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日记情书 > 正文

可怜天下父母心_1

2019年08月15日 18:54:32    作者:九九文章

  4年了,我没有喊过母亲一声,也没有给她写过一封信,甚至,我还用最恶毒的言语伤害了她。

  父亲是在我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去世的,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是2001年8月5日。双抢的晚稻还没有插完,父亲腿上的泥还没有洗尽,邮递员洒在我通知书上的汗水都还没有干。人生中的大喜和大悲就这样同时降临在了我的头上,我被击晕了。

  南方的夏天,太阳象火球一样烤炙着大地,整个大地被烤焦了,忙于双抢的人们还是不得不顶着烈日劳作。那天中午的太阳特别毒,我家的茅老地方顶几乎都要被点着了,很多农民都扛不过太阳,提前收工了。父亲却想趁这会儿没人用牛给别人去耕地,耕一亩地可以挣30元钱。我家的牛是和叔叔家共养的,到农忙的时候就很紧张。

  我去给父亲送茶水,刚走了两丘田埂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说有我的信,是一个大学来的。这是我日夜苦盼的福音,我考上大学了。我兴奋得把茶杯往田埂上一放,撒腿就往村头跑。邮递员将洒了几滴汗水的信递给我,临别时还没忘记说祝福我考上了大学。

  我拆开信封,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那所大学的红红的印章。我兴奋得汗水泪水流了一脸,举着通知书疯了似的对着太阳喊∶“我考上大学了。”我一路狂奔,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我们家世代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呀,现在终于出了我这么个“女状元”。离家只有几丘田埂远的时候,我听到了嘈杂的叫喊声,然后就看到好几个人朝田野里跑去,说是有人中暑了。我当时的心思全在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上,直到我看到那只熟悉的大白搪瓷缸茶杯孤独地反扣在一丘水田里,我才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人们就七手八脚地将父亲从田里抬了回来。父亲手脚发颤,全身透湿,满嘴是泥。叔叔说父亲只犁了两圈田就一头栽倒在田里。人们兵分两路,一路跑到镇上请医生,另外有人给父亲刮痧。父亲的后背都被刮出血来了,可他的呼吸却渐渐地弱下去,他的眼睛慢慢地合上了。我紧紧抓住父亲的手,撕心裂肺地喊∶“爸爸,爸爸,你醒醒,你看看我的录取通知书吧,我考上大学了。”

  父亲的眼睛又勉强睁开了,他望了望我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抓过母亲的手∶“你一定要好好抚养两个孩子,不管怎么样都要送女儿上大学。”等镇上的医生赶来时,父亲的身体已经凉了。

  给父亲上过三朝土的当天晚上,奶奶召集叔叔、两个姑姑和我们全家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会议的中心是要制定一个计划∶大家一起来帮助家族中惟一考上大学的我完成学业。可是,奶奶的话说完后,大家却都默不作声,那种寂静令我在8月的炎炎夏日里感觉冷彻骨髓。母亲首先开了口,她眼巴巴地望着叔叔和姑姑,请求他们给予我资助,但是他们还是沉默,最后,母亲差点就要给他们跪下了。我一把扶住了母亲∶“妈,我们不求人,这个学我不上了。我出去打工,?a href="http://www.elanp.com/article/meimei/">妹妹蒙涎В妹妹每即笱А?

  看着我冷冷的眼,叔叔他们做出解释∶“侄女,并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我们帮不了你啊。现在供一个大学生少说也得5万块,我们种地的,一年到头也就刚够糊口啊。再说,现在大学生找个工作有多难你知道吗?上了大学并不意味着能找到赚钱的工作啊。”而我知道,大姑在镇上开了一家烟酒批发门市,生意相当不错。

  对于拒绝出手帮助的儿女们,平时一言九鼎的奶奶这时也没有任何威信,这场声势浩大的家族会议最终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就草草结束了。

  没有人帮我,我只能靠自己,我开始了艰难的打工生涯。第二天一早,我就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去镇上卖冰棍了。我知道卖冰棍挣不了几个钱,但每一分钱都能让我向大学校园靠近一点点。每天天刚亮我就出门了,直到天擦黑了才回家,一天的忙碌,我能挣将近20块钱,多的一天能挣30块。可是这一点点钱对8000块的学费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晚上回到家里,妹妹帮我整理零钱,母亲一边帮我冷敷晒爆皮的胳膊,一边默默落泪,反反复复地说自己没用,没法替我筹到上学的钱。

