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每日好诗 | 一片叶子在落

2019年08月15日 11:42:06    作者:香香
每日好诗 | 一片叶子在落

 

一片叶子在落

 

陈广德

鸟的翅膀里还没有秋风的

呓语。一片叶子,

如谁的抚慰的手指,向尘埃里

落去。我的尘埃,

比尘埃更低。灯光还没有

生根,伤口上

还有盐,还没有化成醒来的

泪滴。

她就在落。她的伸展,她的

青翠,还没有写进

告别赋里。也许她只是想

铺下一点柔软,让我在转身之前

有一粒慰藉。而我的

暮色已深,心头的曲子,

已经没有了音符,

一页纸,坠进自己的

雾里……

她,还在落。我能在此时

蜕一次皮,长出

一棵树么——让这下落成为返回,

枝头上,

再一次摇曳葱郁……

专家点评

这首诗让我想到里尔克的《秋》:“叶片在落,像从远方落下来……但有一个人,用他的双手/无限温存地捧住了这种降落”。正如题目所示,诗人要写的是“一片叶子”,并且它在落,因此,整首诗就是对“落”的演绎。先看第一段,“鸟”和“秋风”等意象稍显陈旧,但也不乏佳句,如“灯光还没有/生根”,诗人写到伤口上的盐,但语气克制,句子简短,营造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为全诗定了调。从第二段起,诗歌的精彩部分开始了,拟人化的“她”既指叶子,也可指其他人,这个人称代词为诗歌增添了别样的想象空间,“她的伸展,她的/青翠,还没有写进/告别赋里”,“我”和“她”终究是错过了,“她就在落”,“而我的/暮色已深”。写到此处,诗人仍保持着一贯的语调,越是这般疏离,“我”和“她”的交错就越显遗憾。其实诗歌的叙述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诗人又另起一段,话锋一转,“我能在此时/蜕一次皮,长出/一棵树么”,将对落叶的叙述转向对自我的疑问。这样一来,客体(落叶)与主体(“我”)都在诗中完整地呈现。将感情不动声色地推向高潮的是,诗人的自我疑问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落叶,“让这下落成为返回”,希望落叶再一次“摇曳葱郁”。笔至此处,诗人所写的“落”有了回升:“落”对应着情感的升华。

特邀点评:杨碧薇

诗人简介

陈广德,祖籍山东德州,现居江苏新沂。国家一级作家。1987年加入江苏省作家协会,200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为徐州市作协顾问,新沂市作协名誉主席。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当代》《文艺报》《中国作家》《中国诗歌》《诗选刊》等海内外100多家报刊,获《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星星》等180余次诗文大赛奖,诗集《爱你如初》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影视作品《在山水的怀抱里》《情定马陵山》《跫音》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亚洲微电影金海棠奖最佳编剧奖、中国西安金丹若国际微电影艺术节最佳微电影作品奖、中央新影“星花奖” 评委会特别奖、中国潍坊金风筝国际微电影大赛十佳编剧奖。已出版诗、文集10部

专家简介

杨碧薇,云南昭通人。文学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博士后。《端午》诗刊副主编。著有诗集《诗摇滚》《坐在对面的爱情》,散文集《华服》。在《南方周末》《汉诗》等开设批评专栏,重点研究新诗、新诗与当代艺术的联系和互动。曾获十月诗歌奖、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诗奖、胡适青年诗集奖等。

精彩好诗

深夜对饮

去七月

遁 行

坦白书

每日好诗 | 一片叶子在落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