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老徐的读书故事

2019年07月11日 18:32:16    作者:九九文章

  钻石婚纪念日那天,有两位记者来老徐家采访并拍照。

  老徐置一堆奖状、军功章于不顾,却特意叮嘱老伴把他在中国行政大学的毕业证和省人事厅颁发的讲师证拿来,让记者拍摄,我说“老领导,你把这看得比军功章更重呀?”他说“不,这也是军功章,是我读书学习方面唯一的军功章。”

  可见,老徐对读书学习这个“军功章”很看重。

  

老徐的读书故事

  在外人看来,这“军功章”来得有点晚,是迟来的爱。1985年老徐被认命为地区行政干校主持工作的副校长时,他说自己不懂行政管理学,怎么能当好这里的校长?尽管当时学校刚恢复不久,事情很多,工作繁忙,他还是下决心次年参加了中国行政函授大学两年的学习。他55岁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拿到毕业证。其后,应邀参与了新华出版社1991年8月出版的《行政学要点集萃与试题解答》一书的编撰,负责“行政体制改革”一章的编写工作。92年省人事厅确认授予其讲师职称时,他已经57岁了,不仅在本校、到各县党校讲课,还被闽东师院聘为行政管理学的兼职授课老师。

  

老徐的读书故事

  他如此看重这块军功章的原因,说它来之不易,当然也对,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还根植于他小时候“没书读”的痛苦和失望中,根植于他对科学文化知识的渴求和对学习机会的珍惜,此话咋讲呢?还是听听他老伴柳钗大姐,给我讲的老徐小时候读书的故事吧。

  柳钗说老徐家在寿宁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父亲务农,农闲时挑个货郎担,做些针头线脑的小生意。父母生养了五兄妹,因贫病两个早夭,留下三兄弟。道魁是老大,小时候放牛、砍柴、跟着大人下地,什么都干过。尽管一家人起早贪黑、累死累活地干,家里还欠着地主四十多担稻谷的租子。日子虽然过得很艰难,父母还是省吃俭用,让道魁勉强上完了小学。那年七月,道魁高小毕业,要考初中。他父亲挑着货郎担去浙江,打算卖了那些针头线脑的东西,再从那边换点货回寿宁卖,赚点钱供儿子考学用。七十多年前,闽浙两省交界之地,山高林密,抢匪活动十分猖獗,他父亲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连货物带担子都给抢匪抢走了。道魁去县里初考,父亲没赶回来,家里没有钱,幸好向同学的父母借得七个一角钱的小光洋(上网查证,确实存在壹角的袁世凯头像银币,是1914年铸造的),勉强付了在县里住店的钱,就没钱吃饭了。这时候,坐在一旁的道魁声带哽咽插话说:“我只买得起一碗白饭,向饭店要个辣椒沾点酱油下饭。第二天下午初考结束,我匆匆赶路回家,半路上遇到了赶来看我的父亲,我很高兴,忙问他生意怎么样?父亲摇头叹气对我说,东西全都被抢匪抢了。我一听,知道自己再也没书读了,顿时抱着父亲就大哭,父子俩就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抱头痛哭了起来。”如今谈起这段辛酸悲催的往事,已是八十五岁高龄的道魁老人,仍潸然泪下,老泪纵横,令我为之动容。

  柳钗对我说,实在是因为太穷苦,没有条件上学,要不道魁也一定会是个不错的读书人,因为他太爱读书、太爱学习了,他很羡慕、也很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解放了,1950年道魁参军入伍,当上了人民解放军。在53年的文化大进军中,因为当时许多新兵都是文盲,没读过一天书,他既是这些人的助理文化教员,自己又是地区机关文化学校的初中班的学员。后来,他调到福建武警总队工作,马上又报名进了省直机关职工业余大学学习,道魁十分珍惜每一个学习和培训的机会。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也很重视自学,养成阅读的习惯,常年坚持不懈。很长时间里,柳钗看到老徐无论是读报还是看书,他的身边都放着一本字典或辞典,碰到生字和不理解的词汇,他都要随手查阅字典,直到弄懂弄通为止。他常说“旧社会,穷人想读没有书读。现在办好夜校让我们读书,托共产党的福,我们一定要好好读书学习、增长才干。有知识有本事,才能做好工作,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道魁学习兴趣广泛,只要对工作有帮助,就什么都想学,诗词、速记,对提高写作能力和作会议记录有帮助,他学得最认真。他说俄语、英语,因为用不上,“现在都还给老师了”。简谱视唱、拉手风琴、二胡、打球,道魁是“拜师”学艺,跟着部队里的能者学会的,因为他感到学习这些技艺,对开展好连队的文化体育活动大有好处。由于长期坚持刻苦认真的学习,道魁同志无论文化还是理论水平都有很大的提高,使这个昔日的放牛娃能够胜任宣传、文化干事,宣传科长和其后担任的各种领导职务的工作,并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作出贡献。

  当然,最令我佩服和感动的,还是身居领导岗位已五十多岁的他,居然又去当了两年用功读书的学生,拿到了一本“中国行政函授大学”的毕业证,这需要怎样的一种动力,又需要怎样的一种坚持啊?!从放牛娃到干事、科长、书记,从一个小学生到院校的讲师、校长,站在大学的讲台上授课,从柳钗大姐给我娓娓道来的详尽讲述中,从道魁同志一步一个脚印所留下的足迹中,我清楚地看到“为了工作”,为了提高自己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就是他几十年来刻苦学习、认真读书的不懈动力和坚持。老徐对读书学习这个“军功章”的看重,本质上是对知识的看重和渴求。年过半百近花甲,戴着花镜学文化,不为升官不为财,只缘工作本事大。道魁同志,你真是好样的!

上一篇:29岁的希望与想法

下一篇:马哥的草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