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当春乃发生散文

2020年02月14日 16:28:10    作者:九九文章网

  她,初二时转学到他的母校就读,他,初三时转学到她的母校留级,于是他们成了不认识却是同届的同学。

  年初的她与同学们在群内互打互闹着,他也积极参与进来,同学们个个暖融融地迎来了年初四的聚会!他没参加同学聚会,她没留意。

  喜气洋洋的春节里,她想起了他,没来参加同学聚会。于是,她在群内发出“站在世界中心呼唤……”同学们又积极相互打趣着。

  2月14号,情人节,她如往常般六点半醒来,下意识拿起手机,打开同学群,输入:“我在哪儿错过了你?我的520?”不等她穿好大衣,他发出“简收!”的“520”红包,可惜,被女同学抢了。她的心划过一丝暖意,怔怔地坐在书桌前。发呆近半小时后,她给他写下了一首自画像小诗。《他》他/容颜已破败成断壁残垣/目光如深秋随风飘零的落叶/守候无人问津的渴望/他/感情的戈壁/藏一把光泽幽蓝呜咽如风的宝剑/在繁华亮丽的人群背后/茹毛饮血。

  她要找到他。

  她要在日月星辰中,与他三杯两盏淡酒,洞开心灵所有的窗户。

  她要让南来北往的风,穿堂入室,与他一起翻阅残缺不全的心境。

  第一次通话,她给他二个选择:1、当网友,不见面,只聊天;2、当同学,下周六见面。

  他选择同学。

  这个春天,注定要碰撞出朦胧诗,与日月推杯换盏,只为寻觅一个人,一方净土,共同演义着那神话里的天荒地老。

  “那不是她吗?”相隔200米,他对身边的女同学说。双方收起手机,她看着对面的他,莫名慌张,略显狼狈,心里嘟嘟一句:哦,这是怎么啦?一手拎着小包、大衣,一手提着冬酒,慌慌张张,横穿马路。他站在对面大声说:“小心,车!”,她突然镇定,从容停下,待一辆小车驶过,她向他走近,他迎着她走去,接过了冬酒。

  “你好!咱们一见如故,呵呵。“握手中,他迟疑了一下,忘了礼貌性回应她“你好!”,却一直笑望着她。他嘴角露出的笑容,亦邪亦正;眼里转动着调皮的目光;心里埋伏着时刻想捉弄她后又给她一个惊喜的准备。她闻到了来自他身上为她备存的温柔气息。

  “万家灯火”酒店888房间。他泡好茶后,明显紧张,有些不安,除了说喝茶,就是喝茶。她内心笑了,浅醉着。此刻的温暖,她想无声地传达给他。待陆续而来的同学们入座后,他身心轻松,话语机智,儒雅风趣。坐在他身边的她,深深感受到了,他有意无意的关照,他心细如丝地观察着她,她含蓄着一份内敛。酒席上,笑语不断,杯杯相碰,他与她却在相互埋藏着一份只属于他们的细心与含蓄。像相互表白又似相互客套着,直到下午1点半结束第一次“相亲”的盛宴。

  他,在等待中出发;她,在出发中等待。

  凝目里,他与她早已是杨花大树,足够洗礼他与她的唐诗宋词,聆听里,他与她早已是千孔之笛,足够让他与她交出整个春天的微笑。

  他与她在相互吸引,在积极的情绪中,开启岁月的真诚与问候。人间不许见白头,只为他与她同在呢喃一份“相见恨晚”!

  弗洛姆说:“如果我恋爱了,爱就是一种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情绪,是人内心生长的东西,而不是被俘虏的情绪。”

  然而,他和她的故事与风花雪夜无关,却与生命中积极,向上,阳光,健康的情绪相连。他和她各自带着从岁月穿过的伤痛,在淡于水浓于酒的旅程中,彼此温暖着,过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她把捂了又捂,那一冬温情,流向他的黑夜,流进他的优伤,让生命如初般美丽,冰凌初渡。来不及羞藏,同学们早已把他与她的消息洒在春、花、江、月、夜。他的夜是绯红的,他在失眠中轻迎她的出现;她在子夜放飞他的思绪,双双猝不及防。

  如果生命有轮回,他与她愿意用今世的桃花运换回一个“懂”你。

  在那挑剔的岁月长河中,只闻花香,不谈悲喜。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