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光阴是场沸沸扬扬的雪

2019年07月09日 13:43:39    作者:九九文章

  雪也是游子,像极了游必有方的羁旅客,踩着腊八的节点,姗姗来迟。

  从风雪中钻进父母的小屋,身心顿时温暖起来。母亲围着我,嘘寒问暖,拍打我身上的雪。她越来越矮了,我要弯下腰,她才够得着。时间都去哪儿了?让时光流失得这么怵目惊心!母亲不知道,我知道。我羞愧地垂下头,几片雪花钻进眼里,让我矫情得泪水汪汪。

  

光阴是场沸沸扬扬的雪

  这次回家,不是为腊、看望父母,而是姨不行了,母亲让我带她去看姨。

  姨独自住在村尾,两间房像寒风中的鸟巢。为了这房,姨夫郁郁而终。他们原本也住在村里,俩儿子相继成家,他们不得不一再迁徙。前些年,儿子外出打工,房子空着,让他们住进去——看门。儿媳嫌他们脏,吵闹不断。他们就迁到村尾,也迁到人生的终点站。

  

光阴是场沸沸扬扬的雪

  姨形容枯槁,瑟瑟蜷成一团,躬身缩在被窝里。70多岁的人了,却孩子般大小。

  

光阴是场沸沸扬扬的雪

  看见我们,姨挣扎着坐起来。她的牙掉光了,嘴唇抖抖索索,加上精神病,说话总是词不达意。母亲问她吃饭了吗?她说,昨个就吃过了。母亲抹把泪,拿面包喂她。姨俩儿子常年在外打工,还没回来。儿媳要照顾孙子,遗忘了她。现在,连她都把自己给遗忘了。

  姨说,昨天等姨夫一夜,都没回来,他会不会出事?妈安慰她:不会。姨说,昨天姨夫冻坏了,回来吃了两大碗腊八粥。我看锅,五谷还是生的。姨说,姨夫不愿去溜乡,腊八也得赚钱,给儿子娶媳妇啊!妈说,也得让姨夫歇歇,现在儿媳都娶来家了。姨说,姨夫咋还喊饿呢!给他点东西吃。妈说,别管他了,你吃你的,让火子给他拿……

  我记得,去年我也是这样喂姨夫。只不过,他很清醒,很懊悔,不该跟儿子儿媳赌气绝食。一辈子了,他最放不下的就是姨。她在家等了他一辈子,若是他不在了,她还等谁呢?他很想吃饭,缓过一口气来,但已没了吃饭的力气。我记得,他的眼泪多么仓皇、无助。

  姨夫是溜乡的货郎,为养育子女,一辈子披星戴月走在回家的路上,直到无家可回。消瘦,慈祥,热心,行色匆匆,这就是姨夫。小时候,每次经过我们村庄,他都送我吃的、玩的,抱抱我,然后步履匆匆离开。为了早些赶回家,他总急着赶去下一个村庄。

  姨夫走得也很匆匆,在去年腊八,还没来得及过年,就撒手西去了。

  把母亲送回家,扒碗母亲的腊八粥,我也该走了。雪花不识面,喧闹迷人眼。母亲目送着我,郁郁寡欢。走出村庄,发现钥匙忘家里了,我又折身回去。母亲还坐在门旁,歪着头睡着了。我喊声妈。母亲睡眼蒙眬:回来了!放假了!我摇摇头:钥匙忘家里了。

  母亲清醒过来,不好意思拍拍头:这记性,真老了。母亲扶着腰站起来,帮我找钥匙。

  母亲是老了!她头顶那场雪,沸沸扬扬,掩盖着时光,载不动我的归程。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