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老屋小记(8)

2019年10月08日 15:16:16    作者:九九文章

  应该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悲剧。应该是一份不能随风消散、不能任岁月冲淡的梦想,否则也就谈不上悲剧。应该并不只是对于一个离去的人,而是对于一份不容轻置的,否则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你,你又是甘心地守望着什么呢?等待他回来?我宁愿不是这样一个通俗的故事。如果他不回来(或不可能再回来),守望,就一定是荒唐的么?不应该单单去猜测一种现实——何况她已经优雅而平静地接受了不管是多么艰难的现实,应该去理解心之尽头的信奉。那是属于她自己的守望,别人无法剥夺的;爱情本身。她优雅、平静但却不能接受的是;往日的随风消散。是呀那是你的不能消散的心的重量,不能删减的魂的复杂,不能诉说的语言绝境,不能忘记的梦之神坛或大道。

  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并不重要。

  有一次小T去U师傅家回来(小T是老屋里惟一去过U师傅家的人),跟我们说:哇老天!告诉你们都不信,U师傅家真叫讲究喂,净是老东西。

  D说:有比L大妈还老的东西?

  小T说:我是说艺术品,字画,瓷器,还有太师椅呢。

  D说:太湿,怎么坐?

  小T说:你们猜U师傅在家里穿什么?旗袍!哇老天,缎子的,漂亮死了!头发挽成智,旗袍外面套一件开身绣花的毛坎肩,哇老天,她可真敢穿!屋里屋外还养了好多好多花……

  U师傅的梦想具体是什么,也不重要。九、B大爷

  B大爷70多岁了。砌砖和泥、立柱架梁,攀墙上房,他都还做得。察领导之颜、观同僚之色*,他都老练。审潮流之时、度朝政之势,他都自信有过人之见——无非是女人祸国的歪论、君侧当清的老调。B大爷当过兵打过仗,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竟奇迹般还没留下一点伤残。不过他当的既非红军,亦非八路,也不解放军。他说他跟毛先生打过仗。

  哪个毛先生?

  毛主席呀,怎么了?

  哎哟喂B老爷子!毛主席就是毛主席,能瞎叫别的?

  不懂装懂不是?‘先生’是尊称,我服气他才这么叫他。当年我们追得毛先生满山跑,好家伙,陈诚的总指挥,飞机大炮的那叫狂,可追来追去谁知道追的是师傅哇?论打仗,毛先生是师傅,教你们几招人家还未准有工夫呢,你们倒他妈不依不饶地追着家打?作死!师傅就是先生,‘先生’是尊称,懂不?

  满山跑?什么山?

  井冈山呀?怎么着,这你们又比我懂?

  哪里哪里,您是师傅,呵不,先生。

  噢嗬,不敢当不敢当。B大爷露出一嘴残牙笑。

  他当过段祺瑞的兵,当过阎锡山的兵,当过傅作义的兵,当过陈谈的兵。

  那会儿不懂不是?B大爷说,心想当兵吃粮呗,给谁当还不一样?就看枪子儿找不找你的麻烦。饥荒来了,就出去当两天兵,还能帮助家里几个钱。年景好了就溜回来,种地,家里还有老娘在呢。唉,早要是明白不就去当红军了。

  您当兵,也抢过老百姓?

  苍天在上,可不敢。冲锋陷阵,闹着玩的?缺德一点儿枪子儿也找你。都说枪子儿不长眼,瞎说,枪子儿可是长眼。当官儿的后头督着,让你冲,你他妈还能想什么?你就得想咱一点儿昧良心的事儿没有,冲吧您哪。不亏心,没事儿,也甭躲,枪子儿知道朝哪儿走。电影里那都是瞎说。要是心虚,躲枪子儿,哪能躲得过来?咣当,挺壮实的一条汉子转眼儿就完。我四周围躺下过多少呀!当了几回兵,哪回我娘也没料着我能囫囵着回来。我说,娘,你就信吧,人把心眼儿搁正了,枪子儿绕着你走。

  

老屋小记(8)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