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抒情文章 > 正文

我的文字与爱情

2019年08月15日 18:51:37    作者:九九文章

  一滴墨,落入云层,竟染黑了整个天空,北方的夜,到了这个季节,便大多如此,阴沉的浑浊下,月子迷失在津渡里,更是难以望到一颗醉眼的星。

  多年以来,许是习惯了吧!一颗多愁善感的心,迫使你就喜欢这样在院落里默默伫立,孤独的望云,孤独的临风…

  不为苦吟,不为寻梦,更不是为了赏景,而是在以感性的思维,穿越过时光的缝隙,和一直静默着的天地,进行一次深层投入的通灵。

  风,很冷,夜,很静,当人们都被赶入一层又一层的格子里,那漆黑的色彩,便肆虐到了极致,彻底遮掩了最初视野里,那一线朦胧。

  或许,此刻,人家都已甜甜蜜蜜地睡去了吧?自己喃喃诉说的心事,也只有自己会小心倾听。谁又肯为孤独的夜行者,留一盏希冀的灯?

  数十载的光阴,宛如一部无声的黑白电影,嬉笑怒骂或许都是戏份的需要,谁又能说你不是在龙套的角色中,做了三十二年的梦?

  有人曾问,书生,你缘何坚持不懈地写了那么多有关于前世今生那些飘渺的文字?是啊?为何呢?心早已陷在了迷茫的沼泽中,又怎能解释得清?

  在书生眼里,或许,今生就是前世的延续吧!哪怕我们都成了宿命轮回的劫灰,那些曾一度欠下的债,该偿的要偿,该还的,还是要还清。

  我不是无神论者,更也不会去过度的迷信佛陀与神灵,可当那些沐风栉雨码出的文字,最终都成为了一笺的谶语,谁又能来点化这执迷不悟的人生?

  有人说,最动人的爱情,往往凸显在绝望的泪光之中,最初那方湿了一世的手帕,轻扬出的旗语,那份零散着嗔怪的隐疼,其实我真的很懂。

  一糊浆,一箪食,一份单薄的家当,布衣还是布衣,书生还是书生,依旧没有能够裱壁的功名,闲来你为我砚墨抚琴,我为你依竹吹箫,这些诗心精刻的梦,有多柔,也就会有多轻……

  是的,我此生不会放弃,对于文字的虔诚,因为我清楚的知道,那里有我深爱过的和爱过我的人,还在隔世的林荫里长眠不醒。

  

我的文字与爱情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