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再别盛夏

2019年08月15日 19:08:38    作者:九九文章

  八月底的夕阳燃烧了绯红,盛夏拖着消逝的步伐进入季度的尾声,从西山顶擦身而去。候鸟南飞,孤鹜划破了一湖宁静。大地开始荒芜,芦苇摇曳孤单的身影,水葫芦盛开了伶仃的花。急速流转的时间,我们躲闪不及。我穿行在酷夏的铄石流金里,恍若在做一个冗长的梦,醒来依然睡眼惺忪。

  今年的盛夏,我在家族的辈份上升了,昔日的懵懂少年如今已身为人舅。外甥在七月的一个艳阳高照的正午来到世间,七月流火,他带着火一般的热切而来,也给每一个企盼他快乐成长的亲人火一般的热情。很多次我走在赤壁东州大桥,热浪高涨,桥面的气流闪跃晃动,我穿越了这座城市的热防护结界,去探访一个脆弱却生性伶俐的新生命。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已长大成人。

  一代新人送旧人,外甥满月之际,奶奶却与世长辞,所有亲人挥洒泪水节哀顺变,伯母和姑姑哭得最为悲恸哀伤。凄楚的夜歌,香烛满堂的祭奠,隆送先人的鞭炮礼炮声,送葬的人群,场面无不气势悲鸿,万分哀痛。奶奶的离去进一步把我往家族辈份金字塔上拉了一个台阶,父亲一辈人也愈渐老去。我不再是个少年,更不是小孩。

  七月的水岸星城,是全国传说中的大热炉之一。我和阿力,还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坐上的敞大的玻璃公交,在无数高楼的夹缝之间穿梭,鳞次栉比,仿佛穿过了童年动画里石峰交夹的幽深的沟壑,如风一般轻快灵便。绿树葱翠的湖大校园里,法国梧桐笼罩着路旁,阳光被切成了细碎的束,斑驳地坠落一地。我们自由进出,在异地的校园看异地的风景和异地来来往往熙攘的人群。当暮色吞没西天最后一抹残留的余晖,我们肩并肩走在柳色明灭的沿江小道。汹涌的江水起伏跌荡,满载着无数人的喜与忧。长江大桥横亘上空,跨越了一座城市的距离。我们说着无边的话,看两岸迷离的灯火。那些旋闪的探照光束刺穿灰蒙蒙的夜空,隔一江浑水,在南北两岸交相辉映。吹着江风,心头涌上无端的思绪,总觉得那样的夜色美得凄迷,美得让人窒息。

  我喜欢走CB的街,和不同的朋友压不同的马路。那天和阿明绕了大半个CB城,我说这是他逛过的最远的街道,他说,时隔一年了,重新踏上这里的街为的是看看家乡城市的发展,觉得变化不大。每次出来都要和朋友奢侈一回,过过市井小生活,在昏黄的夜市里,选一处情调高点的路旁餐桌,来一盘烧烤,下两瓶啤酒。和小邹转了一圈CB在建的新火车站,两个拿矿泉水的闲人像极了工地视察人员,以致好多工人向我们投来谨慕的目光。小邹说今年寒假从长沙回来可以到新站下了,那是感觉新颖。和他一起,很多次在路摊上搬一个西瓜坐一片草地两人掰分。那夜我们又坐在了去年离开家乡前一起坐过的烧烤路摊,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人谈着并不显异同的话题,与他一如既往的享乐。可是去年我们一起坐过睡过的青泉公园今年我们的步伐不再踏进,也许我们长大了一岁,那些充满童真色彩的地方会离我们渐渐远去。几次从桥上望去,那一带好似冷清了许多,沿河倾斜的草滩不见人踪,我不忍看到,我不想那些曾经在记忆中刻下深深印记的地方随时间的变迁而物是人非。

  两个月里,又兜着风去古战场打个两个来回,那些谈笑的瞬间,那些翻墙偷渡、走过的景区小径,那些古道那些竹林那些木桥那些庙宇还有那些摩崖石刻的临江沿廊,都存在我的记忆,却不知道何时会打上忘却的封印玩具小鸡像喝了亢奋剂般疯狂地原地跑动,都说很可爱,原本是买给外甥的纪念玩具,QIAN荣爱不释手,只好割爱相送。平时很少做饭的一帮人自行买菜就在她家动厨自给自足,却不知道那顿饭是午饭还是晚饭

  大一的暑假就这么浑浑噩噩地临近尾声。在一个呆久了的地方,当变迁来临,心里总会滋生出什么,是故地隐隐怀旧,还是怀着梦想投奔远方的心切?也许都有一点吧?感性是人类的通性。

  六点的清晨,成对的飞鸟、蒙蒙的天际、父母外出的开门,咯吱一声,新的一天到来。

  七点的卧室,宽大的床、柔软的扇风和窗外透过林间熹微的晨光,一切醉在不言中。

  八点的山野,轮廓清晰,太阳燃烧了通红的脸,我伸个懒腰坐起身子。

  九点的街道,人浪开始高涨,车流响起警鸣的汽笛。

  十点的铁路桥,明晃晃划过大地上空,呼啸的列车疾驰而去。

  十一点的湖面,水波淋漓,湖光山色跃跃闪动。

  十二点的白鹭,振翅掠过水面,栖息在半岛的树梢,探出了雪白的长颈。

  十三点的路面,热浪流散,向城市的每个角落荡漾开来。

  十七点的城市,温度慢慢降下,人流重新回归街面,一团人泡在了湖水里。

  十八点的蚊虫,飞过窗,我在别人的文字表面走过。

  十九点的西天,不见最后一抹斜阳,溜冰城的激情DJ仍然招来了寂寞受伤的人。

  二十点的河水,倒映了整座城市的背景。和朋友进出不同的酒楼。

  二十一点的街灯,照亮寂寥而浩瀚的宇空。KTV的声色依旧迷离。

  二十二点的屏幕,五彩斑斓的画面,我敲击着键盘,与自己的文字对白。

  二十三点的你,不知有没有睡。

  二十四点的我,还在想着你。

  

再别盛夏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