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木槿花开

2019年10月09日 10:31:39    作者:九九文章

  序曲

  诗以教和,八月,一个原本预报有雨的周末,沧州诗歌微信群诗友一行九人,组织赴海兴采摘一日游。

  沧州诗人吕游是微信群群主,也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应海兴诗友周淾盛情邀约,兑现此行。同行的除了“老大”外,还有诗人战芳,这对我是个惊喜,因为我们是微信好友,早已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了。我对她诗品分外敬重。诗歌群内,女诗人不在少数,各具特色,异彩纷呈。私下认为战芳的诗歌力度与厚度兼具,灵动与绚丽斐然,实属难得,我曾戏称她是诗歌群中的“女汉子”。更令人温暖的是,但凡群里组织活动,战芳每次都积极帮助组织筹划,不辞辛苦,付出很多。今天能与偶像级别的人物同行,心中自是暗暗激动不已。李玉兰,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曾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在群里对她的诗歌指指点点,心想一定会遭到迎面报复。然而其如谦谦君子,蔼蔼之风扑面,实在令我这诗歌门外汉大为汗颜。她的诗歌风格清丽爽朗,不拖泥带水,每次读来犹如一股春风,舒爽怡人。纪坤栋老兄,文如其人,老成持重,诗歌大气老道,思想深邃,时时闪耀出智者的光辉。难能可贵的做到与时俱进,总能够触摸到国家、民族、时代、正义、崇高的脉搏。作为老师,诗歌与人品双丰收。娄勇,虽然时已中年,但是诗歌的触角异常敏感,诗歌玲珑小巧,充满智慧的思索,很值得揣摩玩味。另外两个诗人乐山和鱼儿跳跳,没接触过,据说也是微信群里的中坚力量。我作为诗歌的追随者,一直在大门外徘徊,也曾想过栽花,可是花总凋谢,实则是一枚浑水摸鱼的主儿。人们约好在解放路大东海对过集合,一起出发。

  路上

  7点30分,两辆车,朝着海兴出发。我从小生长在沧州西部农村,今天踏上沧州东边的大地还是头一次,虽然同在一片蓝天下,也许此白云非彼白云,十里不同乡,因此心里和年轻人一样油然升起了好奇。天空里浮着淡淡的云,一丝风也没有,太阳在云雾后面慢慢升起来,仿佛一个赖床的孩子,揉着惺忪的眼,无精打采。黑油油的柏油公路宽阔笔直,白色的分隔线、警示线穿过车窗直逼人眼。被行道树分割成一块块的田野里,绿意朦胧,早秋的玉米罩在轻雾中,增添了些许神秘感。眺望远方,则是雾海苍茫,或许和真正的大海相接也未可知。郊区公路两边,高低矗立着很多楼房和工厂,醒目的公司名字和立在路边的五颜六色的广告牌,向路人展示着该地的经济繁荣程度。旧州,沧州铁狮子风雨沧桑矗立的地方,这里有炼油厂,楼房鳞次栉比;孟村境内,管道业是主打产业,各种型号的管道,行销全国。进入盐山县境内,同车的人说,盐山无盐,海兴无海。因为眼睛一直盯着车外,遂没有深究。沧州东部,地广人稀,放眼远处,云雾散去的太阳底下一片碧绿,没有边际,汽车俨如一叶扁舟,漂浮航行在海面上,浪里穿行,悠悠荡荡,时而被托起到浪尖,时而又淹没跌至绿色的低谷。沧州沿海有盐山、海兴、黄骅、渤海新区几个县市,随着黄骅大港的开发建设和渤海新区的日益崛起,沧州东部经济隆起带一定会辐射沧州全境,惠及整个燕赵大地。

