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

2019年06月29日 02:07:32    作者:九九文章

  守望花开是一种境界,一种可以意会而不能言传的境界。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守望花开

  花开,也许应该是幸福的吧?

  时光不经意从身边划过,没有一丝的残留,一丝的痕迹,留下的,只是望台上那一簇新的芳香。

  当我还是个孩子,每每爬上高高的书桌,望着望台上那一丝丝尖而狭长的叶,总想着,什幺时候花开了,多好呀……

  好久……好久……

  长大点的时候,仍就是爬上那书桌,扒开望台上浓密些许了的叶,寻逢隐匿于生命中那小小的芽。好久……好久……,究竟什么时候会开花?

  而今,凑上眼去,欣喜自然,但凝望那一簇盛开了的粉色小花,闪着些许晶莹的露水,微风中轻轻地舞动,又不禁生得失落,生得惆怅……

  花很快就会凋落了吧?

  这般的美丽芬芳又可以拥有多久……

  花落,也许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人世间,花团锦簇,繁花似锦,每个人都守望着自己的花开,却往往风过落花满地,舞瓣空中。悔恨,悲伤,泪水,夹着漫空飘舞的芳香,一齐回归了尘土……一切……一切,一切都化作一股飘散了的清烟,散了……散了……

  我懊悔小时曾经无忌地摘下芽尖上小小的花骨朵儿,也许,它本应更为耀眼地开着,也许,它命中注定无法盛开……生,也许只是过客,花落亦有其芬芳的归宿。不要以为花落了总是悲哀,其实,花落与花开一样值得庆贺,值得守望。花落只是花开的初始,是花开幸福的美丽前奏。

  露水淌过粉得耀眼的花瓣,挂在瓣尖,阳光透过露珠,散出耀眼的光。一阵风过,一瓣花抹着闪耀着的露水飘落在叶间,于是点出一只小小的芽……

  花开,应该是幸福的吧?花落,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守望花开,虽然花开了总是落,但仍就是守望;祈盼花落,因为落了的花会开……

  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守望花开

  四月的芳菲弥满庭院,杏花树下,落英如雨,凌乱的飘着天使的泪。

  我只身雨中,湿淋淋的。

  中杏树静立,这是它第一次开花,竟未想凋零的这般快,较早的结出了酸涩的果。

  我在树下站立,一直以为我会如蝴蝶恋上春天般,尽享每一片花瓣的美,生生世世。可最终守望中失去了往日的颜色,幻想还未尘封就以随风破灭。春天明明葬了童话,却还是那么的不着痕迹。

  月色皎洁如明镜,照着我憔悴的面容。苦笑,原来我不是公主,又怎敢奢望倾城之恋。风儿尽吹,辗转伤痛。

  依稀记得,那个下午,阳光明媚,我在那扇门后小心的窥视着你,静静地。一如我想,你走过,笑面如玉带着温暖,将我送进一个花开的世界。万物俱静,唯有你我。庭院是这般狭小,你就在门外,步步留下含香的空气。你扣住我的心,轻易地,如你小口柴扉,却让我带上了解不开的相思扣,环环相连,困我于漫漫花季。

  月光柔美,我在这头。庭外,是你飘逸的身影,渐行渐远;庭内,是我不灭的等待,望穿秋水。相思如水,你在彼岸。

  见你,内心是欣喜若狂,可还是假装镇定,全不在意。却在下一秒于你走过之处栽种一株小杏树。我要让它开满繁花,然后傻傻地等你走过。

  终于杏树开花,那扇门就在眼前,内心的声音告诉我:走过去吧。可当我踏上去时却发现,这条路没有尽头,两个方向,天南地北,你我背道而驰。原来早已注定是这般结局,你只拂袖离去,独留我在原地,两眼噙泪。

  春日依暖,纵杏花展露绝色的笑颜,然茫茫人海却再也寻不到你的身影。曾经的咫尺化天涯为距,不见你的日子如历经生死别离,那段院墙成了断垣,挡不住的风凋了碧树,残了花枝,渐宽了我的衣带。

