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我的启蒙老师散文

2020年02月14日 16:27:39    作者:九九文章网

  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人都在我们的记忆中消逝,有的甚至淡忘了,就连姓名都无从追忆,但我小学的两位启蒙老师那孜孜不倦的身影,却总是无从抹去,想起,便是无言的感激和怀念!

  我的家乡在一个穷苦的小山村,那里的人们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家户户遇山造房,我家就建在这样的半山坡上。那时家里大人白天都去农业社挣工分,我们小孩子就都留守在家。每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满庭院时,我们这些小屁孩们就屁颠屁颠的出门晒太阳,而在我们不远的山脚下,总会传来朗朗的读书声。那时我家门前有一条土堆的短墙,我们就一边骑着墙头玩耍一边听着山下传来的郎朗读书声,当时我就心想,自己要是也能坐在那宽敞的教室里读书该多好啊,没想到在我8岁那年,这个愿望真的变成了现实。

  记得那天母亲陪我去报名,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中等身材,有点微胖,不过说起话来很和蔼。当时由于紧张,我一直用手紧紧揪着母亲的衣角,藏在她身后不肯出来,直到母亲报完名拉过我说:“这是老刘老师,以后在学校你可要听老师的话,要好好学习哦。”我含糊其声的应了一声,就跟着老刘老师到了一年级的教室,老师安排我坐在第一排,也没和别的同学多介绍我,直接给我发了语文书和数学书,就径直上讲台讲课去了。现在已记不清当时的我是怀着怎样忐忑的心情上完那节课的,只记得老刘老师带的是我们一年级的语文,也是当时我们一年级的班主任,他讲课声调平缓,不急不火,很是温和。

  在我们小时候,物质远没今天这么富足,人们的生活都很清苦。学校的教学设备大都很简单,教室也不够用,我们那时两个年级合用一个教室,桌子虽说和现在一样是长方形,但都很破旧,每两个同学一桌,一个年级也就八、九个学生的样子。记得那时我们一年级和二年级合用一个教室,每班一竖徘,老师给我们上课时,二年级的同学自习,给二年级的同学上课时,我们就自习,再不就到操场上写字(农村那时学生都很贫穷,没纸张写字,就在操场上每人划出一块地方,蹲下直接用手指在地面上写,有时指头肚子都会被磨出血)。有一次我正在操场上认真的写着字,看到几个同学一直盯着我笑,我很奇怪,抬头一看,老刘老师不知何时已站在我身后,正在慈祥地看着我呢,我当时可慌张了,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心里惴惴的。不想他却指着我对别的同学说:“看到没,这就是认真学习的榜样,我站在她身后这么长时间了她都没有发现,可见她心无旁骛,是在专心致志的写,你们以后可要多向她学习!”我一听,当时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以后学习就更认真了。

  这就是我的语文启蒙老师,虽然他朴实无华,也从不用戒尺惩罚我们,但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鼓励着我们,影响着我们,让我从小就懂得,学习,是不可以一心二用的。只可惜在我升到三年级时他就退休了,没能陪我到小学毕业,很是遗憾!

  在我的小学阶段,还有一位让我至今无法忘怀的老师,就是我的数学启蒙老师——小刘老师。由于他在老师中年龄最小,也为了和前面的老刘老师区分开来,同学们就都叫他作“小刘老师”,小刘老师也很乐意同学们这样喊他。记得小刘老师那时中等身材,个子不高,但是人很健硕开朗,脸上常常挂着明媚的笑容。他学识渊博,当时也是我们小学的校长,每次他走进学校大门,总是吹着欢快的口哨,有时我们在操场上玩,还没看到他人,但只要听到那响亮的口哨音,就知道是小刘老师来了,便立刻一窝峰的涌进教室,静静的等他来上课。课堂上的小刘老师可是不拘言笑的,总是绷着一张苦瓜脸,三尺戒尺也从不离手,只要课堂下稍有响动或是谁的思想开了小差,那戒尺准会无一例外的直敲脑门,所以在他的课堂上同学们都禁惹寒蝉,听讲自然也都格位认真,也因此我们的数学成绩总是在全校每个年级中名列前茅,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可是小刘老师最高兴的日子,因为此时总是他的学生拿的奖状最多。别看小刘老师课堂上仪态威严,但只要一下课,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常和我们开玩笑,有时还会当着我们的面跳扭屁股舞,常常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看得出他也很喜欢小孩子,也常和我们一起踢毽子、打沙包,玩起来比我们还疯,那时的小刘老师在我们眼里总是那样的青春活泼,平易近人!

  我家住在山顶,学校坐落于山脚下,平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小孩子嘛打打闹闹的走起来也不觉得太远,不一会也就到了。可下雨天就成了很大的问题,山路既陡又滑,走起来不停地打着趔趄。有一次下雨天,我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谁知不小心脚下一滑,又顺着原路滚了回去,摔得满身满脸都是泥浆,幸亏在半道上被一颗大树挡住,要不后果真不堪设想!从那以后下雨天我再也不敢去上学了,也因此拉下了许多课程,小刘老师一看这样不是办法,那时他家就住在学校旁边,此后每到下雨天他就让我们这些离家较远的孩子到他家去,还让师母忙前忙后的为我们端茶、做饭,每每此时,我连感激带拘谨,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小刘老师也看出了我们的不自然,就笑着对我们说:“老师能力有限,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你们要好好读书,等日后有出息了常来学校看看老师,老师也就知足了!”时至今日,每当回忆起老师的这段话,我总是会热泪盈眶,如鲠在喉!

  可惜小学毕业后,由于父亲工作调动的缘故,我们姐弟也随着父亲到城里上学了,从此再也没有和二位老师谋过面,深感惭愧。

上一篇:描写毕业的优美句子

下一篇:品人散文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