  只几天功夫,我就晒得象一只蔫了的茄子,我一直坚持着,有母亲和妹妹做我的后盾,我什么都不怕。可是我做梦都没想到,事实上,咬牙坚持的只有我一个人,而母亲却瞒着我在为自己和妹妹准备退路。

  有天晚上收工回家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纳凉的邻居们在议论,说女人就是耐不住寂寞,男人刚死没几天,就想着再嫁了。只听“男人刚死没几天”这句话,我就知道他们是在说我母亲。我心里“腾”地火起,却无处发泄。我不敢找邻居们指证,更不敢向母亲求证,我只能默默地忍着,并安慰自己,这不可能是真的,母亲那么爱我,怎么会丢下我再嫁人呢?

  可几天后,邻居就打破了我自欺欺人的安慰。那天早上,我推着自行车刚出家门,邻居大婶就将我拉到一边,神秘地说∶“苦命的娃呀,你还卖什么冰棍啊?你妈都要再嫁了,要丢下你不管了。”“你胡说。”“是不是我胡说,你去问问你妈妈不就知道了?”我丢了自行车转身就进了屋,母亲正蹲在灶前生火做饭,还未干透的柴草熏得她泪流满面。这么含辛茹苦的母亲,答应父亲要与我和妹妹相依为命的母亲,她会丢下我去重新嫁人吗?我不相信。我悄悄地退出来,骑着自行车又去卖冰棍了。

  邻居们的议论一刻也没有消停,而母亲的一些行为举止也让我心生疑虑。母亲开始翻晒冬衣,清洗被单,平时象这样的事情一般都在秋天进行的,现在怎么提前到了仲夏呢?而且,衣柜里还多了几套颜色鲜艳的新衣服。照理,母亲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买新衣服的,就算买,也不会买颜色这么艳丽的,毕竟父亲去世还不满30天啊。难道说邻居的议论并非无中生有,而是真有那么一回事?母亲真的要丢下我去投奔她幸福的新生活了?

  晚上,我狠狠心向母亲说出了心里的疑问,我多么希望母亲对我说∶“孩子,母亲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可是,面对我的问话,母亲先是沉默,然后就嚎啕大哭,边哭边说∶“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办法啊。你爸爸去世时还欠下了1000多块钱,你又上要学,我带着你们姐妹俩怎么活啊?”我告诉母亲,我可以不去上学,我可以去打工来养活她们。但是,母亲的话令我心寒,她说她不想过这种苦日子了,她刚刚40岁,她苦撑了上半辈子,不想下半辈子再这样苦撑了。

  一切都明白了,说什么“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其实那是鬼话,人都是自私的,我更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娶母亲的是邻镇的一个老光棍,据说他家里有钱,因为脾气暴躁,喜欢打老婆,先后结过两次婚,老婆都因为挨不了他的打跟别人跑了。母亲嫁给她会不会又是那样的下场?我将我听到的消息告诉母亲,母亲很平静∶“我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小时候就是在父亲的拳头下长大的,怕什么?再说了,他写下了保证书不打我。”

  母亲的无所谓激怒了我∶“妈,你这是在羞辱我的父亲。父亲在世时连骂都不曾骂过你,他死后,你却甘心嫁给一个可能打你的人,你这是贱啊妈!父亲还尸骨未寒啦,他临终前的话还余音未散啦,你又要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呀?你对得起我九泉之下的父亲吗?”我还想再说,奶奶却在这时候推门而进∶“丫头,你怎么这样和你妈妈说话,你会伤了她的心的呀。”“奶奶,她还配做我的妈妈吗?她的心还能感知伤痛吗?”

