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邹晓慧:二十年二十首诗

2019年12月10日 12:57:09    作者:九九文章网

 

邹晓慧2。.jpg

 

  作者简介:邹晓慧,现居常州 ,出版诗集《纯粹》《回归》等多部,曾在《北京文学》《青年文学》《十月》《钟山》《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等百余种文学期刊发表大量诗歌作品。曾获上世纪九十年代《人民文学》文学艺术新作展优秀奖等奖项,入选《2005中国最佳诗歌》《2007年中国最佳诗歌》《江苏文学50年-诗歌卷》等选本。

  

  让天空装满花色

 

我不叫你的名字

你也不要称呼我

风不说话

鸟不说话

让我们做一回稻草人

在清空的天空下蓝着

 

为什么不继续孤独

让安静的天空喂养寂寞

我说有常或无常

我说寂寞会滋事 会别离 会怨憎

你就会执念 你就会反常

 

为什么不热爱身体里那血脉相通的隐痛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完成一次惊心动魄的蝶变呢

 就让花色开在稻草旁边吧

通向天空 通向天堂,或重生

而出家之后

那门的法则

是时间里的经心

 

如果能从俗世里拿掉

污尘,做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把所有的虚名浮利倒空

把所有的陈词滥倒空

让天空装满花色、松月、鸟语、星光----

从安静中找到回声,从回声里找到幸福 

                 

刊于2016年第6期《诗歌月刊》

 


  难产的桃花

        

也许她知道

自已就是苦涩的桃树

久不结果

始终未终止结果的思想 


被风霜压弯的桃树

在波眠的村庄垛起来

把自已垛得很深之后

以开花的目光

挺起来


一朵朵泪光点燃后

也就成了一朵朵桃花

贞洁是民间唯一的门

门垛上晾着的愿望很美

凸出来的三月很美 


遮住的贫穷很美

跟着风俗走

你就会走进美丽的门

走进生命

 

春天是一把剪刀

插进事物的内部

血色的声音撞击着

心灵发出易碎的声响 

把意念伸进夜色


听桃花的呻吟

世俗就是难产的母亲

坐在痛苦的村庄

生下诗人

把如花的伤口

留给过往的岁月 


刊于2015年第3期《钟山》

 


  醒着的城市


子夜的城市醒着

诗歌走失

城市的心灵空着

流着不合理的目光 


那么多的商品在呐喊

吆喝声特别能熬夜

寂寞这位盲者

却在你的内部滑跤 


生活是一部公用电话

诗歌的孩子在电话亭外

寻找一枚硬币

清贫的人守口如瓶 


挣扎着的人拾起

落地有声的忧愁回家

仿佛拾起商品的语言

城市的思想 


这么多的心灵在抽泣

会不会让整个城市疼痛

给市声一把椅子

让泪水打坐到天明  


刊于2014年第6期《厦门文学》

 


  老村长


村长已经老了

他艰难地把种子播进土地

也想把自已播进土地


老村长像一颗沉默的谷子

大家望着他的满脸秋色

他在播种时对我们说的话

只有在庄稼长高后才能听到


一头潜伏在世事深处的牛

没完没了地反刍着他的名字

把他当作养料


老村长的思想 

比村庄的夜色更深

沧桑的人被独自留在白天

体内的墒情坐在脸上


那条发白的小路

是老村长的手杖

敲打着农村的表情


他的手杖是他唯一的门

从山村的每一个路口出发

都走不出农业的沉重


刊于2013年第5期《绿风》 

 


  在病中为你写诗

 

大病一场后

好象什么都没有了

空荡荡的

只剩下伤痕

 

一个生病的诗人

在大尘世之中

如此渺小

还想一首消瘦的诗

 

尘世清凉如水

中间隔着天涯

我像纯属虚构的秋风

仿佛内心的幽暗

 

我是医院安静的影子

被白色剥得干净

眼巴巴的   期盼着

期盼为你写一首诗

 

尘埃之心盛大而虚无

思念是我唯一的动作

挣扎的灵魂随意进出

如世事   如病情

 

忧伤的母亲啊

让你分清白天与黑夜

让我把握手术刀的清凉

世道就没有疼痛了-----


 刊于2012年第2期《钟山》 

 


  枫,我在织布机上想你

 

我手中操作的丝线

一根根   一梭梭

在织布机上穿流着

每当上夜班时

我手中的丝线特别忙碌

在织布机之内  相思之外

忙碌地穿织着

 

所有被织布机传染的酸痛

寄放在流动的丝绸上

枫,我怎样把梦寄给风

怎样把流浪的目光

提炼成晨露捎给你

纵横交错的流水线

截住我贫血的翅膀

 

枫,你看流水线的姿势

这些来来往往的眼睛

这些轮回不尽的寂寞

把我手中的丝丝血痕

穿织成眩目的光彩

能不能捂暖

走失在额前的那缕头发

 

我手中操作的丝线

在忙碌地穿梭着

我把疲惫和伤感放进织布机

枫,你看我的掌心

每一道皱纹渗出汗水

滴滴  滴在异乡的丝绸上

乘着十万八千里的流水线

抵达你的桑林

         

