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颍水草树:《泪:要流就流吧》

2019年12月09日 15:05:01    作者:九九文章网

  咸阳,一对姐妹,妹妹二岁娘走了,十五岁父走了!姐带上妹妹流浪到了古魏都。姐姐把妹妹拉扯大,妹子刚有了儿子,姐姐兴奋尤甚。天不己欲,突然查出妹妹患了弥漫性肾病…… 

秦岭的风 吹着哆嗦

瘦了黄土山石老牛

雪飘了 唤不醒的娘走了

妹吮吸母亲冰冷的乳头

掰不开娘搂抱的手臂

凝冰滴答 姐看而不语

埋了娘亲 东下 东下

黄河悠悠 一去千里

古魏都 姐妹的冬夏春秋

妹长高了 姐出嫁了

平原的草绿到天涯

娘似的 送妹出出走走

墙头 爬满花绿枝杈

一件花衣 穿在身

不苦不累 姐就是娘

妹 别用欠疚的眼看我

无父无母 有姐妹

孤单又不孤单 看

春燕衔泥 麦子熟了

一地金黄 风吹地沟

姐 让我走吧 走吧

你卖掉所有

儿子 唤姨娘 不 喊娘

治不好的病 舍不了的儿

为儿 娘姐 让我走吧

傻妹子 瘦过秦岭 姐

姐就不怕黄河细细的水流

你二岁没了娘

姐 不能让你拉着外甥

妹 他不该早早就去看坟头

姐 不再娇美

缕缕青丝白里泛红

乱成枝枝杈扠

姐 我的娘亲呀

泪 要流就流吧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