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日记情书 > 正文

半笺心语,温暖流年

2019年10月12日 11:32:35    作者:九九文章

  一种相知,高山流水;一种情感,缱绻心扉!

  ——题记

  当指尖的温度穿越蒹葭的水湄滑过静静的岁月时,我倚在午夜清凉的臂弯,循着惆怅的墨香,看风吹花落的时光将一帘素淡用玫瑰的情怀在幽幽的浅郁里,描一份季节的怅惆与期待……..

  光阴还是那样,有增无减,或许,人生就是如此。红尘如烟,一切恍若轻梦。支离的岁月,如流云般,总是走走停停。回忆,不再是年老的专利,它成了我心中最温润的缱绻,伴着午夜的怅惆,我以一朵清莲的姿态把自己藏在一朵花中,将满心的牵念与情愫,折叠成流年里雅致的字字句句。或许,含羞的心事里,我还是那个眉间荡着清愁的女子,还是那个爱做梦的女子。尽管世事沧桑,迷离,多变,我仍然在阴晴圆缺的分合中,独守一方纯净的天空捡拾着文字的诗心,温暖荏苒的光阴。只是不知,阡陌的红尘中,这素笺上的明媚,是否,能将这一场红尘最美的遇见,抒写成动人的神话传说?

  和着夜色迷离的曲调,月光落地的声音,一如天籁,把所有的心事,都在这夜里裸露出来。记不清从何时起开始,我已悄然关上心门,在月光的清影里,独守着流年。都说:心是一座城,进来的人出不去,出去的人进不来。倘若,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陌上红尘也没有那么多的相聚别离,生命是否就能如一株寂静的伫立于流年渡口的相思梅,半承雨露,半入尘埃?记得白落梅曾说:在这喧闹的凡尘,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用来安放灵魂。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也许是一条迷津小路。只要是自己心之所往,都是驿站。

  忧伤的风吹皱了心底的涟漪,隔着山高水长的距离,或许,文字于我,是一种钟情,也是一种领悟。琵琶似水的弦上,静看那些流年里的乱红飞渡,那些叠加中的清清浅浅,薄凉的岁月里,我知道,你温暖的笑容,就是我安放灵魂的栖息地。因为,今生注定,我是一个缺少被人疼爱的女子,唯有用你的笑容来相伴我沧海桑田的冷暖。

  季节的光影,曾演绎了多少的分分合合,惟你,是我看了就不忘的风景。一直以来,我知道,如影随形的定是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流年,染白了发间的惆怅,我在一盏茶的清香里,以一朵花的妩媚,将散落的光阴轻轻的拾起,用一纸素笺,把月色拼成一阕阕清词,在有你的平平仄仄里沉醉。都说:风可以疗伤,霜可以凉意,雪可以淡忧,雨可以温情。心事,折叠又打开,凝视着指尖上的一份模糊而真实的情愫,隔着月光的水岸,我多想放飞所有的心情,将你我的故事,在光阴的素笺上,用花香润笔,用暖阳做墨,于一弦云水禅心中将流年里的相遇涂抹成一幅浓淡相宜的画卷,并安放于岁月的门楣。

  我的眼里,一直有着你给的温度。——你的微笑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多想,永远,能这样静静的,静静的,独守一纸墨染,静静的,望着你那张微笑的脸,在摇曳的画卷里,一起解读时光的缱绻,一起禅悟流年的印记。

  微凉的月光悄然散落指尖,似流水,淹没掌心的痕迹。和着夜色阑珊的曲调,也许,今生今生,你已不能携月寻风而来。流年中,那些曾经的心结,那些曾经的轻轻浅浅的伤痕,还有曾经握在掌心的旧事,在历尽劫数尝遍百味后沉淀生香成守望的梅红,挂满我弯弯的眉梢。时间的沙漏,在夜半的房间里不停掉落,渐行渐远,渐行渐凉。生命,总是在冷暖交加中前行,红尘苍茫,风雨无常,为一份尘烟里的相惜相契,我闭阖着芬芳,等你温暖的伞,共赏繁花倾城。遐想的诗意中,落花的水墨穿越尘埃,吹起了我微凉的眸光,把重叠的故事漫溯成心曲中的离合与悲欢,在寂寥中任风雨旖旎……

  赏过太多繁华如画,看过太多过往云烟,时光的彼岸,我还是愿意相信,无论历经怎样的风雨,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明媚的风景。回看流年清浅,放梦的羽翼下,为了,不让世俗淹没了本真,不让牵念积攒了寒凉。红尘深处,我轻轻的,轻轻的把幽幽心事放进文字里,并用清风会意白云的灵犀,在季节的枝头等待花开。

  ——等着有一天,当驻满文字的诗笺开始泛黄,当一席的守望变成地老天荒,我依然用一枚提笔是天长,落笔是地久的墨韵,把相遇的故事在南柯一梦中书写成传奇的诗行。

  

半笺心语,温暖流年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