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清浅

2019年09月16日 13:56:25    作者:九九文章

  ?浅旧木窗,浅绿树叶,叶下,是穿落而过,打入凡间的浅雨,轻且清。

  ?我轻推开吱呀的老旧木窗,瞧着窗外疏疏落落的雨丝,将尘世清洗,干净而青绿,如梦,如花,如画。此刻的心,出奇的平静祥和,想至苏先生诗词里的“微雨竹窗夜话”,蒙尘的心境倏地开出了花,便盎然找来了些茶具,又去寻得了一颗棠梨。

  枕窗而坐,雨水滴落声,煮茶砰砰声,更远处不清模糊的鸣笛声,声声入耳,浅浅地,落在了我,小小的心上。时光,也随着这浅落的雨,随着叶尖水珠的滴落,一叶叶,一声声,变得慢了下来。缓慢缓慢地,似乎可见那仿若丝线的雨里沾惹的时光一点一点,那枝上的青叶一点一点地变绿变浓。

  突然就觉得,一路走来,自己此生穷尽所要寻的,不过是这样些浅浅清清而又疏落的时刻,所要求的,不外如是此样浅浅的清欢。

  或许,只有将时光过得慢下来,把日子过成一首诗,把岁月绘成一幅画,才能在心底深处植下一季的春,盛放那颗柔柔软软的灵魂。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入眼处,皆是十里春风,泥暖草生。

  最好是天淡天青的日子,宿雨沾襟,穿过长满苔藓的石阶,越过开满山花的野径,仅走那条通向山顶的幽静的羊肠小道,路上零零落落的,是昨夜雨下的湿痕。在那山顶有一知己好友,等候着这一年的一会。那好友,与自己交流是用最古老的信笺方式,言语不多,寥寥数言,却直抵你的灵魂深处,仿若遇见了另一个自己,相欢无言。一同在似水流年,在花木清香,在浅清熏熏然中,赏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听风声蝉鸣,晨钟梵唱,长长的相见之日,仿若过了一小年。

  那样的遇见,那样的光阴,一定是清清浅浅的,且泛着柔软吧。

  看过一篇文,里面说起了台湾诗人周梦蝶的诗,我并不知晓其人且不曾读过,但那句“你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仅是一眼,便穿透了我的整个灵魂。瞧着这样的句子,眉眼便清了,内心便欢喜了,就像越过寒冬而至的初春,在满世界的荒芜里遇见的某点新绿,仿若清风抚过,白云抚过,欢喜不已。

  眼前的景已是慢慢,眼底的时光已慢,慢到那茶壶里煎的雪梨香茶清香四溢都未觉察,那浅浅的慢时光像写满了故事的老人一样,仅是瞧着,便不觉痴了模样。待醒过神来时,雨水已停,茶已煮好,早夏暮春,酒暖花深。再轻挼草色二三入卷,飘落下几片胭脂梨叶,细呷春酒,淡始觉甜。那晕染的淡淡清甜,依稀犹可闻当年手植的棠梨,初次发芽生枝长黄蕊,想着待小暑悄过,新梨渐垂时,来邀她撷果的,那份痴痴然的欢喜。我曾在那如雪绽放的梨树下见她,痴痴然地闭眼嗅着满片的梨香。她说闻着这浅清的梨香,便仿佛在岁岁花藻檐下,过了一辈子的清欢。

  所以直至今时,依旧偏爱这仿若惊鸿入梦的浅浅清清的时节,仿若坐在这里,就与岁月,清欢至老了。

  有一好友曾在她的文中写了一句话:放眼世间,无人不苦。活于累累尘世,必会被尘世所累,贫贱或是富贵,都有自己所要去面对的苦。难与不难,生活苦与不苦,皆源本心。

  所以不要耿耿于怀世间的苦难大小,不要碎碎念念生活的如何不堪,善待自己,善待所有的遇见,一粥一汤,一花一草,一人一事,将自己粗俗坚硬的生活,过成一首浅浅清清的生活小诗。我信,活在那样浅清的光阴里,再不幸的事,再烦扰的琐碎,再悲伤的难过,都会逐一散去,光阴柔软为相安的温暖,清清浅浅,浅浅清清,琐碎的日子,浅墨如画,在岁月里入了禅。

  

清浅

上一篇:春月

下一篇:生命的无足轻重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