刊2011年第1期《北京文学》 

 


  国清寺

 

我来访你

秋是寂寥的尘世

下面是水

上面是山

能超越山水的是心灵

 

我来访你

你是冷清的千年玄

昨天许愿

今天还愿

能超度光阴的是观音

千手之上是佛性

 

我来访你

一路追逐而来的迷茫

能否暂时得到安息

唯有古刹寺风才能说清

 

我们看到什么

那只不过是幻觉

我们能感悟什么

只不过是空无对着空无

谁能真正如钟如镜如来如佛

我们的缘份

在深秋的香火中完成-------

 

刊2010年第1期 《山东文学》

 


  蓑衣的寓言


蓑衣是长在父亲背上的翅膀

风大雨压

艰难抵挡耕耘岁月

所有的哭泣

越来越重的喘息声

从世事那边

一直飞进我的病情


蓑衣是长在父亲背上的翅膀

我看见泪水从天空飞过来

落进从不显灵的灵台

父亲守着劳动的进口和出口

始终怀着棕榈的心愿

向上苍祈求


我是多么想远离那山村

那苦

蓑衣的命运生长的是

一对无法飞翔的翅膀

鸟声还是原来的鸟声

坐在破碎的魂里

背靠忧伤

露出一双泥脚

棕色雨飞遍我的全身


刊于2009年第2期 《作品》 

 


  冷春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依旧是雨夹雪下着

如果我抹一抹眼角

融化的雪水就会弹起

我的异乡的泪珠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依旧是嚼着五角钱的鱿鱼干

而主要的是

雨水挂来母亲的电话

说父亲在田埂上打滑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迎春花露出无奈的笑

摸摸口袋呀

只有卖不掉的诗

我不能让热情押入当铺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夜晚每一扇窗都关着

人们都偏爱自已的家

只有流浪的风没有家

抚摸我怕黑的心灵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有多少少年的豪情

溢在雨压风欺脸上

苦难是早生的皱纹

一条挨一条写着如许的哀伤


春天来了又怎么样

诗歌已长满青苔

明天的会不会有太阳

我的忧郁会不会开花

开花以后又怎么样


刊于2008年第3期 《延河》 

 


  幸福是低调的


我习惯了在清晨穿上钟爱的衣裳

也穿上黑夜留下来的梦想

于是,我关上自已也打开自已

在夜色与朝阳间安静地生长

迎着难以预料的生活走去的时候

耳边听到一个在人间流传的名字

叫做幸福


像阳光在露珠里睡觉

像在暖风在地里散步

幸福是低调的 

她会在你蹲下身子系紧鞋带的时候

悄然湿上你的眉头


打开毛孔里每个欲望

让它们和着风衣舞蹈

让它们双手合十

轻轻握住沉默而善良的天空

守护一切希望

包容所有不幸


让我们双手合一

紧紧地握住干净的灵魂

若我们略有杂念

我们就在凡尘的路上被抛起来

落下时

整个日子动了动

整个人生

也被摇醒


当我们完成了最后一次劳作后

坐在如网的院子里写诗

写一些安静而又健康的句子

让我们在苍老而沧桑的幸福中

保持一些幻想和虚无

人生是该从轮回的夜色中浮出来

我们在忐忑不安之中沐浴后

取过了折叠了最后一夜的新衣

披在了身上……


刊于2007年第10期 《北京文学》 

 


  故居

     

四壁空空

如心灵

    

两只相好的蜘蛛

还怕他日迷路

留个记号

       

往事

把网

撒向我的脸  

    

我触摸到的

不是尘埃

是遥远的风声


2006年第5期 《扬子江诗刊》 



  大哥                      

 

那年冬天

正赶上大哥失业

我躲着写一东西

一间小屋是租来的

如果我们还剩些什么

便是我不肯吃                       

大哥硬要我吃

说吃了暖和点

好写诗的

那碗稀饭

 

那年冬天

正赶上大哥失业

他很少说话

刮风了下雪了

也没有知觉

忙着找工作

饥饿的风扯着大哥的衣服

我看到大哥正被什么掬空

他走在路上摇摇晃晃

如一片瘦小的落叶

 

那年冬天

正赶上大哥失业

我能摸到他的忧伤

大哥却要我笑一个

并把自已穿的棉袄披在我身上

我问他    你不冷吗

他只是摇摇头

雪越下越大

大哥却越赶越单薄

大哥把寒冷搂得很紧

以打哆嗦代替赶路

他的背影便深深地

陷进我流泪的诗行

从此

大哥再也拔不出来 

 

刊于2005年第1期 《诗潮》 

 


  纯白的白

    

月光用白色

梳着我的头发

我用眼睛

梳着月光的头发

    

风是原野的梳子

梳着篱栅的头发

我的妆是一只命运的

可爱的小兽

啃一地的月色

    

我没告诉你我的孤独

我没说夜有白色的风格

我用月光的手势

在风中点亮陌生的眼光

点着 点着

天就亮了 


刊于2004年第2期(下) 《青年文学》  



  有手的风信     

 

