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林喦|静逸的咏叹 别致的格调

2019年11月11日 12:06:01    作者:九九文章网

林喦|静逸的咏叹 别致的格调



(一)

  入秋以来,天气渐渐凉爽起来,与燥热的酷暑天气和连日大雨的日子相比,北方的秋天是爽人的,清晨与傍晚总会有一习习微风吹走闷热所带来的烦恼,凉爽使人内心平和而安静。
  在秋意盎然的时节,有闲暇时光,在钢筋水泥建构起的都市生活中,在快节奏熙熙攘攘的人潮人海中寻一处静所,温一壶香茗,好好读读诗歌确实是快哉美哉的事情。
  想有此心此境的时光,想有此景此情的阅读诗歌,诗歌的选择尤为重要。这时,不能选择那种大开大合诸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般激昂澎湃、洒脱奔放的诗;也不能选择凄婉缠绵、断肠离愁诸如“……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类的咿咿呀呀的诗;当然,更不能选择当下在广场流行、在舞台上盛行的激情偾张的大段大段抒情诗来读。
  在这里,我要表明的不是否定上述三类诗歌的价值和意义,我只是想说诗歌的阅读和欣赏是有语境的——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语境下选择什么样的诗歌阅读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标准。有时候,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诗歌的阅读语境与其他文体是有区别的,因为诗歌艺术内蕴的特殊性必然决定着诗歌阅读语境的特殊性。
  于我,安静的时候读诗,比较喜欢“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尤其是在天气清朗的秋日傍晚,喜欢安静地阅读山水田园诗。在此时节,诗人王文军先生把他的组诗《心里装着一枚月亮》20首发给我,恰恰应和了此时我要享受的时光。
 

林喦|静逸的咏叹 别致的格调

 

(二)

  在我看来,在诗人、小说家、戏剧家等不同文体的文学家中,诗人是有灵性的,诗人的灵性在于对人世间景物情理刹那间的捕捉,属于一种“灵光乍现”的再现表达。而这种表达对于诗人而言一方面来源于诗人对自然、生命与宇宙的独特认知;另一方面来源于诗人主体对客体世界发自肺腑的真实情感。诗人巧妙地借助文字将诗人主体的“独特认知”和“真实情感”结合在一起,便建构了属于诗人自己诗歌的艺术境界了。而诗歌的这种艺术形式恰恰应该遵循诗歌的意境,甚至也是要遵循诗歌的禅意的。
  诗人王文军一以贯之的诗歌创作特点基本上符合了其运用现代汉语的表达方式,袭承了中国古体山水田园的一般意义上的风格。从早期的诗歌集《凌河午后》到今天呈现的《心里装着一枚月亮》20首、以及他日常创作的诗歌作品,均保持着这样的风格特征。
  从《心里装着一枚月亮》20首的诗歌作品我们可以看到,“星夜记”“山溪”“晒时光”“等落日的人”“在草原”“在白桦树下发呆”“草在怎么绿的呢”“夏日山中”“登山记”“山坡上有几只羊”“山顶”等作品,几乎都围绕着高楼大厦、商贾人流、灯红酒绿的都市以外的乡村日常生活中的“细节瞬间”或乡村中随处可见的物象为创作素材成诗的,在这一点上极为符合古典山水田园所讲 “一切景语皆情语” 的最大特征。
  诗人王文军始终坚守着这样的诗歌创作,主要来源于诗人内心的宁静和身为“农村人”(他自己一贯这样认为)的质朴,就这一点而言,这是在后现代文化和“物质至上”的大背景下,人们趋之若鹜地涌进钢筋水泥构建的大都市进程中仅剩下的人类最难能可贵、最弥足珍贵的属于“精神上”人的朴素的属性了,也是“人”原本就应该有的最“自然”最“本能”的“原我”了。原本被大多数文化人所操守和向往的“宁静而致远”的自然生活在今天看来真的很“至远”了。
  安静的诗人王文军在其《星夜记》开头就有这样的表达:“天上的月亮越亮/人间的黑暗就越少/在月光铺地的寺庙里/跪拜祈祷的那个人/心里装着一枚月亮”,也有“凌晨两点去屋外小解/顺便抬头数了数星星/发现少了一颗,又数了几遍/都不一样,不是多就是少/还有一颗一头栽了下来。管它呢/睡个好觉比天上出事更重要”,最后一句中诗人说:“每一次凝神看星星/我的世界观都变得宏大/它让我确认/我生活的地球/不过是茫茫宇宙的一分子”。在我看来,诗人作诗的题目为“星夜记”,在茫茫的夜宇中,无论是星星还是月亮,都是与诗人共同存在的世间一物,选择“星”与“月”恰恰能证明诗人是与“星”和“月”一样的安详的存在,这种存在不是日月同辉的存在,而是客观自然的存在。虽然诗人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也有属于“社会人”的茫然、纠结与郁闷,但诗人的内心终究是有一枚月亮的,知道自己是“茫茫宇宙的一分子”的,可以“睡个好觉比天上出事更重要”的。当然,诗人的《星夜记》也可以改为“星夜祭”的。“星夜记”是一种瞬间的“记录”,而“星夜祭”更具有一种仪式感的思悟了。
  在这一点上,诗作《在白桦树下发呆》表现的更为淋漓尽致:“我躺白桦树下/白桦树长在山坡上/山坡长在草原上/草原上有草就足够了/还长着成群的牛羊……此刻,一个困扰多年的/疑团,豁然解开/什么也不说,就这么躺着/盖着树荫,沐着风/我不知道这就是幸福/甚至也不曾知晓/你安静地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安静地发呆”,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能安静地“发呆”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自在。无需多言,人与自然混为一体,俨然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山水之大美不在于山水之本身,而在于人融入到了山水,才有了山水的大美。我觉得山水田园诗的最大魅力就是将人远离了“烦忧的庙堂”和“庙堂的烦忧”之后进入到了自然的山水之间,所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了。而有此境,则需有人内心的安静和行为的质朴,在这一点上,诗人王文军做到了。
 

诗人王文军

林喦|静逸的咏叹 别致的格调

 

(三)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