  木槿花开

  一百二三十里的车程,经过一个半个小时的绿海航行,9点40分,终于靠岸,停泊在一个干净整洁的小村庄。村中央被一条贯穿南北的宽阔柏油马路分成东西两半,两边崭新的房屋,一排排一栋栋,秩序井然,白墙红瓦,美观大方。偶尔会看见一辆汽车或拉着农用物资的三轮车突突而过。街面整洁,两边花坛中栽种的花草长得正盛,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地面很干净,一片纸屑也没有。这是一个绿色的村庄,一个生态的村庄,远离城市喧嚣,犹如一位隐士,因为志趣的选择,栖息在这片幽静的土地上。

  主人家同样是一座整齐的院落,高大的门楼,满院生辉四个大字镶嵌在门楣上面。门左边,有一棵树,树干笔直,一米半开外,树冠适中,既没有浓荫蔽日的阔大,也没有尚未成年的弱小和幼稚,绿影婆娑,开着疏朗有致的艳丽的花。花朵粉白色,在绿叶的映衬下煞是惹眼,“万绿丛中一点红”,它们俨然成了明星,吸引着我们的眼睛。

  “这是什么树呀?”好奇者立马提问。

  “你看这花开得多鲜艳!”人们纷纷附和道。

  按理说一群整日价以风花雪月为写作素材的诗人,对于眼前的尤物是应该没有疑问的,可好大一会过去,没有一个人给出明确答案。

  “你们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既然都不知道,还是让我告诉你们吧。”我挑逗大家的胃口说道。说实在的,这种花树以前真的见过,却又不敢断定。我所居住的小区前面滨河公园里,花的种类很多,每天清晨或傍晚散步,都刻意观赏一番,以便记住花的名字和特性。海棠花、紫薇花、木槿花都呈现粉白的,浅浅的颜色。可是海棠花已经谢落,木槿和紫薇两种,直到今天仍然分辨不清。

  “快说呀,别卖关子了!”快嘴的千江月催促道。

  此时,迎接我们的海兴朋友周淾来了,原来我们走错了路,然后按照他的指点百转千回找到家门口,而自己却落在我们后面了。事先已经听说过,见面后看到诗人周淾年纪轻轻坐在轮椅上,心里还是不免吃了一惊。握手寒暄后,虽然还不相熟,我就径直走过去讨教了。

  “这棵花树真美。请问这是什么树种?”

  “哦,你是说它呀,主人转过头,看了看树和花。这是五年前我从沧州买回来的。本来门两边一边栽了一棵,可是不会管理,门右边的那棵死掉了,这棵我想兴许也活不长,可是倒很顽强,活过来了,竟然长成现在的模样。你们不知道吗,这是木槿呀。”

  我恍然大悟,感觉脸上有点烫手。任何事情的成功,都是给那些有充分准备的人的。

  周淾家的院子整齐干净。迎面是西厢房。大门南侧,利用有限的空间,开辟出一小块菜园。正面五间大瓦房,阳台下面,簇拥着一团依然开放的花草。和周淾父母见过面后,不再停留,大伙嚷嚷着去梨园。

  出了大门,人们匆匆上车,我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棵木槿树,含着熟悉、亲切、而又尴尬的心情。

  梨园

  梨园很近,汽车拐出村庄,迎面是一个正在挖掘的大池塘,池塘左侧,便是一片果树林。我到过泊镇的梨园,正值五月的时候,整个梨园弥漫成一片白色的花海,花香四溢,美丽而壮观。眼前的这个小小梨园,要逊色的多了。仔细看,一行行的梨树正值青年,风华正茂,精神抖擞,每棵树上都硕果累累,看得出此地土地肥沃,更有梨树主人无声的付出。梨树下,梨树行间,长满了草。这些草浓密茂盛,生机盎然,也许是水分和养料充足,也许是不同于荒野杂草的品种,竟然棵棵秀丽,玉立亭亭,即使那么浓密,那么拥挤,也不杂乱,整齐划一地向上生长,或者因为风的吹拂,一律摆出俏皮的倾斜姿势。大伙立刻注意到了这点,开始亲近地蹲下来,仔细观赏,轻轻抚摸,倒是忘记了来梨园的初衷似的。周淾催促了,“你们看天气热起来啦,大家赶快采摘吧,尽情品尝!”于是几位男士站起身来,探囊取物般采摘起来。黄澄澄的梨,透着无比的诱惑。我顺手摘下一个硕大的梨子,脱掉外面的包装袋,也不清洗,狠狠咬了下去,天哪,顿时生津止渴,沁人心脾!

