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康河泛舟记

2019年07月01日 14:55:55    作者:九九文章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我吟诵着这已流传百年的绝妙诗篇,来到了大学之城——剑桥小镇。

  小镇的建筑显得小巧精致,在造型上与东方建筑风格迥异,多了一些灵动隽永时尚,少了一些庄重大气古朴,难怪当年西方人刚见到中国文明时会流露出那样巨大的惊奇。但这不是我此行的重点,我的目的地是剑桥大学。和小镇其他建筑相比,大学主体建筑就显得大气多了,像一个睿智而不苟言笑的成年人,令人一下子联想到学校严谨的学风和斐然的学术成果,我的敬意油然而生,我想这里就是剑桥城魂之所在吧!

  对于一个匆匆过客来讲,再好的名胜古迹除了一饱眼福之外,心里的距离总是或多或少地存在,很多抒情文章甚至带有“强说愁”的痕迹,所以对于旅游我的情感总是有些平静的。但是到了剑桥,到了这远离祖国之地,我却有一份亲切和激动的感觉,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一首《再别康桥》的著名诗篇,而康桥下的康河,那才是最吸引我的去处。

  穿过一个长长的巷道,我们就来到了康河边,一只小船已经满载游客出发了,一艘空船正在向我们靠拢;等到我们排队上船的时候,船上只剩下后面面对船工的位置了,因此我只得背对前方而行,偶尔转头张望一下前方的景色。不过这倒给了我视觉上的舒适,我勿需避开艳丽的日光而专心欣赏康河的美景了。

  冬日里远在南天的斜阳像一个红色的灯笼悬挂在地平线的上方,又像是吐着色彩的泉眼,把那光线如泡沫一样喷洒在大地上,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影投射到河面上来,给人一种缥缈的温暖和虚幻的热情。湛蓝的天空,墨黑的树影,橙色的日光,康河已成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彩池了,那水里似乎饱含了蓝色、黑色和橘黄,变得酽酽的,像一潭葡萄酒给人一种醉意。一座座小楼如一颗颗玛瑙镶嵌在空旷的天地间,水中的倒影清晰而变幻着,别样的设计、精致的建造加上柔美的光线,那么的流畅,那么的温婉,那么的巧夺天工,那么的天人合一,自然的搭配中融入了无边的智慧,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样的美景了。

  可是,咱还没来得及说那垂柳呢!我以为,仅仅用“夕阳中的新娘”几个字是无法形容垂柳的美丽的,柔顺的发线被橘黄的光线染透了,加上婀娜多姿的身影,那不就是西方典型的金发美少女吗?可是,这美少女还透着一种羞涩呢!面对这含蓄中的美丽,你怎能不联想到一位饱读诗书沉静内敛的女学者、女诗人呢?看到这些,你一定会埋怨造物主的不公了,上帝啊,你为何把一切美丽都毫不吝惜地给了这方土地呢?我不断在心里感叹:世界一流的学府加上这样的美景,剑桥大学在世上算得上绝无仅有的了;能在这样的地方学习和生活,人生夫复何憾?

  我还在醉心于眼前的美景,却听年轻船工用英语介绍起几座小桥来,那就是志摩诗中所说的“康桥”了。这所谓的“康桥”不止是一座,而是包括数学桥、叹息桥、国王学院桥、克莱尔学院桥等好几座,桥的风格也大相径庭,卧波的虹桥,连拱的“城门”,复杂的,简约的,不一而同。我对桥的建筑结构倒没多大兴趣,只是关心到底哪一座是志摩诗中的“康桥”?我们得知船工是剑桥大学的学生,便询问起他来。他说志摩先生应该在每座桥上溜达过,诗中的“康桥”是泛指,并不特定指向其中的一座桥,我们便没有深问了,只对他介绍的桥的一些典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来,除了志摩先生外,牛顿、霍金、狄更斯等科学家和文学家也与这些建筑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我对那些桥便有了一些神秘之感,联想到那些名人们举世公认的成就,敬意陡然上升了一层。

  正在畅想,却听学生船工嘴里吟诵起《再别康桥》中的诗句来:“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美妙的诗句带着柔情,飘荡在河面上,融入河水里,那河水也变得稠稠的了,黏在篙杆上一滴一滴地滑落,晶莹而剔透,发出清脆的声响;小船载着我的感佩,载着我的敬意,载着我的好奇,在康河的柔波里荡漾不停。

  我曾努力设想志摩先生当年在剑桥学习生活的模样——那时候的祖国正处于积贫积弱,被世界列强万般欺凌之中,几个才华横溢的有志青年不远万里去到异国他乡求学,为着理想和抱负不辞辛劳,在吸取西方现代文明的同时,把中国文化带到西方,向世人展示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广大的西方人对中国人开始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中国人不再是愚昧落后的化身,不再是东亚病夫的恹恹模样。这份精神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可是亲历剑桥,我又有了新的认知:那刻在桥头的诗碑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就是在那样一个举世闻名的高等学府里,咱中国人的名字与那些伟大的科学家、思想家、文学家齐名,甚至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何等的叫人扬眉吐气!一颗文化之星历经百年依然光彩熠熠,并将千年不朽,作为一个中国人能不感到自豪,能不更加自信吗?

  我又想象着志摩先生作诗时的心情,“作别西天的云彩”、“不带走一片云彩”,异国他乡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除了“作别”、“不带走”,其他还能做什么呢?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只有把自己的“草窝”建设成为“金窝银窝”,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安乐窝”,才会有成就感、归属感、自豪感。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主导下,一大批仁人志士如钱学森、李世光等才会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毅然回来向祖国母亲行孝,故土的深情厚谊又岂是驿站一样的康桥康河所能比拟的呢?

  古老的历史告诉世界,中华民族有着优秀的文化基因和卓越的智慧,为人类的文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孔子学院在剑桥以及其他地方遍地开花就是最好的证明。但人类前进的步伐没有一刻的停息,“落后就要遭淘汰,落后就要挨打”已经被历史所证实,民族的繁荣兴盛不会一蹴而就,更不可固步自封,新一代的中国人需要在前人取得的成就上加倍努力,不断地创造辉煌,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才能永远得到世界的认同、尊重、爱戴和推崇。我想这应该是伟大的“中国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吧!

  “寻梦?撑一只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我再次沉浸在代表当代中国人心声的诗情画意中。

康河泛舟记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