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师恩难忘散文

2020年02月14日 16:27:12    作者:九九文章网

  对于过了花甲之年的人来说,想起小学的事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特别是对小学老师,大都掩埋在岁月的风尘里。但是我的小学两个班主任老师却使我终生难忘。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入学不久,一个春花烂漫的季节,我们班来了一位刚从师范毕业的,像鲜花一样漂亮的周老师。她只有17岁,高挑的个头,一对过腰的黑黝黝的大辫子,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得你心里透亮,白皙的面孔总是挂着笑意。孩童时代的我们也极具审美能力,全班同学都毫无例外的喜欢上她。她上课时总绷着脸,有时绷大了,反倒自己憋不住笑了,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下了课,她像忘了老师的身份和我们玩在一起,又是踢毽子,又是跳绳,象一个大姐姐。她对学习好的同学特别偏爱,而对学习差,调皮捣蛋的便不给好脸色。她经常到学生家庭走访,还给没听懂的同学补课。周老师对我很和气,也非常信任。我本是个寡言少语很自尊的人,在她的循循善诱和鼓励下,我变得开朗自信起来。学习成绩那就不说了,唱歌跳舞,朗诵又当报幕员,她让我出尽了风头。那是生命里一段金灿灿的岁月,我犹如一只自由奔放的小鸟,整日沐浴在爱的阳光雨露中。这种无忧无虑的学习生活到五年级时便戛然而止。

  五年级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秋风格外的肃杀。上课铃响了,却迟迟不见周老师的影子,同学们开始了交头接耳。这时教室的门忽然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位戴着眼镜,头发有些花白的女老师。一向看惯了周老师青春靓丽的我们,却迎来了一位奶奶级的刘老师。她50多岁,个头不高,腰板却挺得溜直,一副雄赳赳的严肃相。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便有了些许的抵触。听说她带得班级都是优秀班,果然,她对班级要求很严,上课同学们都怯怯的看着她。她讲题只讲一遍,谁没听懂再问她,便挨批评,不管你是谁。刚开始,她便拿学习好的同学开刀,不点名的批评,旁敲侧击的,弄得大家莫名奇妙,抵触情绪越来越强。下了课,我们几个女生想起周老师的好,便偷偷地抹起了眼泪。我因一次没听懂,也在被批评之列,只是还没点名,心里感到郁闷极了。一天放学后,我实在忍不住了,便不知深浅地主动找刘老师征求意见,想缓和一下。这下可撞上了枪口,她开始数落我上课为什么不认真听讲,说还不赶劲,两指(食指和中指)并起,朝我的额头狠狠地攒着。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更想不到老师会对我这样动粗,忍不住哭了起来。事后,我成了老师在全班拿我说事的“典型”,时不时敲打敲打。这还不算完,在一次同学刀片丢失的纠纷中,老师根本不听解释,武断地认为我有嫌疑。那年我才12岁,像忽然掉进了人生黑暗的漩涡,找不到方向,虽不懂什么人格,却有着不被侮辱的反抗。我暗下决心:不能蒙受这不白之冤,一定要洗清自己。恰巧正值作文课命题“我的老师”作文,借此之机,我豁出去了,把自己的委屈、怀疑、事实真相一古脑的写出来。写完后心中无比的畅快的同时,也为自己未卜的前程捏一把汗。正当我忐忑不安等着继续挨批的时候,几天后,我的作文竟被老师当做范文在全班诵读,讲评。我当时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然我的冤假错案得到平反。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刘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向我道歉,并表扬我有思想、有觉悟、有文采。幼小的失落心灵从跌入谷底后又被高高抛起,抑郁了多日的我顿时泪如雨下。

  从那以后,老师把我当做班级的骨干,委以信任;从那以后,我和刘老师成了忘年朋友,工作以后还继续交往;从那以后,我学会了谨慎小心,收敛自己。后来我曾悄悄地问刘老师,刚接班为什么那样看我不顺眼时,她平静地说:“你是好学生我早就知道,但太娇气和傲气了,不敲打敲打将来就不懂做人的道理,成不了大气候。”

  啊,我终于明白了刘老师的一片苦心。这才是真正的师恩啊!尽管每个老师的表达方式不同,但授业解惑培养人才的苦心却殊途同归。

  在每个人生命的过程中,我们会有很多求学经历。而启蒙时期的小学老师对人生的影响意义深远;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如何做到顺时不骄,逆时不馁,感谢小学两个老师给我上了生动的人生第一课!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