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晚钓

2019年09月11日 15:41:43    作者:九九文章

  东下班进门,就问:“儿子呢?还没放学?”我说:“早撩没影了。”东说:“又上西边小涵洞去了呗,你做没做好饭呀,快走呀。”我说:“做好了,走吧。”我就拿了两穗苞米跟着东儿锁上门就出来了。

  东跨上自行车,说:“你拿着鱼杆,坐后边,我带你。”我就坐在了车后边,东就骑走了。

  走了不到一百米,到了老贾家门口,不知东怎么搞的,自行车就慢慢地向右侧了下来,我坐在后边,就跟着自行车也慢慢地倒了下来。

  东急忙用脚找着地方支着,他站住了,车倒了,我先是用手扶住了地,再就坐在了地上起不来了,我就叫起来:“老东西,你嘎哈呀,摔着我了。”东说:“我的个天呀,这地,上面是一层硬盖,下面怎么是软软的呀。”

  东扶着我,我站了起来,踩在地上,哎,可不,地面上的泥是干的,可底下的泥还没干透,一踩,直门动弹,像踩在棉花上,真好玩,怪不得呢。我笑着说:“你走吧,我不用你带了。我走着走,也就几分钟的事。”我把鱼杆递给东儿,东儿就先骑走了。

  我再往前走不远,拐了个弯,就到了小涵洞。

  秋天的稻子黄了,麦田的中间有一条能过车的大路,路的两边都是水沟,路中间有一个大管子,通着两边的水沟,这就是涵洞了,这个季节,涵洞里聚集的小鲫鱼最多。

  呵,小涵洞两边人可真多呀,老远就听见孩子们的叫闹声,光自行车就堆了一大堆,周大爷在这,老于头、老郑头也来了,半大小子们一大帮,不说一个挨一个吧,可也差不多了,有小老迟,还有大强,大梁,还有周春雨,东在找地方,我找着儿子,把苞米给了他。

  我坐在了东儿的身边,周大爷对东说:“今天怎么晚了呀?”东说:“班上有点事走不开,今儿怎么样呀,大伙儿?”老于头笑着说:“今天真不赖,都没少钓,你没看这帮小子一个劲地忙活呢!”

  周春雨对东说:“李大爷,李大爷,你猜我们今天谁钓的多呀?”东乐了,说“瞅你个小豁牙的样,我猜猜,是大梁吧?”周春雨急忙说:“李大爷,不对,你猜的不对,不是大梁,你再猜,你再猜。”东一边笑,一边说:“是大个,是大个的,对不?对不?”周春雨更着急了,露着豁牙的嘴,晃着小脑袋一个劲地说:“李大爷,你真笨,不对,不对,你再猜,你再猜。”东说:“是大磊,是不是,是不是呀?”周春雨一边忙着钓着鱼,一边说:“李大爷,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这么笨呀,啊,我知道了,你就猜他们,你就不猜我,是不是,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东和周大爷还有老郑头他们就都哈哈笑。

  我坐的地方正好能看着儿子的鱼镖,我看儿子的鱼镖直动,我就喊:“儿子,有鱼咬钩了,快,快拽,快拽呀!”儿子正看热闹呢,听我一喊,赶紧就拽鱼杆,只听悠的一声,一条小鲫鱼被儿子甩到了路中间。

  东急忙起来,帮儿子把鱼摘下来,又帮儿子在鱼钩上镶上曲蛇,儿子就又去钓了。

  来了一个穿大黄裤衩的半大小子,骑个自行车,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推,对着小老迟就喊:“老迟,老迟,你家厕所着火了,你还不快回家,你妈可哪儿找你呢!”

  小老迟瞪着大眼睛,看着大黄裤衩,把小分头一甩,说:“你净瞎说,真能扒瞎,你家厕所才着火了呢,谁他妈信呢!你咋不说你家房子着火了呢?”那小子急了,举着个手,发誓起咒地说:“真的,是真的,我要是骗你是小狗,是你儿子,是你儿子,行不?”老于头说:“老迟,还不走,快,回家看看,快点。”大家伙也都七嘴八舌地说着小老迟,老迟对大黄裤衩翻了翻眼睛,用手指着他,说:“要是骗我,回来我削你,你信不?”小老迟就走了。老于头摸了摸胡子,说:“这帮孩子,真没招,小孩伢的叫老迟,我们叫什么呀。”大家伙就都笑。

  又过来了一辆牛车,大伙全都起来了,把自行车什么的都推到一边,让牛车过去,就又都回到原位置接着钓。

  儿子的鱼鳔又动了,我就又喊:“儿子,咬钩了,快呀,快拽呀。”儿子听我喊,就又拽,又钓上来一条大一点的鱼。我说:“儿子,你倒是看着点呀,你这真是小猫钓鱼呀,光顾着卖呆儿了。”

  大宝的叫了起来:“我的鱼线钩到衣服了,快来帮忙呀。”东儿就起来帮儿子摘鱼,就手又帮大宝的摘下了挂在衣服上的鱼钩。

  东就又坐下了,说:“孩儿们,你们别总瞎吵吵了,听我说,你们在学校都学啥了,你们这里谁学习最好呀,谁会的最多呀?”大力说:“我们这里呀,我看看,我看看啊,大强学习最好,大雨在全校的诗歌比赛中拿了个第一。对了,王立业唱歌可好听了,他是小姑娘心中的白马王子呢!小姑娘们可喜欢他了,李大爷,你让他给咱们唱一个呗,他可能拿把了,都不给我们唱。”

  东乐了,露出漂亮小虎牙,笑着说:“是吗,白马王子,骑着大白马的王子,你给我们唱个歌呗,唱支山歌,唱支山歌给党听呗,好不好呀?”

  王立业拿着鱼杆,笑着说:“你们是党呀,你们是党,我就唱给你们听,李大爷,你说,你们是党吗?”

  儿子的鱼鳔又动了,我就又喊:“儿子,快,快,快拽呀!”儿子就又拽,又把一条鲫鱼甩到路上了。

  东就又起来了,一边帮儿子摘鱼,一边说:“我们是党员,中国共产党党员,行了吧,行不行,你小子可别拿把了,贰分钱水萝卜,你还真拿一把呀,来,小伙子们,赶紧的,侍候着!”

  大强赶紧把王立业的鱼杆抢过来,说:“哥们,可别装了,来,我给你拿着。”大明的把王立业推到路中间,说:“来吧,唱一个,唱一个我们听听,好不?还非得给你鼓掌你才能唱呀?”

  儿子急忙跑到王立业跟前,把吃完的苞米棒子递给王立业,说“大哥,给你这个当话筒,你们都别吵吵了,我大哥要唱了,我大哥要唱了。”

  王立业唱了起来:“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水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面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稚嫩的歌声飘荡在美丽的田野上,我抬起头,看着一片片金黄的稻田和远处回家的人们,蓝天白云,加上我们这一幅垂钓画卷,啊,这真是人间美景,美不胜收啊。

  歌声停了,我们都起劲地鼓掌,儿子说:“爸,今天我们学了舞蹈,叫小白兔白又白。”东儿笑着说:“那快给我们跳一个看看呀,快呀,儿子。”

  儿子站在路中间,说:“爸,周春雨也学了,我要和他一起跳。”周春雨急忙说:“我跳得不好,我可不跳,我可不跳。”

  

晚钓

上一篇:王四海的傍晚

下一篇:饺子的记忆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