  母亲不再说什么,她只是哭,一个劲地哭。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然去卖冰棍,和母亲不再说任何话,甚至,我不再正眼瞧一下母亲。母亲几次想和我说话,都被我冷冷的眼神逼退了。母亲出嫁的前天晚上,我再次挽留她,我跪在她的面前,请求她留下。这一次,母亲没有哭,她出奇的平静∶“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我今天的选择。我惟一希望的是你能好好上学。”

  不用等长大,现在我就明白了,我明白她是一个母亲,但她更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有了孩子就足够了,而一个女人她需要的是家庭是男人。我的下跪挽回不了母亲再嫁的心,而平时受父亲宠爱最多的妹妹也答应和母亲一起走,因为那个老光棍答应送她上高中。为了能继续上学,妹妹宁愿背叛刚刚死去的父亲,这就是比血还浓的亲情吗?我连恨这对母女的力气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老光棍迎亲的队伍就进了我们村子。在母亲即将跨出家门的那一刻,我为我们这个家做着最后一次努力∶“妈妈,为了我,为了我们这个家,留下来吧。”但母亲很决绝,她一只脚跨出家门,紧跟着又跨出了另一只脚。“我恨你,我恨你们母女,你们出了这道门,就永远也别想再进来了。从此,你不再是我妈,我也不再是你女儿。”我不知道母亲听到我这些哭喊时的反应,我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学费没有凑齐,那张有着红通通大印的通知书被我放进了箱子的底部,我不再想我的大学,那只是我的一个梦。两天后,奶奶却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让我去学校报到。奶奶说这钱是父亲替我攒下的,连母亲都不知道。

  在学校里,我拼命学习,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拼命挣钱。大学4年,我一次家都没回,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挣钱。然而勤工俭学、做家教所能挣到的钱毕竟是有限的,每年我都为学费发愁。但令我奇怪的是,奶奶给我的那张银行卡似乎是一张魔卡,里面似乎有着取不完的钱。

  2005年毕业前夕,我幸运地与广东一家公司签了约,年薪6万。去单位报到前,我回家去看奶奶。奶奶告诉我母亲也在广东打工,并让我去看看她。

  4年后再次听到“母亲”这两个字,我心里还是充满了愤怒∶“奶奶,你不要再和我说这个人了,4年前她在我心里就死了。”

  “孩子,你错怪你妈妈了。她当年之所以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她嫁给老光棍,为你换得了第一年的学费,后来,为了你和你妹妹,她不愿意再为老光棍生孩子,老光棍就打她。她日子过得很苦,再后来,老光棍不愿意出钱供你们上学了,还和你妈妈离了婚。为了挣钱,你妈妈经人介绍带着你妹妹去广东打工了。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你卡里总有钱吗?那是你妈妈替你存进去的呀。你妈妈用心良苦啊,当年她宁愿你误解她,也不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怕你不愿意她为你作出如此牺牲而放弃上大学呀。”

  我怎么这么糊涂呢?我怎么就宁愿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不愿意相信“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呢?

  第二天一早,我坐第一班车离开家乡去了母亲打工的城市,我要将母亲接回来。

  20多个小时的路程,别的旅客都睡得香香的,只有我一个人睁大眼睛睡不着。我在想我的母亲和妹妹,想着她们为我付出的一切。如果不是为了我,妹妹今年也该考大学了,说不定也象我当年一样收到有着红红印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可为了我,4年来,她没有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却坐在机器轰隆的车间里,在流水线上耗费着大好的青春。

  终于站在了母亲打工的厂门口,我心潮起伏。我在心里上百次地想象过母亲的打工生活,种种艰辛困苦都想过了,可当她和妹妹站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无法接受。44岁的母亲已经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象菊花一样盛开。而我那本该象花骨朵一样水灵的妹妹,头发枯黄,脸无血色,尤其是那双手,关节肿大,食指已经无法伸直。原来,为了供我上学,母亲和妹妹一直省吃俭用。为了省钱,她们一直申请上夜班,因为夜班厂里免费提供一顿饭。

  就在厂门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抱着母亲和妹妹放声痛哭。4年了,我没有喊过母亲一声,也没有给她写过一封信,甚至,我还用最恶毒的言语伤害了她。然而,母亲都没有计较,为了我,目不识丁的母亲带着妹妹背井离乡,靠打扫卫生为我赚取学费和生活费……

  我买了第二天回家的车票,我不能再让我的母亲和妹妹打工了,一天都不能,一个小时都不能。我要送母亲回家,我还要将妹妹重新送进学校。这是我欠她们的,我要好好偿还她们。
 

  

可怜天下父母心_1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