  “这是什么品种?”我向周淾讨教。

  “皇冠梨。”

  “啊,皮薄、肉厚、汁多、香甜、清脆,难怪这么好吃,真正的名品牌呢。”正当我饕餮大吃的时候,忽然有人在背后叫我的名字。我很不情愿地扭回头,看见同来的三位女同胞正焦急而又兴奋地邀请我为她们拍照,顿时转忧为喜。

  说起拍照,我倒不算外行。自从使用手机以后,慢慢就变成街拍控,无论走到哪里,只要眼前景物进入法眼,立马就噼啪一顿乱拍,如今扣扣空间相册里五彩缤纷,无论春夏秋冬,都在我的相册里留下了足迹。

  三位女士看见梨树行里茂盛的绿草,立刻兴奋起来,像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指点我这样角度、那样姿势、顺光逆光,哈哈,她们对拍照还很内行呢。我为此嘲笑她们,谁知她们个个不恼,竟然说女人嘛,就是喜欢臭美!唉,我也是没脾气了。值得学习的是,她们来的时候拿来了拍摄道具:雨伞和纱巾。这两样东西,对于女人拍照而言,的确不可或缺。只要环境美,摆放得当,确实能为主人公增添许多情调和光彩。看来她们深谙此道啊。诗人战芳把围巾扯开来,像一面旗帜,后面是缀满枝头的皇冠梨树,让我拍照。然后,又蹲到草丛中,和汁液正浓的绿色相拥。李玉兰更是别出心裁,将粉红色纱巾高高抛起来,迎风飞舞,我立刻抓拍下这张青春再现、欢快无比的珍贵镜头。就连一路寡言少语的鱼儿跳跳老师也一下子活跃起来,像个快乐的小姑娘,站在梨树下、蹲在草丛中、尽情拥抱大自然。我累了,真的累了,被眼前这几位女士的爱美之心折腾得精疲力尽。

  “女士们,好了吧,咱们摘梨去吧。”我请求道。

  那边,几位先行下手的男同胞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马不停蹄地采摘。风在这当口也不知跑去哪里,太阳高高悬在头顶,热辣辣地洒在身上,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群主吕游,顾不上眼前有女士的顾忌,索性脱掉上衣,袒胸露背,让汗水变成明渠哗哗流淌。他一手拿着一颗大梨啃咬,一手胳膊上搭着上衣,为了躲避太阳,不知从哪里借来一把花雨伞遮在头顶,这杂乱无章的光辉形象惹得大伙忍俊不禁。无论谁给他拍照,他都连忙摆手“别、别、别,我光着呢。”这下子人们哄堂大笑,把闷热丢在脑后。也许秋老虎天气想要考验我们的耐力,收获都是如此辛劳,那么那些侍弄管理梨树的人们呢。他们在这黄金般的生长期中,浇水,施肥,疏果,除虫,喷药,松土,采摘,哪一样不洒满汗水,而这些只有梨树知道,梨树下的萋萋芳草知道。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在农村长大,如今早已脱离农活的人来说,农业劳作,虽然熟悉,却又分明遥远而陌生了。

  诗人周淾

  时近中午,人们看着自己亲手收获的别人家的丰收果实,倒也在疲惫和闷热之余感到欣喜。于是,急忙上车,朝村里驶去。

  午饭安排在一家临街的饭店。不知道是事先沟通好了,还是巧合,我们当中的乐山诗友是回族同胞,而这家饭店恰好是回民开设的。落座后,人们又争相挤到空调机跟前,恨不得让凉风把自己吹得冰冻起来,驱除身上带进来的暑热。啊,终于回到人间了!

