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抒情文章 > 正文

有关老街的散文抒情文章在线阅读

2019年09月11日 15:22:25    作者:九九文章

  老街不同于新城,它总是一年四季弥漫着市井和人文的味道。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老街

  在家乡满目入画的诗意里,我已生活了四十多年了,习惯了小街的凹凸不平,习惯了青石板路透过布鞋渗到脚底的丝丝凉意,习惯了小镇春的妖娆,夏的灼热,秋的落寞,冬的冷寂。唯有那记载着变幻莫测的风雨历程的百年西门老街,它随着历史的脚步,在岁月老人深邃的目光里淡然远去。

  选一个气候宜人的季节,踏着用青石板镶嵌成的长长踊径,沿着明清西门老街一路前行,那股扑面而来的无法抵御的古镇灵秀之气时不时的令人沉醉,令人在腻透了喧嚣且伴着寂寞的日子里涤荡心灵,震撼多年在外飘泊归家的游子的心扉。

  平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使沉睡的西门老街越发的灵动,那伴着清风安逸的甩动着的旗幡使得店铺里的人也彰显出古意。古镇,古风,古街,古人,古意,迎风招展。

  高跟鞋敲击着青石板路面的笃笃声,扰得店主人越发的全神贯注起来,齐刷刷的向你行注目礼,那眼神里分明透着太多的希冀与期盼。怀抱着婴儿的少妇在哄孩子入眠的童谣里越发的风姿卓越,那不经意间掠过你的眼神,几许惊慌,几许羞涩,几许娇柔,令人产生无限遐思。历经沧桑,满脸皱纹的老者似乎在向你倾诉他与西门老街同样苍老疲惫的心。对对情侣相拥着深情款款的走过老街,走过属于他们的年年岁岁,地老天荒。

  沉睡了多年的西门老街终于被游人打破了一如既往的闲适与宁静。老街越发的老了,那青石板细缝里的绿绿苔藓努力的向世人呈现自己的一片苍翠。

  萦绕在西门老街身旁的那湾夷江碧水依然如故的向前流淌着,那流淌了千年的水是否依旧眷恋着老街?那千回百转的湾是否是水对老街的依恋?虽有那么多的不舍与牵挂,但他们在遇见的那刻起就注定了分离。

  繁华背后的西门老街依然默默地,深情地驻守在属于自己的一隅里,淡看春去秋来,缘涌缘散。走过西门老街的日子里,总是很自然的想起我的同学、朋友——海龙,想起与他结伴上学放学的朝朝暮暮,想起与他推心置腹的触膝交心......真是老街依旧,人已随风哟!

  如今,西门老街正以它迟暮的躯壳吐纳风土人情、阅历人世沧桑,青色的石板路,斜阳外的芳草,手拉手放学回家的幼童,隔壁老奶奶的残年风烛以及那些记录命运浮沉的深深凹陷的皱纹,这些,都是令人感动的老街身影的延伸。

  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老街

  每条阳光初升的街道,淡去蒙蒙薄雾,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随着时间掩埋于记忆的星河。

  应该是所有的小镇都存在着一条老街。

  那里摈弃了繁华都市的喧嚣,没有车水马龙,像是独立呈现的。

  房屋错落有致,大多数是木质的,由于被雨水年久侵蚀,颜色深沉了许多。

  选择这里居住的一般是些不愿离去的老人。他们年近古稀,头发斑白,佝偻着身体,双目痴楞,透过厚重的老花眼镜,迎接着高墙外的初光。

  阳光柔和而温暖。

  一只养了多年的猫,舔舐着爪子,慵懒地伸缩着身体。

  简单的早餐过后,他们或者扛着锄头于那田间翻新;或是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大椅上品阅起来;或是带着渔具,去某条乡间小河垂钓。午时过后,他们不约而同在街上茶馆相聚,沏上一杯粗茶,抽上旱烟,不知聊起了什么过往的事。

  夜空很静,不见星月。

  昏黄的路灯挂在年久失修的电线杆上,摇摇欲坠;几只迷途的莹虫在四周翩翩起舞;清冷的晚风撩起空荡的老街对皓月的思念;一丝尘埃,一声犬吠,唤醒了时光的追思。

  那是怎样的寂寞!

