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时光会老,希望依旧散文

2020年05月23日 05:48:48    作者:九九文章网

  一大早,她坐上到达另一个县城的汽车,为了要去见一个人。曾在几年前被她无奈遗弃的、随时想起就肝肠寸断的她的宝贝孩子。

  去年的大概这个时候,她也曾回过娘家为了见她。坐在长途车上,寂莫清冷里,充斥着忧愁的气氛。当初的一幕幕,又开始在脑海里浮现。

  原本事隔几年,她以为从此宝贝成了她此生心里的一根刺,她一生最为对不起的一个人,当初泪流成河的抉择造就此后无能为力的痛恨。最初离别宝贝后的几年里,她消瘦憔悴、失眠低沉,那些触目惊心的过往和对孩子无法抑制的沉重,像巨石压在心口,整日锥心的痛。当被提及或无端的回忆,都是一次伤口撕裂的过程,血流成河。那时她以为,放弃了孩子后,从此与那个渣男不共戴天此生不见,也就意味着与孩子从此不见不知不走近,犹如经历生离死别的母女此生天各一方。不曾想,慈爱的父母许是可怜外孙女的处境,许是割舍不了亲情,许是为了她的思儿之情得以慰籍,竟然通过外地的熟人联络到了外孙女所在的爷奶家,并在暑假期间去外地看孙女。孩子的爷奶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没有将客人拒之门外,也允许他们陪同孙女留住一两日,又在来年年假将其接回。也就是去年孩子回父母家时,父母简短地跟她说了这些,并问她要不要回来小住几日,为了能让她们母女相见。除了答应次日启程,还能说什么,那一刻,难过感激愧疚心疼,都化为一腔热泪,肆意流淌。

  母亲的话很委婉很小心,体谅多过征求。是因为事隔多年已今非昔比,如今她已在另一城市成婚并育一子,婚后的生活还算平静安稳,老公踏实体贴,也让她将死之心重新燃起了对于未来的希望,心里的阴霾渐渐被阳光驱逐,痛苦的回忆已没有了以往的刺痛和血泪,而是不露痕迹的伤感和偶尔沉沦。不得不说,时间是治疗伤口最好的良药。

  车子行至途中,天好像变黑了,是雾霾的浓厚灰暗了天空。本来不晕车的她,此时却翻江倒海地难受。她把头扭到靠窗的一面,泪簌簌落下,不知是坐车的不适牵起了心里的脆弱,还是内心的忧伤泛滥到了眼里。她心说别再想了别难过了忍忍吧,她担心眼泪一旦决堤便关不上闸。她不想在父母家人面前流泪,不想在孩子面前流泪,她宁愿他们觉得她冷血无情,也不想让所有人跟着伤感,因为自己破坏气氛而尴尬。

  所以,去年回去时,她跟老公说明了情况,并提前在家哭了几个小时才启程,她想把所有的悲伤和眼泪提前释放出来,提前流完,然后装做若无其事地自如往常。

  以至于见到女儿的瞬间,她嘴里还啃着甘蔗,努力压抑着情绪,像平时一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只是跟她简单地问候,说话。她情绪控制的很好,尽管心里百感交集,尽管很担心那个重逢的场面,她会泣不成声不能自己。她如释重负,结果没有那么悲剧,孩子也比她之前担忧中好多了,宝贝长得很像她,漂亮白皙,话不多。相处中不再跟她亲昵,也不叫她妈。原本她也不敢奢望这些,因为是她当初丢下了她,没有尽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没有给她应有的母爱和完整的童年。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不管有多么不得己的苦衷,宝贝成长中的残缺,所经历的不幸,她都有着脱不开的责任。她想,就算她用一辈子的眼泪来忏悔,也弥补不了心里的那份愧疚。

  如天气预报所显示的,外面果然下起了雪。老公打来电话,告诉她下车记得买把伞,出去逛街看到喜欢的衣服就买下,不用担心他和宝宝……

  她再次鼻子一酸,久违的一丝感动涌上心头。不是因为他的关怀,而是他对她的信任,昨天晚上她说要回去一趟的原因,是受邀与众表姐妹弟兄年末小聚,因为难得,不好推辞,只能让他在家带宝宝。本来还想着如果追问,再补充一些更合理的理由,没想到他却痛快地答应了,之顺利让她心里生疑觉到了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去跟谁幽会而想看个究竟。最近他们的感情开始出现一些小磨合,她说她跟他志不同道不合,三观不同步,已经到了无法沟通的地步,他理解不了她的想法,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她越来越不想跟他说话,在这之前两天,他们还吵闹了一场。直到昨天母亲打来电话,她到另一房间去回电话,然后跟他说她明天要出去一趟,却不能带他和宝宝。自己都觉得这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谎话,她知道即使说是回去见女儿,他也不会说什么,但她还是没说实话。老公对她的如此信任,为自己的小心略感愧疚。

  见到女儿时,雪花漫天。看着她瘦瘦的身子,如哽在喉,除了简单的寒暄,心里的话却无从说起。孩子对她不疏远也不亲昵,毕竟她走时她还小,不管那时对母亲有多依恋,光阴荏苒中,很多东西随着成长很快模糊、忘却,虽然已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虽然女儿很懂事,可是大人的世界她毕竟不懂。她不说她那些年的不易,不说她不带走她的无助,不说他父亲曾经的种种劣行而让她不得不忍痛割爱、决绝而去。她不愿把大人的情感之复杂、纷争之恩怨,给一颗幼小心灵蒙上太多困惑和沉重。她能够想象在她消失后,孩子身边的人会怎样编织渲染她的种种“罪行”,怎样把她的形象恶毒丑化成一个世上最坏的“坏女人”的标签,如何给孩子灌输仇恨的种子。她不敢问孩子想不想她,她也不确定她在她心里还有没有不可磨灭的位置。那声“对不起,宝贝辛苦了”在心里含了好多年,却不会对她说出口。她已经不在乎在女儿心里自己是什么形象了,被女儿忘记也许是好的,没有了挂念,习惯了没有母亲的日子,孩子也许会过得更轻松。她只希望他们会好好对孩子,只要孩子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她心里便会为此欣慰。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