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铁万钢:采摘(组诗)

2019年12月03日 13:04:01    作者:九九文章网

2013年铁万钢青岛行 051.jpg

 

 

 

采摘(组诗)

 

听一位先天性盲少年的钢琴独奏

 

你不识色彩的眼睛

隔离了无限的光明

 

贝多芬先生的耳朵

和你封闭的眼睛之间

不会有阳光的阻隔

一束光通过《命运》

折射在你的眼底

暗访了整片的黑暗

 

请你告诉我阳光的颜色

告诉我阳光的颜色

是不是群鸟歌唱的颜色

面对世界,你是不是

始终打开着春的听觉?

 

在你真真切切地觉察到

人们在向你微笑的时候

请你告诉我阳光的颜色

是不是人们微笑的颜色?

 

透过你稚嫩而坚定的脸

透过生命中乳汁的香味

我看见一个艳丽的乳房

正从朝露的闪烁中

升起,阳光的色调

是不是乳汁的色调?

 

请你在弹奏中告诉我

告诉我阳光的颜色

是不是黑白琴键上

欢快地舞蹈着的

数根手指的颜色?

你是不是正在用手指

涂染着心底的暗淡?

 

请你告诉我阳光的颜色

请你用双手的语言

对我作最透彻的描述

 

 

很近,很近

 

佘山教堂的顶端离上帝很近

佘山天文台离星空很近

一首诗歌的台阶离灵魂很近

一束玫瑰的芬芳离月光很近

 

佘山塔,离迁徙的天鹅很近

佘山竹林,离神仙的足迹很近

佘山的秋色离一片朝霞很近

松江的晚霞,离金色的梦很近

高尔夫球洞,离一颗流星

划弧线的感叹很近,佘山夕阳

离月湖的红色玻璃酒杯很近

 

再次回到佘山教堂,一片祥云

离祈祷者的额头很近

松江中,佘山的倒影

离修道者低处的重心很近

 

 

日落古城墙

 

织巢鸟衔着时光,飞向远方

黄昏时分的一马平川

正好留出明日升腾的空间

 

打开霞锦,一柄金戈亮相

上面的圆孔,与落日重叠

高开低走,一如寇者的头颅

 

天空,是遥远的古战场

泛着红,偏青紫

仿佛像一块尚未冷却的铁

 

时间铆住古城墙的豁口,那里

又能看见一把横空的玉戈

它是透明的,有着镜子的属性

 

它照见了一个王朝的兴衰

视野外,依稀有十面埋伏

梦的绛红里,依然有荆棘四起

 

 

轻叩诗之门

 

聆听禅,最好靠近禅

走进仓央嘉措

最好轻叩一颗虚俺的佛心

轻叩诗之门。秋日高照时

正午的一道影子

已靠近寺院的两扇门

 

如果此时推开门

两个近乎于重叠的门环

会重新在斜阳下

变成遥相呼应的影子

就像湖水和蓝天

就像广惠寺和阿拉善

 

有时候,无需推开门

见与不见,他就站在那里

她就站在他面前

站在佛门的缝隙中间

那一刻,时间忽然止步

夜风聆听夜风的呼吸

门,是透明的一面月光

 

云朵在云朵怀里的时候

不要忽略掉叩门的环节

当指背轻敲一扇门之后

当仓央嘉措遇见纳兰容若

盛开的花儿簇拥在门口

诗句里闪烁着的

是菊香,是金色佛光

 

 

草原秃鹫

 

把斑马的尸体掏空

留下肋骨

留下死亡的条形码

在翅展超过斑马的领地

一连串饱嗝

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此刻

它们无法轻松飞起来

无法到空中俯瞰

不见斑马飞奔的草原

它们努力跳跃

原地消化

落日等侯着它们

回归到天边的暗红中

 

 

云计算

 

一场雨划出密集的等号

等号可以编织晶莹的地毯

可以让梦想飞檐走壁

 

天空等于广场

广场加天空等于心境

 

乌云的质地等于泥泞

闪电的分布等于河流

雷的脚步等于河床的石头

风的方向等于水面的目光

风云乘雷电等于时光流泄

 

青草等于春雨的心潮

霞光等于少女的脸颊

春除草除霞光等于地老天荒

 

翅膀等于手臂

喙等于镰,手臂加镰

等于一个信仰的图腾

 

群飞等于秋思

羽毛等于叶语,群飞减羽毛

等于严冬的一棵树

 

沙尘暴等于悲愤交加

太阳雨等于喜极而泣

阳光除于尘

等于一颗玻璃心的澄静

 

 

天窗

 

位于你我头顶上方

所谓的天窗

没有一扇是天上打开的

在一幢高楼里

天窗只是高于一间书屋

高于顶楼的敲门声

但不会高于一片云霞

也不会高于梦的出口

不用让风在云里找寻

只需走进一幢楼

用足音阅读攀登这个词

即可抵近一个天窗

并在天窗下得到一束光

但那不是绳索

不会将你拉拽上去

超越高处的蔚蓝

当我无视一束光的时候

我也无意与天窗对视

我和天窗之间

没有更多的引力

只有一些翻滚的尘埃

想要卷走我的清净

霞光、归鸟、晚风

从天窗上面掠过之后

圆月已成为另一个天窗

我更愿意和夜空对视

愿意把胸前一扇明窗

视为心的神龛

 

 

采摘,难忘的经历

 

有爱就有恨,有灿霞就有黑夜

孕育的代价是疼痛

除了黄叶飘零

还有太多的痛,覆盖着月色

 

我孕育的不只是一块结石

还有一些空间,正在被时间挤压

穿过骨关节的罅隙,风携带霜

以及月光里的银针,进入体内

 

春天有太多欲望和病症的种子

交给弯月吧,那是一把手术刀

既然在手术台上过夜

就让我选择有鸟鸣声的早晨

醒来后,正好赶上日出

 

大夫拿给我看的一枚胆结石

让我想起了一枚红樱桃

姐姐说,葡萄一般大

原来如此,无需微笑和伤感

手术台上,我不过是被采摘了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