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那些,斑驳了的时光散文

2020年05月22日 21:17:10    作者:九九文章网

  【枇杷树】

  窗外的枇杷树是越长越高了,记不清已经有几个年头了,依稀有八九年了吧。时光总是在你不经意时匆匆走过,转眼,已是几度春秋了。

  清晰地记得,那年儿子还在上小学。那时,我特别宠溺儿子,大凡有什么好东西或者是稀罕物,我都会不吝金钱去买来,只要儿子喜欢,我绝无半句怨言。

  那年初夏,在街边的水果店里偶遇此枇杷,惊讶与它的硕大和姣好的样貌,询问之下,才知道是进口水果,至于是哪个国家的,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当时的价格很贵,比普通的枇杷要贵几倍,但是我还是买下了。

  回家洗好,剥完皮,塞在正在埋头功课的儿子嘴里,当被询问好吃与否的时候,儿子频频点头,汁水顺着儿子的嘴角往下流,看得我也谗言欲滴,赶紧剥了一个塞进嘴里。果然好吃,既香甜又多汁。里面的核仁和普通的枇杷没什么两样,比较起来好像光洁一些。我看着此核,突然萌生了种植的念头,当我一说出想法,儿子立马兴奋起来,与我一起走到天井里,埋下了此核。

  年复年,日复日,当年种下的核仁如今已经长成大树,差不多有五米高了,却不见开花结果。每次见别人家的树枝上挂满果实,我的那颗心啊,就失落的厉害。多次去询问友人,被告知,这棵枇杷树是雄的,不会结果,我那个懊恼啊,想着以后再也见不到硕果累累的景象,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前几日去乡下喝喜酒,遇见一位老人,我们唤他作娘舅。问及此事,他说,雄树也会结果,只是会比雌性的晚结几年。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心里还是期盼着的。当时啊,我的眼前,立马出现了一幅绝美的图画,满树的枇杷果啊,金黄诱人,一颗颗硕大肥美,我爬在树上,一边摘一边吃,那个乐淘啊。嘿嘿,当真是在做美梦了。

  如今,正是枇杷成熟的季节,而我家的枇杷树依然无动静,自顾自地屹立在围墙之外,悠然自得地眺望着来往的人群。

  想起了古猗园的枇杷树,每次去那里,走进大门,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它了。前几次去的时候,还结着青涩的毛茸茸的小果子,没曾想前天去游园,却看不到一颗果实了。

  想来,是被游园的游客采摘了,为此,我昨天特地又去了一趟古猗园,仔细地搜索了一下,居然在高处的枝叶间被我发现了几颗残留的果子,鲜黄鲜黄的,心里突然欣喜起来,转来转去,看了好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生活】

  这几天,又连着梦见了外婆、外公和父亲,梦里的他们和生前没什么区别,反而比活着的时候健康,年轻。每每从梦中醒来,我就会被一种说不清的氛围包裹着,许久走不出来。

  心情有些低落,这几天腰疼病又犯了,用爱人的话来说,你身上还有没有一处好的地方,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痛。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笑,呵呵,那是无奈的笑,我也不想自己,年纪轻轻就惹了那么多的毛病上身,谁愿意啊。

  也许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吧,总是在和这样那样的疾病作斗争,也许老天爷在考验我的意志,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想来,会还我一个明媚的将来的,暂且这样期盼着吧。

  也许是疾病惹的,也许是岁月扰人,曾经明艳的容颜如今晦涩暗沉,看着镜中浮肿苍老的自己,常常是回头,离开,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秒钟。

  记得第一次发现白发的时候,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待揪下那根始作俑者,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有了白发。如今,每每梳理头发的时候,偶尔跳出来一根两根白发,心依然会轻微地悸动一下,但已几近麻木了。

  有时想想,就这么走着走着,一晃四十个年华走没了。人生有得有失,这么些年来,经历着人生所给予的困苦折磨,也享受着人生给予的欣喜甜蜜。

  好在我有一颗平常心。说得崇高一点,那就是视金钱如粪土,名利如浮云。少年时喜读诗书,特别崇拜那些孤傲清高的文人,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超脱于俗世之外,钟情于山水之间,如闲云野鹤般逍遥自在,多快活啊。

  向来不喜争名夺利,对金钱也没有太深的概念,能够维持日常生活,有吃有穿有住就行。即便是在一茅屋中,能吟诗作对,烹茶饮酒,能观山水之秀丽,享日月之光华,能与亲人朝夕相对,与友朋绕膝相谈,人间乐事,夫复何求!

  常常想,如果能在山野间,或者是一幽静之处,有一简陋屋宇,能遮风挡雨足矣。屋前屋后,栽梅植竹,伺弄果蔬,与农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时,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清风徐来,竹叶婆娑,小溪之水和着琴音欢快跳跃,美妙的霞云幻化出七彩旖旎,渐渐地,我融化在这自然的祥和里,与天地共一色。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