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张智中|诗意人生

2019年12月10日 18:51:13    作者:九九文章网

 张智中|诗意人生

  在过去的十年里,魏彦烈先生醉心于诗歌创作,竟写出3,000多首,几乎每天一首,这正如爱酒者每天小酌,不温不火,恰陶性情。其人生,好不诗意!这部诗集,是诗人从其大量作品中,精选202首,由国内外24名译诗爱好者翻译成英文,汉英对照出版,以飨读者。
  这202首诗歌,均为短诗。在当代繁忙的生活里,一般人很难有闲暇有耐心来读长篇诗作,除非是“专业读者”。因此,诗人选择短诗创作的路径,无疑是赢得广大读者的明智选择。当然,写短诗的人多了,赢得广泛读者的,却是少数。那么,魏彦烈先生的诗作,何以取胜呢?我觉得,主要仗其四点:
  首先,语言新颖洗练。一首诗,往往只有五十个左右的汉字,浓缩的语言,却有着巨大的张力。例如:“一朵搂住一朵/一片抱紧一片/仿佛涨潮的大海/一个浪接着一个浪/堆向远方”。如此《梨花》,何其令人耳目一新!一读,而难忘。把花朵比作海洋,并非新颖,但是,诗人选择“搂”、“抱”二字,便拟人而生动起来。
  第二,继承古诗传统。在这部诗集里,随处可见唐诗宋词的影像。例如,“鸟的叫声/藏在终南山的背后/一朵桃花/占尽二月的风头”(《初春》)“终南山”与“桃花”,直令人想起唐诗。因此,这里的“二月”,也该是唐诗里阴历的“二月”,而非当代阳历的二月,因此,英译采用“三月”(March)。再如,“携一抹淡红/从唐诗宋词里探出头来”(《杏花》),这里,诗人直言唐诗宋词,其对于古典诗词的怜爱之心,昭然若揭。
  第三,视角独辟蹊径。平常的事物,若以不平常之视角或眼光来看,将呈现出一派异样的崭新状貌。例如,“从村口抽出的小路/仿佛二胡上脱落的一根弦/被风拉出绵长的忧伤”(《离别》)将小路比喻成二胡之弦,忧伤之音总是难免。离别之诗多矣,如此翻新手法写离别,却是首次。好诗,往往在于创新。
  第四,意象丰盈饱满。因为诗人视角独特,手法新颖,所以常营造出鲜明而饱满的意象。例如,“或阴或晴/总跟在太阳屁股后边溜/挺直的腰杆/扛不起/越来越重的孤独/低下头/却找不见自己的路”(《向日葵》)这样一只迷茫的向日葵,令人读后难忘,久久回味沉思。
  总之,欲在几十个汉字里,完成丰盈的诗意,带给读者充沛的审美感受,无疑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工作。魏彦烈先生接受了这一挑战,并取得成功。他将人生中的诗意,成功地传达给了读者。为此,我们祝贺他,热烈地!

 

                2019年8月8日
        天津译诗斋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