段路,就见有人在江面凿冰,我们近前围观,发现是来这里收网的村民,由于准备工作还没做好,一时半会起不了网,我们便继续前行了。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