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日记情书 > 正文

安放心灵的净土

2019年07月16日 19:59:17    作者:九九文章

   每次读到纯洁至真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心底里总会流动着暖暖的感觉,一份朴素的让人痴迷、让人心醉的幸福,仿佛就在你我的心田中勾勒出来;闭目、屏息,稍稍的静下来,便又一点一点的清晰成一幅精美的画儿,海浪、天空、绿野、高原…一幅用心灵才能够触摸得到的风景画;反复的默念着‘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已经能够看见湛蓝的天空中浮云朵朵,听的见海浪轻轻拍打岸堤、荷叶在清风里微微浮动的声响,嗅的到潮湿的空气中充满了海水的味道,还有那淡淡的花香若隐若现…

   每次到后来,我总是困惑的;这份简单的幸福的蓝图不知道唤醒了多少在世俗中迷茫和挣扎的生命,却终究没有能牵绊住海子执意离去的脚步?我不明白心底里装载着这样一份博爱的人,怎么会选择一条迷离而空洞的不归路?难道是上苍在铸造你宝石一般高尚的灵魂时,没有赋予你太多的耐心,还是忘记了注入一根坚韧的肋骨呢?匆匆的,你依然决然的离去,没有丝毫的留恋和牵挂…

  

安放心灵的净土

   走过了人生中的很多岁月,慢慢的,似乎有些开悟:约略懂得了些世事艰难;也明白了些许的人情冷暖;于是我开始大胆的去推断,猜测隐藏在那份无奈背后少为人知的苦衷——-应该不单单是世俗的污秽容不下这份纯洁;或许更重要的原本是这份纯洁本身不想被污秽所玷污了去…我甚至幻觉到那个特定的黄昏的场景;自己与那高俊的査海生面对面,不是坐着,而是行走在蜿蜒的铁轨上,我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一点一点的退移着,不是从容、不是洒脱,我小心翼翼的探寻,思维快速的转动着,希望能够替他找到留下来的理由(哪怕只是暂时的借口也好);我知道爱情已经在他的心头毁灭了;我想谈亲情、谈责任、谈价值与奉献…就在我欲言又止的瞬间,他很嘲讽的用手势制止了我即将要展开的演讲,继而用夕阳里最神秘而惨淡的微笑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终结的符号——-一个平常的转身,闭上眼,张开双臂,了却这一世的烦忧!

  

安放心灵的净土

   是的,在你我的眼中,这是一种多么不爱惜生命,不负责任的,近似于疯狂而决绝的行为;可偏偏却是这个充满了生命力而富有诗意的个体完成了这一举动,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再读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依然是那么的美好如初,只是一想到那个殷红的夕阳西下,更多了份悲壮与惨烈!于是,我以后不敢再读,我怕心里有了诗一样的幸福,现实会黯淡如黑夜;我怕诗住进我的心房,让我夜夜不能安寐;我也怕别人知道我心底里有此纯净的一隅而取笑的我的幼稚;我更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执着的、喃喃的问自己:海子为何执意离去?我甚至害怕自己有朝一日真得就弄明白了他为何离去…

  

安放心灵的净土

   每次读到纯洁至真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心底里总会流动着暖暖的感觉,一份朴素的让人痴迷、让人心醉的幸福,仿佛就在你我的心田中勾勒出来;闭目、屏息,稍稍的静下来,便又一点一点的清晰成一幅精美的画儿,海浪、天空、绿野、高原…一幅用心灵才能够触摸得到的风景画;反复的默念着‘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已经能够看见湛蓝的天空中浮云朵朵,听的见海浪轻轻拍打岸堤、荷叶在清风里微微浮动的声响,嗅的到潮湿的空气中充满了海水的味道,还有那淡淡的花香若隐若现…

   每次到后来,我总是困惑的;这份简单的幸福的蓝图不知道唤醒了多少在世俗中迷茫和挣扎的生命,却终究没有能牵绊住海子执意离去的脚步?我不明白心底里装载着这样一份博爱的人,怎么会选择一条迷离而空洞的不归路?难道是上苍在铸造你宝石一般高尚的灵魂时,没有赋予你太多的耐心,还是忘记了注入一根坚韧的肋骨呢?匆匆的,你依然决然的离去,没有丝毫的留恋和牵挂…