  孤独得只有单薄的身影作伴!

  病的呻吟从那日渐枯槁的躯体传出,沉滞而痛苦;偌大的屋子简单之极,只有必要的几件家具,不用灯光,也能通行无阻。

  夜晚,多么令人煎熬……

  夏日时节,红日西坠,迟迟不肯离去的少女将那一脸的羞红,印刻在坚实的山头。少女爱慕,却缄口不言;情郎不知,只是呆呆地望着无尽的夜空,那一轮圣洁的新月,应是有着一个清丽脱俗,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茂密繁盛的月光树下,他望见了她倾城一舞,白衣如雪,眉目如画,袅袅身姿,刺入心扉。

  老人赤裸着上身,褶皱的皮肤显示一番颓态。炎热的天气席卷着整个街道,他们趁着日月更替,坐在自家门前摇着蒲扇,蚊蝇猖狂着,嗡嗡作响,仍旧不放过他们。

  他与我说着。

  多年以前,这里热闹程度丝毫不逊色于新街。

  遇上赶集日,四方乡邻从各村而来。妇女会精心打扮一番,抹上从省城里买来的胭脂水粉,细心涂抹,再画好细眉,穿上精致的碎花衬衣,带着自家的小孩儿,约上周邻,笑谈而去。男人们则是三两而聚,互相调侃着,哪家村子有个美艳如花的女子……

  在这条街上,摩肩接踵,菜贩、肉贩、食馆等等吆喝声不绝于耳。刚出笼的包子还冒着热气,就有几人围上去哄抢;稀奇古怪的洋玩意面前,早已驻足了十来人;捏糖人与做棉花糖的老爷爷,总是笑呵呵地将每一份成果递给小朋友;存在已久的茶馆,是上一辈人的笑娱之地,那里还是云雾缭绕,粗茶摆了好几盅……

  记忆一旦衍生,就再也无法阻止。

  这街,不会交通堵塞,没有贵贱之分,或许只是纯粹的交易者与看客。

  如今,很难想象老街的昔日,过往的人本来就越发的少,连通往街上的路早已换了道,年青一辈更是知其甚少。

  我最怕下雨了,无论是温柔细绵的春雨,还是寒意透彻的秋雨,雨水自屋檐落下,清脆地落地声,总是入耳难闻。不大的街道,不多的房屋,蒙上了一层烟雨,将这份无言的寂寥根植在那颗逐渐停止的心脏。

  夜,冷漠得就和死亡一般。

  唯一期望地就是阳光初升的那一刻,是那么的明媚,轻抚着皱巴的容颜。

  他告诉我,那是我的一生。

  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老街

  作者:木槿

  老街是我所喜欢的,那里有我喜欢的任何东西,喜欢特有的喜欢其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甚至连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也是我深爱的,那里有我愿意一直待的静,有我一直想要的生活,有我想爱的人。

  回忆是从列车驶出站台开始的。

  在车里,依然喜欢靠窗的位置,依旧是那淡淡表情像是在强调着任何的外在都与我无关,面对我眼前即将或者已经过往的风景,我此时最想的是列车永远不要停,一直往前开,一直有时间回忆自己的记忆,然后,伴随着一首歌,或是悲伤或是欢快,还是悲伤吧,那样我会联想到一个凄美的离别场景,而主人公便是我。

  第一次步入老街的时候,真的被深深吸引,在我有限的认知里认为很多的东西只会在电视剧情上被看到并被欣赏但之后就是为了华丽演绎而做出的一个样品,而,老街却实实在在的让我看到了存在实感的美。

  同时了解我的无知。

  不知多久没有记述过往。我也忘了,懒的想了。脑子里空空如荡,不知该想什么,该写什么,如同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却会一直一直想起一个人。就如同相忘于江湖也并不能相忘于你

  或许我真的有点神精质,总是会在意别人从不在意的,计较别人眼中毫无所谓的,而我却偏偏喜欢这个样子,因为那样我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想,想生命中的种种,想一切寄居在我眼里的东西.....

