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老院子 (散文诗)

2021年06月08日 17:26:26    作者:九九文章网

本期嘉宾

老院子 (散文诗)

文字作者 郭忠凯
供职于咸阳市公路局

老院子 (散文诗)

主播 李 洁
供职于咸阳市公路局
月光下 悄入眠
01

老院子 (散文诗)

干净的月光下,刚搬进来的苞米棒堆还有秋季的味道,一阵阵驱赶着院子半个多世纪的干燥。
喝过晚粥的夜风有点发酵,给身旁的老梧桐点燃几笔墨蓝。母亲坐在收获前刨光苞谷的外衣,像亲手教导每一个新出生儿女,展现黄嫩澄白的肌肤,饱满的宣布来到人间。顿时,一大院子的兄弟姐妹欢笑地看着月光。
那台收音机里的故事后,斜坐着有点疲惫的我。
一个暑期的忙碌,有了鸟群、浓烟、田野和空气湿润的记录。在午睡后投来的日光挂在心头,却无法寻到合适的归宿,一声清脆惊醒午夜前的哈欠,那颗不安分的柿子终于从树上脱离,甩向大地,结果粉碎了自己。
院墙角落的泥土和白灰,优雅地隔开数个蛐蛐。
夜深了,老院子开始入眠。
春发芽 蔓开花
02

老院子 (散文诗)

一直开口冷漠面对的红漆铁门,圆脸方框的堂屋玻璃,围织四方空旷的家。
母亲当年是伟大的园艺师,春分后几粒种子沿墙根埋下。一场初夏的雨滴过后,住校回家的眼光布满灯笼,数多橘红悬在半空歌唱,绿萝下有了春天诗会现场。
夏夜,橘红顽皮阻隔月光,偷听一家乘凉,议论粮食归仓和村里集市马上摆出来的新衣裳。几乎要穿上身的欲望,羞红了月光也遮不住的橘红脸庞。
这种形似四足香炉,上面红下部清白的灯盏,就是我们命名的“看瓜”,其实是长在枝头的南瓜。
夏秋,我们在树下咀嚼新麦、西瓜,欣赏馋相十足地看瓜。
夜深,看瓜陪着星星或者寂静进入我的梦乡。
一季又一季的种子发芽,枝蔓开花,绽放笑脸。餐桌上爽口的摆盘,遗留下饱满种子,等待来年又一次重逢。
老石板 步匆匆
03

老院子 (散文诗)

踏过铁红大门,脚下有两块石板斜靠在厅堂红砖和院子泥土之间,交换湿润与干燥,粗糙和光滑。
当了数多年的垫脚板,石板无时不在回忆山里的童话。石子、绿树、山峰和溪水的课堂。在山脚流动,有极目不到的风景留存,在山巅凝重,把南秋北冬挽留。
有些时候,我的双脚和车轮压过石板,有声也无声。
石板后,土地吸收厨房卤水、洗衣泡沫和洗脚水,干枯是有家里烟熏的味道,潮湿是团聚又分开的忧伤。树冠上的燕雀无法带走泥土悲喜哀怨,只有几声鸣叫传来。
石板上支撑起我和父母不太坚强的步伐,泥土迎接劳作后的歇息,远程归来的安宁。
在石板和泥土之间,我们走了这一生,也许还有来生。
晚霞至 炊烟起
04

老院子 (散文诗)

这烟绝不能抽在嘴边。
只有在绿意包裹下的村庄周边,一户户炕墙的烟囱才有的壮观,喷薄而出,冒着火星,像鲁莽的肌腱后生的脾气,迅速占领村前屋后的空间。
此时回圈的牧羊和鸡鸭开始朦胧,此时枝头的鸟叫和蝉鸣渐渐模糊。
浓烟带着呛人的鼻息,把冬日暖阳下墙角的壮汉赶回炕头,身背的余热就在臀腚下蔓延。
我们不能不迷恋这缠绕在晚霞中的丝带,和丝带中即将演绎的故事。
绿婆娑 意欢畅
05

老院子 (散文诗)

家门口有几棵梧桐树、椿树、柿子树,树下种了几棵菠菜、辣椒、韭菜和萝卜。隔菜地不远的一条石径,交错在这立体的绿中,远远望见邻村的田地。
树叶、树枝、菜叶、菜杆,麦叶、麦苗,围在门前村后。于是,一年三季就有了翠绿。
绿是湿润的。站在家门口就会沁人心脾的诗意。绿是柔和的,围坐在村庄就有养眼凝神的欢畅。
绿是流动的,在微风中摇摆着村庄的节奏。绿是欢快的,在采摘和种植中轮回生命。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关于《交响·阅》投稿
1、有声音!把你要读、要讲、要说的录成音频文件以附件的形式发给我们。小贴士:诵读配上自选的、好听的背景音乐有加分哦,如果还能附上背景音乐的简介那更是棒棒哒!
2、有文字!与声音对应的文案,也要存成word文档用附件发过来哦。
3、有内容!主要包含:好书分享,我们欢迎涉猎各个领域的好书以及优质正能量鸡汤;故事分享,交通人的故事,你自己的故事,你身边的故事;原创文学作品分享,欢迎能写会读的交通职工带着你的散文、小小说、诗歌一起来。
4、投稿邮箱:
sjbdq@vip.163.com
原标题:《交响·阅 | 老院子 (散文诗)》
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