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诗歌选读|云南元江女诗人丁丽华:女人像一条

2022年09月22日 06:18:19    作者:九九文章网

诗歌选读|云南元江女诗人丁丽华:女人像一条



丁丽华,云南元江人,70后,彝族。喜欢诗歌散文,鲁迅文学院学员。诗文散见《诗刊》《民族文学》《诗选刊》《滇池》《边疆文学》《芒种》《美文》《玉溪日报》《玉溪》《含笑花》《红塔》《秀山》《太阳城》报刊杂志。

现状

越来越喜欢离群索居

独自处理,秋风刮破的伤口

偶尔,把一些名字写到流水中去

到现在,能够消耗的已经不多

得努力压住内心的雪

让骨头里的铁更加坚硬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终于

不再半夜突然惊醒

一遍一遍,翻看你的信息

不再千里奔波,只为多看一眼

与你一起走过的路

请一定,不要责怪我

日暮时

一些水离开

又有一些水被推波助澜地送过来

湖水澄明,微澜四起

西湖在人海里活了那么多年

现在湖里有了些荷花

正在开。岸边的柳

努力垂下腰身,怎么也够不到水

影子一直在水里活着

模仿岸上杨柳,重复那些动作

飘摇,又安静下来

我们如此深情地爱着这人间

雨密密麻麻扑过来

像好多个你在不同的时间

挽住我的手,我的腰

亲吻我的额头,我的脸颊

我的唇,我的身体

带我满心欢喜地穿越

湿漉漉的沼泽之地或炎炎荒漠

身边凤凰花一遍一遍地开

风送来茉莉的清香

你的歌声,我的笑声

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因为爱的降临,我们

如此深情地爱着这人间

慈悲帖

周六送母亲去医院

从家里到医院有2999步

母亲在轮椅上安静不语

在重听以后,母亲象征性地

戒掉了部分语言,陷入沉默

老天真是慈悲啊,出门的时候

如果是晴天,它就安排一片云朵

一路护送我们到医院

如果下雨,它会止住雨水下落

直到我们回到家,风也安静下来

我得加倍对母亲好,成为她的耳

她的眼,她的腿,帮她记忆

加长她的人生长度,让她的人生

被孩子们暖暖的爱团团包围

寂照庵

我一直认为它是我最后的归宿

感而遂通,寂静照鉴

凡尘里有一条路通向它

躬耕,洒扫,种花

风雨里等候阳光,轻轻吟诵

无字的经书布满林间

安心陪伴植物,看它成长

给它我所能给予的一切

我从未透露的心事,对它们

和盘托出,并安然交出我的后半生

女人像一条河流般存在

我想到自己的身份

首先是女儿,然后

才成为母亲。省略了中间

成为妻子的那一部分

女人像一条河流般存在

怀抱泥沙,抚慰石头

润泽两岸苍生。奔走路上

遇到悬崖也奋不顾身

从没想过跃下的姿势有多壮观

身负船只的重量,偶尔也会交出

自己的底细。收纳所有的溪流

雨水和滚雷,也渡一只野鸭到对岸

躺在大地的怀抱,和万千河流

一起,最终汇入一个更大的水域

秉承天地安排。不,这些都不是

我想要的。作为女人

我只想做好一个女儿

当好一个母亲。如果有可能

也做一个好妻子,完成

一条河流,从未透露的心愿

▍那些过去的日子

这小半生里

我做过一些错事和傻事

成长过程和许多人一样,多磨难

曾经言语伤人,事后忏悔

四十岁以后,才学会拒绝别人

爱过花草和蓝天,绿水和青山

土地,明月,清风

美好或者不太美好的

做得最正确的事

就是把父母当神明一般供养

把所有的宽容和忍让

都给了亲人

林间小径

时间的光影之下,有只小鹿经过

多好啊,此刻它拥有自由和孤独

它的眼神纯净,偶尔看向林间

它经过溪流的时候,低头饮水

野姜花开着,有几朵蘑菇

刚刚顶开树叶露出脸来

小鹿靠过去,这是新鲜的奶浆菌

鹿妈妈吃过,鹿哥哥吃过

味道真的不错,有一朵

被穿透林间的阳光照着,金光闪闪

太美了,小鹿放过了这一朵

这是一条密林深处的小路

因为小鹿的出现,整片森林

活了起来,而且,遍布仁爱

落叶

春风吹落了院里的枇杷叶

紫红色的落叶覆盖在大地上

就像秋天,暗藏在春天里

等到四月,菩提树落下黄金般的叶子

茉莉花,凤凰花就隆重登场了

我们爱着春天,爱它的美

无边无际,星月明亮,温暖如斯

春风拂面,十里花开,万木翠绿

最爱的,是你眉间的山河

就像是落叶后迅速返青的枝头

让人忍不住欢喜

时光谣

终于,时间把一棵树变成了

让人景仰的风景

无数片落叶之后的土壤

全是昭告天下的无声誓言

有多少风从林间穿过

坝谷游走的鱼,身形匆忙

我们得承认花开万年后

天空仍然蓝得透亮

等候的光阴漫长又短暂

以后,你会有一条腿患疾

天气变化的时候提前告诉你

你善变的心会保持永久

你的样子正在老去

时间啊,正把一切都变成

你想要或者你不想要的样子

而我,不在你的身边

生活本该这样

下雨天就留住雨脚

让泥土软下来

让空气里弥漫着植物的清香

在密闭的雨帘后

洗衣,煮饭,扫地,喝茶,看书

实在留不住雨脚,就把阳光请来

打开被角,衣柜,晒除生活的暗疾

女儿看书,看到高兴处笑起来

她的眼里是软而甜的美

她的手指向远方,山水便明媚起来

我读十四行诗,写十二行诗

用了一整年的时间,纪念父爱

从我生命里消失的父亲,在诗行里

永生。我替他爱她的妻子

护佑她余生。生活本该这样

无论晴雨,我们拥有别人的爱

也去爱他们,像爱自己一样

鼓 手

中年时光去看戏。舞台暗下来

剧幕缓缓拉开,人物出场

歌者,舞者,击鼓人

打鼓的手扬起又落下

歌声在鼓的缝隙里穿行

跳舞的脚跟着手的节奏律动

场面和谐,似乎就是一个整体

我的眼光长久的停在

击鼓人那里。他在不起眼的地方

掌控着整个场面。熟悉

洞悉。可以省略很多语言

荒 原

总和落日一起成画

野草枯黄弱小

树木耐旱

土壤贫脊,载满砂石

没有水

总是矮群山一截

走不动的时候

就坐在落日里一起成画

看别人攀上山顶为峰

或者潜入深箐饮水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