  或许我是该坦然接受相见总是伴随着再相见,也或许,我应该知道曲终人散是永远不变的人之常情,然后强装坚强告诉自己不是人生第一次经历并一点也不难过。但或许是真的是没有处在那种环境吧,自己的心酸终究只有自己懂得吧。

  青春终究会接近尾声,而我终究也会成为奔走于这个城市的忙碌者,每天这样麻木者,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老街里的那份心酸,计算着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离开也会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实现,即便不想,即便不舍,也终究无能为力。

  因为,怀念,很空。

  我是要走了,来时的地方,老街的美也留不住我,而离别总是伤感的,她走了以后,我一下跑到了洗手间关上了门,狠狠的用清水冲洗着自己懦弱的脸,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然后静静的走进候车的站台上,心中充满了太多的幻想,甚至在上车的一刹那,也回了头看了进来时的地方,多么希望有那个人的身影冲我摆手对我说再见……

  之后和她通了只有2分钟的电话,我告诉她回去之后不管怎样打给我,因为我要知道她有没有顺利的回去,那份担心与执着,是之前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对任何人提及的情绪,或许她对于我,真的是我一直都无法想象的存在,之后的之后,直到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两边就在沉默,我说:电话挂了啊,今晚好好休息,你明天还要上课。她说:我想陪着你。最后是我先挂了电话,因为我听到我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舍和心疼甚至在哽咽。

  列车驶于我来时的路上,经过的是我爱着的地方,离开的也是我爱着的地方,看着我们经过的地方留下来的许多照片,我一路上都会想起好多人,好多事。偶尔也会莫名的笑出声来,说一些自己都听不懂的话,一个人就这样自言自语。一个人看着照片,一个人怎么就模糊了眼。

  我是知道这样的舆论的,离开太久就会忘记,但其实还有一种说法,是离开越久越是想念,但我只能选择前者。我喜欢把人想像的那么坏、社会那么黑,只因为我是一个奇怪的人,我可以去肆意的去想别人的感受而并不让其知道,然后依旧以为我是多么的无所谓,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去想,只是在想。而我却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喜欢被人误解,喜欢被人说我是无所谓的。

  可对于她,我该怎样想念。

  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我总爱一个人去胡思乱想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懂的事情,所以当我沉默,当我皱眉,当我忽然凝神,请你相信,我是在想和你说话,我的心是在告诉你,见不到你的那个时间,我是多么想念你。并不是其他。

  你我深深的知道太爱一个人,就会失去自己的一切;太想爱一个人,就会忽略自己的感觉。甚至有的时侯我会疯狂地想,就算死掉都没有关系,只要可以让我和你肆意地相爱。想要把自己的灵魂都献给你,直到自己变成一副空空的躯壳。做事,从不会后悔,但不能留下遗憾。

  不敢强求太多,怕得不到,怕受不起,怕你受伤难过。所以,不告诉你我爱你,不告诉你我的心碎,不告诉你我多么怕你离开……于你,只求,这一世,不要再让我独自一人。

  爱久了,便成了一种习惯,开始的爱情,从火热走向平淡,就像老街一样从新奇走向古老,而相对应的并不是人们的遗忘反而是一种缅怀与茶余饭后的提起,我想要的,无非就只是简简单单一直走下去,只是可以在不经意间想起我们的曾经还可以笑开了口,还可以宽慰了心,这样,或许也就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一种永恒。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这份平淡还是不是会那么让人心动。无论时间是否冲淡了一切,我相信,心,还会在它原来的位置,以固执的方式、速度执著地跳着……

  快乐与忧伤,就算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依然还能感受到的那份真实与感动、虚伪与悲伤。

  我爱你,我的爱人。

  青春里的那几许淡淡忧伤,我愿赠于岁月,让它悄然带走....