在秋天的尽处

流行一种沉静的花落

扛着消瘦的夕阳

清瘦的双肩

瘦瘦的方向

 

当找不到归路的风

拂着她

纠结暮色的

长发

相思的脚步

就近了

如果思想还缺什么

缺少一点小小的凄美

和渴

清瘦的跫音

踩着裸奔的落英

踩着肠一般缠着的

一种微霜的风声

诉说着独泣的海棠

凋成风的过程 

 

落英驻足何处

流浪的眼睛

用一排睫毛

来栖一只散失的雁

从遥远的归期之外

伸来一张有手的风信

摇动孤独


2003年第11期 《诗选刊》



  擦皮鞋的老人

            

街头有个擦皮鞋的老人

他很少笑

当他给别人擦鞋的时候

他那张脸

也被风霜擦着


今年冬天下大雪

我去看擦皮鞋的老人

思绪如一片片雪花

他说    雪好深呀

深得    已经

很久没有看过客人的鞋


鹅毛般的雪还在下

老人仍然守在街头

那一片片的雪花

开始在他头上融化

变成了一丝丝的白发


街头有个擦皮鞋的老人

即使他闲的时候

他那双粗糙的手

也握着鞋刷不放

好像握着自已的命运


也许他一辈子

都把鞋倒过来擦

面对世态炎凉

泠与不冷

闲与不闲

都非我们所能了解


2002年第7期 《滇池》  

 


  琵琶女


透过一片凄艳的阑姗

遥看北宋的那轮残月

泊在异乡码头上的那盏渔火

照寒了一江秋水


那个漂在水中的影

是一束典雅的鲜花

开在风流先生的掌中

先生含情脉脉剥开层层的瓣

翻找夜肥月瘦的结


在水上飘零的琵琶女

如一束婉约的词牌

一生的幽怨

从弦上细细展开

你那如泣如诉的心事

是花朵为岁月所拨的忧伤


一阵古典的风隐隐吹来

打湿了桨拍打水的声音

一阕平平仄仄的记忆

压住了琴弦 压扁了纸张

双手拂开它 一瓣瓣拂不开的

是江中浮现的月影


除了守候

你, 一个半遮面的女子

静坐在宋词的深处

肯定对谁还想诉说什么


刊2001年第3期 《飞天》 

 


  母亲的白发


说不清你手中的白发

是从天上掉下来

还是从母亲的头上

掉下来的

 

仿佛你多年的悲伤

风吹泪压

世界突然失去了平衡

你用单薄的身体

支撑倾斜的山村

 

你不停地流汗

不停地洗

你执意要把白发

漂得像天上的白云

 

当母亲的白发

飘进你的病情的时候

陪伴你的除了白云

只剩下过境的风

 

刊2000年第10期 《延河》 

 


  天地之间

 

风晴雨雪

三百六十五天

  

一排排梯田

是锄犁打磨出来的

一道道弯弯的皱纹

  

一株株庄稼

是汗水浇灌出来的

一种种直挺挺的性格

  

弯与直之间

有日月星辰

有甜酸苦辣


头发,在天上

祖祖辈辈飘

很清癯

  

赤脚,在地上

世世代代印

很实在

  

天与地之间

有一座山

叫做农民

  

刊1999年第1期 《芳草》 

 


 问风问雨


离别后  奶奶的面貌

是黑衣匝地的瘦影

奶奶的白发从故乡的那边

一直飘进我的梦中


我闻到故乡苦艾的气息

在风雪雨水里翻飞

象奶奶无着落的泪花

冬风冷冷地似乎传来

她最后的一声叹息


而墓里的奶奶仍然不快乐

只有我知道是什么缘故

再也回不到村庄的奶奶呀

你总不能因为我在外流浪

你的灵魂也跟着一起飘泊


我在乳名里四处寻找奶奶

却隔着一层厚厚的世事

乡愁是一道永远打不开的门

我已经无法摸到

门内的春天 


刊1998年第6期 《雨花》 

 


  三月的花絮


谁在传唱春声

三月幽微的花乡间

抚摸一首曲径婉转的情歌


比寂寞更美丽的姑娘哟

是你笑开了满山的春色

我要把我的真情

吻给需要体温的山坡


你的温柔就是琴挑

无论你触及哪一根弦

我都会忍不住


每一行诗都说着芬芳的絮语

爱情透着空谷般的水光

你琴挑的露滴声

在我心中寂寞地碧绿着

 

刊1997年第3期 《芳草》 

 


  恋别


雌性的雨

把我的回忆

拉成你秀长的湿发


院子的门开着

你的发随心事

向杯底垂落

茶几上

你头上的茉莉花流荡

如纯洁的天使

而我的脸色

象被杯囚禁的

奄奄一息的酒


最初打湿爱情的

想必已允诺三生了

守你的燕子般的温柔

怎能从容离去

除非醉后永远不醒


酒如何欠忧愁

我饮用

你倒彻的暮色

我的惆怅在酒外

泪写在脸上

媒妁之言

和你头发上的蝴蝶

一起飞过 


刊1996年第3期 《时代文学》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