  再次见你,你的肩膀以非我能依偎。你是王子,注定陪伴你的是穿着水晶鞋的公主。你的城堡不再对我打开,其实,又何曾对我打开过呢?踏着破碎的花瓣一步一步向你靠近,即使是说不尽的满腹柔情,也只脱口而出:来世再会。只因今生注定无缘。

  暮色四合,庭前花已老去。斜吹,是昨夜的残风;跌落,是满地的繁花。我不用睁眼,却已看见风景支离破碎。

  春去春来,与你挥手作别于此。时间流淌的日子里,我在庭前静坐,守望下一个花季。

  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守望花开

  雪落声悄,独坐萧萧,酒停杯倾减月残,凭地却又忽生幽芳。于是醉作三行,书前世今朝回忆过往,拙作一笔,记一场飘雪,记落雪花开。

  ——小序

  落雪,花初绽

  江湖夜雪,一灯如豆,宣纸轻覆案桌,在烛火下曳出剪影。镂纹雕窗外面早已被落雪模糊,却仍旧辨得请那一株腊梅轻摇。

  长安城初雪夜,冬至,天地悄然。滚锅里的元宵翻滚出雾气,氲在桌边的女子周围,她手上正翻转着一张胭红的纸,镂着精巧的图案。

  桌前清瘦的书生正提笔循着那腊梅的剪影摹一副雪梅。

  这是长安城冬天宵禁后最平常的一夜。

  当锅里的元宵尽数翻起,女子手中多了一幅窗花,书生笔下的梅也隐隐显出了风骨。

  雪下大了,梅香也愈发浓了,二人的身影逐渐模糊在雪夜的窗口里。并非什么才子佳人,历史记不住那幅梅花和剪纸,却记得住长安夜雪和那缕花香。

  落雪追怀的是旧时光里最纯粹的诗情画意,犹如那雪夜清芳,在时光深处成全着世人最古朴的念想。追怀前尘落雪,守候文化的古朴绽放。

  雪霁,花枝满。

  雪霁初晴,天光方始,藏区却仍是冰雪满原。

  经幡在风中猎猎作响,像古老的梵语吟着亘古不变的歌谣。

  残雪化开了一片草甸,牧羊人便忙碌起来。羊群在山风里穿梭,与远山的残雪融在一起。

  草甸上竟隐隐有些不起眼的花株,在雪风里轻颤欲开。

  这是雪后藏区普通的一个清晨。

  那些牧民时常停下,对着朝圣的方向,口中诵着什么字句。

  破旧的棉袄在风里抖瑟,似那初长的野花,但他们又都那么执拗的向着远方虔诚低语。

  于是,灰衣的牧人,枯黄的草甸,麻色的野花,还有远山的白雪,构成了一幅画。

  布达拉宫的经筒又转过几轮,喇嘛的念珠又滚过几圈,岁月生生不息。

  落雪纪念的是圣光下最虔诚的祷祝,犹如那残雪里的野花,执拗单纯的望着信仰的方向,生命的方向。

  纪念那场落雪,守候信仰的纯粹满枝。

  候雪,花未眠

  茗茶再添一壶热水,也还是失了温度。

  棋局残落像放了千年,座椅上的老人华发轻抖。

  四合院周围困满了高楼林立,小院清冷亦只剩一人。却独见那寒梅发几枝,老人倚窗凝神,往年这时节,总当檐下负喧,煮酒读书,等一场落雪,故人三两来赴旧约。

  也可见那儿孙绕堂,盼一场隆冬初雪。

  这是北京城新年伊始最平常的一个午后。

  如今故人已矣,儿孙远立,只余堂前几株独蕴幽芳,醇厚旧闷的一如往昔。

  残局未了,城市却已不复旧时模样,忙碌到候不住一场初雪。

  花枝仍在,故人不再;旧忆仍在,年华不再。

  落雪纪念的是那方小院里的温情,犹如那院落里的残梅几枝,伶仃却温柔的等着被岁月重新唤起。

  缅怀一方落雪,守候旧年的温情未眠。

  浮沉岁月,堪驻眉梢,灯花已烬斟酒凉。

  一醉方醒,落雪已尽,方道窗外幽芳更浓,当是花开。

  便展素笺,再读醉书三封,淡笑。

  窗外花开好,记落雪花开,生命静好。

有关守望花开的优美散文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