  当心拂过,只有一份幸福,那便是与你一起。

  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老街

  如果说高楼大厦是一座城市的脸面,那老街就是这城市嘴角边的一抹微笑,它和我们平素十二分熟悉,当我们离开某地,隔了时空,再追念时,首先想到的,无外乎就是某条街上的生煎馒头特别好吃,某家店铺的商品正宗又价廉。

  在上海时我最喜欢逛的一条老街是四川北路,有几家熟的店铺差不多没有不认识我的,在那条相对南京路而言明显狭小的老街上,风里雨里,不知曾经留下我多少的踪迹。来闽南后,无论是在泉州,还是在厦门,所幸都各自有一条有着百年历史的古朴的中山街,不然怕是实在找不到可以停下脚步的理由。

  我逛街,很多时候就是纯粹的瞎逛,并不为买什么而去,透过五花八门的玻璃橱窗,看看杂七杂八被华美包装的商品,虽然没有买的欲望,但我也不讨厌它们,我喜欢且沉浸其中的,是承载这些商品的百年老建筑,上海有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群和中西合璧的石库门,闽南和两广则有南洋式的骑楼。

  一位客居国外的朋友告诉我,他旅游西南某地的时候,在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巷子里,竟然是激动的流泪了,理由是他看到了已故父亲口中常常念叨的那种小面馆,狭窄的店面,破旧的桌椅板凳,那盛面的海口大碗看着有年头了,碗边上有大小不一的缺口,他进去吃了一碗面,代替父亲吃的。

  喜欢老街,还因为它的亲民,它的安静,穿行在老街小巷里,你不用担心自己穿的不够正式,妆容是否齐整,反正喧嚣在远处,近旁就只有老房子老店铺,边走边看,连带时间也放慢了速度,就好比电影中的慢镜头,人便不那么慌张了,可以放下心来把自己的心绪梳理明白,那种安静是恰如其分的,算不得与世隔离。最美妙的偶遇是不经意地走着走着,正巧有点疲累,前方冒出一家古朴的小茶馆来,精巧别致的小楼,楼梯却狭窄脆弱,人走在上面,它就吱呀吱呀地呻吟,弱不胜力,走进去,陈设也是别致的,靠窗的角落处,已有两三人,用素雅的陶瓷茶具,闲话共饮,难得的片刻逍遥,至少可抵十年的尘梦。

  有一年的春天,我去上海新场的一条百年老街上的一家百年老店去定做旗袍,老街上穿镇而过的狭窄河道,雕刻精致的一座座石拱桥,傍水而筑的民居,高垒的石驳岸,水是长流水,从一家家屋檐下缓缓流过,屋檐上清一色黑瓦,这类老街,在烟雨迷蒙的日子里,就是画家笔下的水墨画。我去的时候正是早上,晨曦从四面八方涌进老街,冷不丁的还有炊烟来凑热闹,把晨曦的光线打乱,花上草上树上叶上的露珠都化成了烟,烟和光缠绕在一起,湿漉漉的升腾在半空中,比水墨画还水墨画。

  二十来岁离家,如今已人到中年,在我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中,很多都与老街有关,若是有一天多愁善感回想起了,晚上做梦也不得消停,一定会把某些熟识的片段给无序地连缀起来。比如有一次,我就梦见自己身着蓝印花布旗袍,撑一把格子伞,走在白墙黑瓦的屋檐下,蓝印花布旗袍是在浙江安吉的一条老街上很便宜买来的,格子伞来自乌镇,梦境中的几样元素,在不同的时间被一一锁进了我的记忆库。

  

有关老街的散文抒情文章在线阅读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