   走过了人生中的很多岁月,慢慢的,似乎有些开悟:约略懂得了些世事艰难;也明白了些许的人情冷暖;于是我开始大胆的去推断,猜测隐藏在那份无奈背后少为人知的苦衷——-应该不单单是世俗的污秽容不下这份纯洁;或许更重要的原本是这份纯洁本身不想被污秽所玷污了去…我甚至幻觉到那个特定的黄昏的场景;自己与那高俊的査海生面对面,不是坐着,而是行走在蜿蜒的铁轨上,我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一点一点的退移着,不是从容、不是洒脱,我小心翼翼的探寻,思维快速的转动着,希望能够替他找到留下来的理由(哪怕只是暂时的借口也好);我知道爱情已经在他的心头毁灭了;我想谈亲情、谈责任、谈价值与奉献…就在我欲言又止的瞬间,他很嘲讽的用手势制止了我即将要展开的演讲,继而用夕阳里最神秘而惨淡的微笑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终结的符号——-一个平常的转身,闭上眼,张开双臂,了却这一世的烦忧!

   是的,在你我的眼中,这是一种多么不爱惜生命,不负责任的,近似于疯狂而决绝的行为;可偏偏却是这个充满了生命力而富有诗意的个体完成了这一举动,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再读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依然是那么的美好如初,只是一想到那个殷红的夕阳西下,更多了份悲壮与惨烈!于是,我以后不敢再读,我怕心里有了诗一样的幸福,现实会黯淡如黑夜;我怕诗住进我的心房,让我夜夜不能安寐;我也怕别人知道我心底里有此纯净的一隅而取笑的我的幼稚;我更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执着的、喃喃的问自己:海子为何执意离去?我甚至害怕自己有朝一日真得就弄明白了他为何离去…

   每次读到纯洁至真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心底里总会流动着暖暖的感觉,一份朴素的让人痴迷、让人心醉的幸福,仿佛就在你我的心田中勾勒出来;闭目、屏息,稍稍的静下来,便又一点一点的清晰成一幅精美的画儿,海浪、天空、绿野、高原…一幅用心灵才能够触摸得到的风景画;反复的默念着‘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已经能够看见湛蓝的天空中浮云朵朵,听的见海浪轻轻拍打岸堤、荷叶在清风里微微浮动的声响,嗅的到潮湿的空气中充满了海水的味道,还有那淡淡的花香若隐若现…

   每次到后来,我总是困惑的;这份简单的幸福的蓝图不知道唤醒了多少在世俗中迷茫和挣扎的生命,却终究没有能牵绊住海子执意离去的脚步?我不明白心底里装载着这样一份博爱的人,怎么会选择一条迷离而空洞的不归路?难道是上苍在铸造你宝石一般高尚的灵魂时,没有赋予你太多的耐心,还是忘记了注入一根坚韧的肋骨呢?匆匆的,你依然决然的离去,没有丝毫的留恋和牵挂…

   走过了人生中的很多岁月,慢慢的,似乎有些开悟:约略懂得了些世事艰难;也明白了些许的人情冷暖;于是我开始大胆的去推断,猜测隐藏在那份无奈背后少为人知的苦衷——-应该不单单是世俗的污秽容不下这份纯洁;或许更重要的原本是这份纯洁本身不想被污秽所玷污了去…我甚至幻觉到那个特定的黄昏的场景;自己与那高俊的査海生面对面,不是坐着,而是行走在蜿蜒的铁轨上,我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一点一点的退移着,不是从容、不是洒脱,我小心翼翼的探寻,思维快速的转动着,希望能够替他找到留下来的理由(哪怕只是暂时的借口也好);我知道爱情已经在他的心头毁灭了;我想谈亲情、谈责任、谈价值与奉献…就在我欲言又止的瞬间,他很嘲讽的用手势制止了我即将要展开的演讲,继而用夕阳里最神秘而惨淡的微笑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终结的符号——-一个平常的转身,闭上眼,张开双臂,了却这一世的烦忧!

   是的,在你我的眼中,这是一种多么不爱惜生命,不负责任的,近似于疯狂而决绝的行为;可偏偏却是这个充满了生命力而富有诗意的个体完成了这一举动,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再读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依然是那么的美好如初,只是一想到那个殷红的夕阳西下,更多了份悲壮与惨烈!于是,我以后不敢再读,我怕心里有了诗一样的幸福,现实会黯淡如黑夜;我怕诗住进我的心房,让我夜夜不能安寐;我也怕别人知道我心底里有此纯净的一隅而取笑的我的幼稚;我更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执着的、喃喃的问自己:海子为何执意离去?我甚至害怕自己有朝一日真得就弄明白了他为何离去…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