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古董

2019年10月08日 15:18:41    作者:九九文章

  生活中的河流会淹没好多的激情与记忆,时间的浪花也会叠叠浪潮一浪盖过一浪,但有些的记忆却是一道痕,拥有了就是终生的念想,比如那些个曾经共娱共乐,共苦共痛的时光。

  好久了,不知道怎么下笔。就如同当初写薇丫一样总觉得写出来缺少了他的味道儿,但是思索好久还是想写,生怕哪天一觉醒会忘了很多人,很多事,所以即使不完美也决定留个底片。

  只是一直以来自己的影印功能就差,所有的人总是越想清晰就越觉得模模糊糊很难触摸。

  物在我们的认知世界里往往越久远价值就越匪夷,所以语言学的词汇里就有了“古董”这个词。顾名思义它的代名词就是稀有和珍贵。可是一个人若沾了古董清誉就有了两面的意思,褒贬各半。一是思想守旧墨守陈规的愚夫子,可称之;再就是格性沉着,思想锐智的豁达长者,以他的品学识见也可尊之。而我这里的“古董”是一个以古董自名的人。

  初识“古董”,是在“古原”的小屋,“茅庐旷原”“云舒花开”“凡星”“太平洋”“古董”“江南烟雨”,还有“心中梦”大姐他们常常在古原小屋里海天海地的侃,喝酒。月是个忠实的观者,偶尔的出个面,也是腼腆的很难说上话,因为我不会喝酒,也不会侃山,虽然喜欢看他们乐呵,但也只是静静地赏。古屋的女人,看海,等待,心中的梦,爱上了清静和榴莲,她们个顶个的优秀,看海,梦,等待,是文侠俱备的才女,很能跟他们打一片,清静是个文文雅雅的女子,有一幅娇美的歌喉,月是欣赏美物的观众。所以当我拖着病体从北京回到老家,收到凡星和古董的问候时除了意外,更多的是感动,一种来自心灵的,遥远天赖的感动。凡星是古屋里交谈最多的人,他的温暖细心和以哥者自居的软语让人总有暖暖的家人的温馨,而古董只是个喜欢喝酒的人。

  再见,是古屋云散,月跟梦建起小屋的时候,因为许多的梦,也因为那分执恋,想要一分温馨的还原,古董、江南烟雨,都在梦姐的小屋守望着,月是孤单的漂泊者,再遇是大家流浪时突然发现的,原来三女人在同一时段建了同样的屋宇,只是源于同样的心愿。古董,江南,为了想大家重聚首就邀我们毁宇共聚,那些个日子是相当的感动。不经意的留恋回首间看到古董和梦姐的对话,一边流泪,一边忙着想要阻止,可还来不及跨进,房子倒踏了,梦姐毁了它。只有他们的话一直一直在耳边回荡。

  古董:“姐,我敬你,无论如何你都是姐……”

  心中的梦:“呵呵,毁就毁了吧!只要大家能重聚,哪里都一样……”

  我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否泪眼朦胧,月的泪却是成串落下。

  接着收到古哥的信,他要我好好的待梦姐,说我们都欠姐的,他跟姐毁了她的小屋。

  肝胆相照的日子总是很快乐,小屋里笑声盈盈,温暖的阳光频频留恋,薇丫,飞鸿,古哥,梦姐……大家的快乐无法言说。

  海也来了,还带来了许多她的朋友,我知道她是高兴的,一直以来她的目光也从未走远,但是也许大家的个性不同,环境不同,乐坏了头后,就有了意想不到的小矛盾。

  “月,气死我了,你去海那里看过了吗?”虽然大家各有居所,但相互间的关心从没少过,闲时的四处溜溜是希望看老友快乐的身影,事情发生在大家疯狂后的那个夜里,正当我想睡觉时看到了古哥气乎乎的脸。一边急急的安慰他,一边又随着他的脚步去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闹完了月宫,那些侠女侠客又相约着到海宫吃喝,古哥也在受邀之列,也许酒壮英雄胆,也许酣场无雅致,豪放的言语冲了天,他们的话自然然的成了派,许多海的友友都善意的恶攻当时在月宫里乐呵呵的东东和江南,什么主子奴才的语言都出来了。

  气急了的古哥立马竖起了全身的箭羽,因为梦姐,也因为那个初入江湖的纯真,更为了大家的梦,月宫已是温暖的代名词。他不容他有半点点玷污与屈辱,答应了月的再三请求,不闹事,会再仔细看看,睡一觉,明天再看或许就有不同的感受。

  风云变幻莫测,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海啸还是夹着暴雨狂飙而至,原来,古哥还是没能忍住,在海宫里留了言,并一怒删了海宫里所有的友,海在月宫里狂风暴雨的时候,薇跟月相拥取暖,古嫂子一遍遍的温纯宽语,说古哥气的双眼通红,直把一杯杯的酒往肚子里灌,一双手连手机都抓不住,只好拜托古嫂来安慰月薇。看着古嫂连连的道歉,一边说古哥就那样的火暴又疾恶,一股温暖也自在心头。

  好久好久古哥都自避不见,怕惹祸了月宫,只有薇丫和月时不时互相依偎取暖。慢慢的等海平息了波涛,古哥才又回了月宫,那时的月宫没了酒桌,最快乐的就是薇丫的烧火棍,早餐,以及古哥的歌喉,那时薇丫的责任除了月宫的早餐,每天都还会受古哥所托到梦楼再摆一份,因为梦姐在我们的心中也同样的重要。

  时光姗姗催人老,那时的我们幼稚快乐的如孩童,薇丫五毛的初恋骗的了我们聆听一段古董的爱情蜜语,贤慧善良的古嫂子被他显摆出来时,他是那么的得意洋洋又幸福满满。那是她一眼相中的女孩,也是他一钓成功的财富,还有那个被他视若珍宝的女儿。

  “嘿嘿,给你发张照,看看咱的妻,咱的宝贝……”

  第一次收到的彩信不是优美的风景和风度翩翩的古董,而是一对漂亮的母女还有背后的那段话,他在晒宝,晒他的幸福。照片上的两人紧紧的挨着,端庄素雅的是大的,调皮可爱的是小的,随后附来的是一盆开了花的君子兰,亭亭玉立的花骨怒放在绿叶间尤为的恬静。

  “古哥,我把薇丫弄丢了……”当我莫名其妙的告别没撤离了自己,却再也找不到薇丫时,我只有凄凄的去抓他的衣襟求诉。

  “呵呵,没事,薇我了解,她走不了的,过两天就会回来。”

  “不是,她短信也没回,手机好像也关机了,我是不是真要失去她了?她是我在这网上执著的一份温暖啊!”

  “呵呵,没事,没事,她跟你差不多,我帮你留下她……”

  失去薇消息的三天三夜里,每次睁眼爬上网络,看到的都是他一个人的闪烁,也许是失去薇自己内心的孤独,竟莫名觉得他也很孤独,我知道,薇在我们心里同样的重要,他只是不把担心说出口而已,在薇回来后,他才爽朗的笑着说,那“四”丫头,她是用别号窥视大家,害我们着急,我的喉咙都痛了好几天哩。

  

古董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