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经典美文 > 正文

逝去的旧时光散文

2020年05月23日 05:49:54    作者:九九文章网

  题记:记不清是谁说过,一个人拥有在乡村渡过的童年,是幸福的际遇。无拘无束地生活在天地之中,如同蓬勃的野草,生命力格外旺盛!高山田野,天地之间的这份坦然自若,与人世动荡变更没有关联。

  其实我也想说,当时光逝去,乡村生活是一道抹不去的风景,感谢少年时一颗心,它让我捕捉了乡村的唯美纯朴。那一道道风景,在时光深处,悄悄绽放,久久地留在心里。我之所以要去描述,那些旧时光深处的美,洗净了我的一双眼睛,让我看到更美的风景。

  十三妹是在电影《侠女十三妹》放映之后,又恰好电视剧《红楼梦》也正热播,村庄里的十三位小姐妹崇拜侠女的侠肝义胆,又仰慕大观园里的才女温婉典雅,从中受了启发,义结金兰而来。在某一段时间内,她们这一道美丽的风景,从人们视线一经过,便久久地停留在时光深处。

  自古十八无丑女,正是青春的十三位,小姐妹都是花一样的年龄,容貌也是十里八乡有得一夸。美女都很自信,偶尔做点出格的事,也很正常。这一道风景,在村里那些循归蹈距的目光里自然是看不惯。

  然而,那些世俗目光又算得了什么呢?平日里上山采茶,下田插秧栽苗,到烟站当检验员,一样地在烟尘忙碌工作。太阳一落山,便聚在一起,做女红,唱歌跳舞,读小说,悠然其乐,各有所长,便相互传授。远远地便会听到一阵阵银铃般的声音,在夜空一飘散,自然会有倾慕者,聚在巷口,打着口哨,唱着情歌,这样的夜晚很美,很适合滋生爱情。

  到了弥渡街天,早早地给父母做好早饭。便开始对着镜子打扮,扑了粉底,抹了腮红,描眉涂唇。寻了忙碌整夜,用母亲置好的新被面做成的长裙,骑上忙碌一季换来地飞鸽自行车,十三朵硕大的牡丹在杨柳一样的腰肢上,乡道上便飞扬着一只只美丽的蝴蝶,飘散着一路脂粉香。

  到了西大桥,寄存了自行车,那些献殷勤人儿,便开始相跟着,提着各种建议。看电影,到文化馆划船。十三妹自然是不理会,行程是早已统一好。先到县医院拐角处,吃了凉虾,然后去做头发,再去文化馆照像。

  在凉虾里多加了冰,多添了糖,这才走进发廊,指着早看好画报上明星微卷短发,齐声说,就烫它,就她那样的。听着蓄了几年乌黑长发在剪刀下飘落,心里有些难受,可一抬头看到墙上那俏丽模样,心里又美了起来。

  美发师忙碌完毕,一个个对着镜子,捻着发丝轻轻蓬开,嬉笑着走出发屋,相牵着走在大街上。一瞬间,街上便有了行者忘其行,商者忘其贩的场面。待她们一走过,才知自己脚尖让人踩住,痛了起来。卖货的小称勾在手上,老婆在一边不高兴地说,看你眼珠都掉了,称坨都不知挂哪里了。

  进了照像馆,又是一阵忙碌,先是十三朵花一起开放。接下来是一枝独秀,最后才是两枝三枝探出墙来。照像师傅也使尽浑身解数,捕捉这一美丽风景。笑,微微笑,腰往左摆,手里的伞自然些,想着在春天里散步。此时并不是春天,照像馆里却一片春意盎然。没过几天,这一团鲜艳便盛开在照像馆的橱窗上,照像馆的春天早早到了,乡下城里一朵朵花全都涌了进来,次第开放。

  十三妹里大姐雷玉兰二十岁,小十三雷晓凤刚好十五岁。这大半天一折腾,大的几位姐姐不算什么,年龄小的,身子弱的,便开始嗔骂起脚下的高跟鞋来,颤微着小心地走,病西施的模样更加让人怜爱。

  回到家,太阳刚好落山,村里广播响了起来,广播说今晚在村场房里放电影。身体是累的,可多久才能看一次电影呀!南疆的夜微凉,于是各自回家梳洗换装,整七点半出现在巷口,清一色牛仔裤,素色衬衣加上小衫,卸了妆的十三妹,清秀利落,中性而又不失娇媚。

  行在村道上,骑自行车的几位外村小伙,打着口哨横穿过来,众姐妹忙四散开来,调皮胆大的老八秀目圆瞪,双手卡在腰间,站在路中央。近了近了,眼看要撞到意中人。前面的小伙心一慌,自行车笼头一拐,扑通一声,跌进了水沟里。后面的自然刹不住,便相跟着撞跌在一起。推起车,十三妹早已进了场房,在荧幕下占好了位,村里的几位护花使者站在了边上。

  电影一开场,场上安静了下来,没多大一会,十三妹这边便不安静了。电影里女主角虽美,可那只是影像,眼前这十三位如花似玉挤过去,嗅着少女的芳香,套个近乎,说会话,这才美哩!一点点往里挤。挤得姐妹好不自在,老七哟喝一声,让。十三位姐妹齐刷前向后退。人群中空了一个坑,似老十的小酒窝,刚好让跌扑过来地小伙醉卧重叠在里面。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