  一个上午的相处,虽然彼此原来不熟悉,如今一下子熟络起来。熟络的理由不是因为共同经受了太阳下炙烤的煎熬,采摘的喜悦,最主要是都拥有一颗蓬勃的诗心。文以教和,我们因为诗歌走到一起,又因为此次活动让彼此更加亲近。人生短暂,我们大都已是中年,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故作矜持呢。放松自己,放松心灵,放飞梦想,在今后的有生之年,让我们活得更加健康有趣,让我们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

  饭菜很丰盛,谈性更浓。推杯换盏中,都再一次自我作了介绍。有些朋友原来认识,有的只是网络里熟悉,有的素昧平生。你是你,我是我,如今,终于走在一起,也许,这就是缘分。作为以诗歌为载体的人,人们是敏感的一群。每一句话,每一处景物,都会触及诗人那颗爱美、捕捉美的灵魂。席间,人们不时站起来,照相留念,把精彩的瞬间铭刻成永恒,珍藏在图像中,记忆里。群主吕游更是站到椅子上,以便捕捉全局,拍下这珍贵的“全家福”。

  酒足饭饱,主人公周淾结合人生经历谈起自己的创作体会,令人肃然起敬。一个在人生黄金阶段遭受过严重挫折的人,身体的磨难没有击垮他,却顽强托起了一颗追逐美好的心灵。很多人在苦厄的境遇下会从此一蹶不振,为今后的人生路涂抹上厚重的悲剧色彩。周淾没有,相反,一个仅有小学毕业的青年,很难想象凭借怎样的毅力,朝着文学的金字塔攀登,其中的艰辛只有天地和他自己知道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他那轮椅上的身体里面有一颗蓬勃向上的心砰砰跳动。他用手中的笔和键盘,抒发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如今,又开拓领域,开展心理咨询,用专业知识和对人生的感悟为那些心灵残缺不全的人解疑答惑,排忧解难。无疑,现在的周淾,称得上一个“伟大”的人。诗人吕游说,诗歌的写作过程大体有出世和入世两种境界。任何写作必须要有执着和呆气,否则不会有突破。对于诗歌写作,如果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出世而不知返,那么将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一个人如果不能做到出入自如,就不要写诗了。这些论点或许是作者的创作经验和教训谈,对于我这门外听道的人来说,眼睛瞪得老大,如坠入五里云雾,似懂非懂,却又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惜别

  时间真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3点,可是人们意犹未尽,而周淾依然毫无倦意,依然盛情挽留。吕游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让我们期待再次相会吧。

  饭店门前的广场上,路边花坛的鲜花开得正艳,太阳隐藏到乌云后面,风渐起,人们的心情似乎有些惆怅。来吧,让我们合影留念,把这次活动记录下来。人们纷纷和主人公周淾拍照。感谢他的盛情邀约和盛情款待。然后,大家集体合影,记录下这感慨的时刻,人生的美好时光。

  依依惜别的时刻到来,人们和轮椅上的周淾握别、挥手。起风了,风把乌云从西北赶过来,天空顿然阴暗了许多。关上车门,车子登上返回的旅程。回头望着周淾轮椅上的身影,感慨良多。无论是谁,无论境遇如何,只要以执着做枪。以毅力为友,与奋斗为伍,披坚执锐,勇往直前,不退缩,那么,即使再大的困厄,也会从容走出来,迎接属于自己的灿烂与光明,就像海燕,经历过风雨雷电,“难酬蹈海亦英雄”,这样的人,是值得敬佩和赞颂的。

  路上,忽然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击打着车窗,人们依然兴奋异常。此次旅程颇有意义,每个人都会找到不同的人生答案。雨停了,汽车行驶在雨后的绿野,庄稼经过洗礼,颜色苍翠欲滴,分外鲜亮。

  此刻,我的脑海忽然浮现出刚刚离别的海兴农场那个叫明泊洼的小村庄,又看到了诗友周淾家门前那株木槿树和那满树粉白色的花,在明媚的阳光下向我招手……

  2017年8月14日于高官

  

木槿花开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