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散文诗歌 > 正文

疫期读书⑦丨廖伟棠×阿乙×邓安庆:站好自己的独立位置

2020年02月14日 15:40:43    作者:九九文章网

在动荡之中,准确攉取最荒谬的细节


新京报:疫情期间,每天的生活大致是如何安排的?


廖伟棠:对于我来说,真正的防疫生活自我一家初二夜晚从香港回到台湾开始,至今已自觉“隔离”近十四天。两个小朋友一醒来,万事万物就围绕他们旋转,基本就是陪玩、陪读、陪弹琴、唱歌,一有阳光就到自家院子里晒太阳玩。其间,出过几次门寻找口罩(不果)及购买日用品,去到的最远的地方是离家一千米的一条山沟,有自然步道,走下去走上来,往往只会路遇两三人,是一个不需戴口罩的运动。孩子有幸午睡或者早睡,我就欢喜雀跃,赶紧开卷、开酒,假装回到平凡又珍贵的读写生活中去。


阿乙:我待在北京,眼看着雪下了两场。每天在家尽量写800字的小说,读30至50页书。给亲人、朋友打打电话。


邓安庆:我老家是在湖北黄冈下辖的武穴市,此次疫情在我们这边也挺严重的。所以,我基本是在家里,没怎么出门。每天在家看看书,看看电影,主要还是在写一系列的随笔。


廖伟棠,1975年出生于广东,后移居香港,并曾在北京生活5年,现为自由作家、摄影师。曾获香港青年文学奖,香港中文文学奖,台湾中国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马来西亚花踪世界华文小说奖、创世纪诗奖及香港文学双年奖。



新京报:你们最近在读什么书?为什么在疫情时期选择这些书?特殊时期的这些阅读有何感受?


廖伟棠:这半个月,我读了香港诗人淮远的诗集《特种乘客》、香港诗人温健骝的诗集《帝乡》、美籍华裔诗人李立扬的诗集《眼睛后面》,还有半本加缪的《鼠疫》。后者的启示不言而喻,前面三本诗集,和我过去半年反复读的布莱希特诗集是一脉相承的,就是当我们身处时代、身份认同等漩涡的时候,如何保持热心冷眼,站好一个诗人的独立位置,在动荡之中准确攉取那些最痛的、最荒谬的细节,因为这都是未来的证物。接下来打算阅读阿甘本的《幼年与历史:经验的毁灭》、大卫林奇的自传《在梦中》和韩国诗人高银的新着《招魂》,后者对当下中国是很有意义的。


阿乙:我最近在读译林出版社版的《追忆似水年华》,目前读到第三卷。上一次没有读完,这次想尽量读完。普鲁斯特带来的启示是,写作不仅仅是描写外部社会,它也可以向自己、向精神性的领域探照。


邓安庆:我看书比较随机,手头有什么就看什么。目前读完了两本书,一本书是《坡道上的家》,这本书对我的意义是对女性境遇有更深入和更切身的了解。在这样一个社会结构之下,很多事情是习察不焉的“理所当然”,作为“母亲”的女性所遭遇到的和所承受的,明明觉得不对劲,却都很难明确表达出来。这部小说是一部“自省”之书,女主人公里沙子要逐渐把“内化”成自己行事准则的那些“当然”,从如空气一般弥漫的琐事中扒拉出来,不断地琢磨体味,不断地从自身境遇中追根溯源。这本书最精彩的就是它的心理描写,读来很能感同身受。


另一本是唐诺的《尽头》,唐诺是我非常敬佩和喜欢的作者。他是编辑出身,在书的世界已经浸淫几十年,身边有很多厉害的小说家,他太懂得小说书写者这类人了。如果你是写小说的,你会感觉自己在写作中的各种感受和困惑,都能在他的文章中得到解答、呼应和抚慰,甚至能更深入进去,让你跟着他一起思索书写的各种可能性。他是你的朋友,懂你;也是长者,能带你往更深远地地方看,进而抚慰你,启发你。


阿乙,江西瑞昌人,生于1976年。《人民文学》中篇小说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得主。出版有长篇小说《早上九点叫醒我》,短篇小说集《灰故事》《鸟,看见我了》《春天在哪里》《情史失踪者》,中篇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模范青年》,随笔集《寡人》《阳光猛烈,万物显形》。


“没敢说什么以诗歌介入现实”


新京报:疫情期间看了哪些电影或电视剧?为什么选择这些影片?


廖伟棠:因为我还是一个影评人,没法去影院看电影真是要命,半个月来新电影只看了《1917》。幸好在家里地下室安装好了投影,看一些经典影片DVD不受影响,于是重看了《2001太空漫游》《内陆帝国》。并在Netflix看了《一一》《少年的你》和《黑镜:潘达斯纳基》。选它们还是写作需要,已经为《一一》和《1917》写了影评。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