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抒情文章 > 正文

寂寞海岸爱情兵荒马乱

2019年09月13日 09:20:54    作者:九九文章

  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银白色时钟,时针与分针,逐渐的勾勒出90度角。原来已近凌晨三点。屋子里还是一片昏暗,只有电脑屏幕微微泛着淡蓝色的光,却把整个房间衬托得异常孤寂。

  安惗起身,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深褐色的咖啡豆。今晚的咖啡粉却不是现磨的,所以喝起来,比平时要苦涩。可这依然是她喜欢的味道,苦涩中带着淡淡醇香。她甚至不知何时,已开始迷恋。她曾说:生活就像一杯咖啡,孤单的颜色,寂寞的滋味。永远无法逃离,只能一直品尝,然后适应,直到痴迷。

  这个城市的夜,永远这么空洞。空气中仿佛充满了一种腐烂的味道。好似长久的积压于上空,而最后的宣泄,让人心慌。安惗放下咖啡,缓缓的走到落地窗前,欣赏着只属于这个城市的夜景。此时,已经不同于深夜的漆黑,整座城市都笼罩着一成淡淡的深灰色。雨,淅淅沥沥的落下,如此突然而沉重。在这个深秋,雨水似乎毫无忌惮。打在身上,是窒息的疼痛。安惗拿起了放在水晶茶几上的香烟,点燃。深深的吸入,然后缓缓吐出,眼神迷离的让人心疼。固执而决绝的犹如这个黑夜,让人看不透,更猜不透。烟雾环绕在她的发丝,渐渐的包围了她整个身子。她喜欢这样被包围着的感觉,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安全感。?

  没错,她是寂寞的,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她也是骄傲的,她从不相信爱情。她觉得爱情就像大麻,偶尔吸食会让人兴奋,可如果迷恋上那就只有死亡。她从来都是用最极端的方式看待自己和别人。她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她是一个作家,靠文字谋生,可是她笔下的爱情,却都是残忍的。她有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需要服用安眠药来让自己睡下。然而今天,她知道,这又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

  起身,坐回电脑前,淡蓝色的光晕刺得她眼睛生疼。该结束了,她想。于是,用她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段话:爱情自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有些人爱上了爱情本身,而有些人只把爱情当做替身。如此浑浊的爱,只能让寂寞的人,更加寂寞。

  冰凉的手指,在键盘上显得如此落寞。即便热烈,却更是凄凉。这就是安惗,用冰冷生硬的文字来温暖自己心灵的女人。

  Part.2

  同大多人一样,在繁华的夜晚,灯红酒绿的都市,安惗喜欢到酒吧这样一个萎靡的地方来消遣自己的灵魂。喜欢用香醇的烈酒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很多个数不清的夜,她就这样穿梭在形形色 色的男人中。冷艳的妆容,性感的线条,暧昧的眼神,是这个接近颓废的女人的优势。看着他们望向自己的眼神,充满着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安惗忽然觉得可笑。嘴角扬起迷人的弧度,看似挑逗却带着几分嘲讽。然后,置身人海开始与那些男人们疯狂的纠缠。没人知道,这样的女人,是可怕的。

  遇见晨,也许是她想不到的意外。这个穿着深灰色格子毛衣,黑色皮鞋的男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不容抗拒。他的身上有一种古龙水的香味,混合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轮廓分明,坚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细碎的留海凌乱的拂在额前,看似隐忍而成熟。他是英俊的。这样的男人只是一瞬间便可以征服一个女人。但她不是那些单纯的小女孩,她是安惗,一个同她的文字一样近乎残忍的女人。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伴随着浓重的酒气,吐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以及男人惯有的情话。她豁然推开了他。他跌倒在吧台上,撞破了一个高脚杯。剧烈的撞击,使他的眉头紧蹙。就是这样一个动作,让安惗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在抽搐。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看着他那紧皱的眉,会忽然觉得心疼,想要伸出手,轻轻的把它抚平。也许是因为她觉得他们同病相怜,也许因为她的心在某一个瞬间已被溶解。她把他带出了酒吧。夜色更暗,他们的背影,竟都是这般寂寞。

  这是一个狭小的旅馆,四周的墙壁好像都是刚刚刷过不久,还残留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可以想象的出,它们最初的面貌本该是泛黄的样子。窄窄的走廊,搁置在黑暗中,好似没有尽头。灯光一闪一闪,显得格外冷清。安惗并没有把他带回自己的家。她的确是个已经像尘世低头的女人,她觉得只有这一点她配不上自己所描绘出的文字。可她即便是放荡不羁,却依然固守着一片清净。那就是她的家。她不容许被任何男人破坏。所以,她把他带到了这个一宿只需要五十块的小旅馆。旅店老板看向他们那暧昧的眼神,忽然让安惗觉得恶心。伸出手淡淡的说:把钥匙给我。老板笑吟吟的递给她:二楼,206房间。

  打开房门,屋子里光线昏暗的可怕。潮湿的空气里掺和着混凝土的味道,让人感到沉闷。门的正对面是一扇窗,四周除了雪白的墙壁外,就只有一张双人床以及一张简陋的木质桌子。

  她把他扶到了床上,起身打开窗子。风轻轻的吹起她的长发。依然是熟练的动作,从口袋里面掏出烟,点燃一根。烟雾弥漫,分不清真实与虚幻。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悲伤。转身,看着这个男人熟睡的面容,她的心似乎也跟着沉浮。也许,真的是她太寂寞了。也许,她需要一次彻彻底底的爱情。关起窗,走到他身边,为他轻轻盖好了被子。随即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写下了一行字。走出旅馆后,她忽然觉得自己疯了,有些事竟那样不可抑制的做了出来,谁也无法预知的未来,她除了惶恐,还有一丝期盼。这个夜晚,安静的让人沉醉。

  晨醒来的时候,已将近午后。阳光懒散的洒在周边,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格外刺眼。头疼的快要炸掉。依稀记得昨晚喝了很多的酒,而最后的记忆,是抱住了一个女人。

  站起身,摇了摇还未清醒的头。忽然看到桌子上面,那张淡蓝色的信纸,小巧却大气。只是这一眼,他便认定,拥有这张信纸的一定是个简洁的女人。拿起信纸,还残留着有一股淡淡的百合香气。随后,纸上一行娟秀的字体映入眼中:还我的钱,还有,你的酒品很差。然后下面是一连串的数字,最后署名:安惗。果然是很简洁。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安惗,安惗……

  Part.3

  清晨的阳光,似乎格外美好。温暖而不浓烈,如此的恰到好处。枫叶已落了一地,淡黄色的气息,让这个冰凉的季节又多了一份忧愁。

  这是一家名叫旋木的咖啡倌。不是很大的店面,却很精致。洁白的桌布与墙壁,使这个店看起来干净而整洁。墙面上是一些文人墨客所绘出的山水画,颇有韵味。透彻的大理石地面,有些复古的木质椅子,几个各式各样的贝壳风铃,使这个咖啡馆看起来别具一格。旋木,顾名思义。却是一个温馨而残忍的名字。

  当安惗走到晨身边的时候,他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认真的阅读着一份时尚杂志。阳光斜斜的照进橱窗里,仿佛一切光辉只是为了衬托他的气息。

  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了她。抬头,正对她的眼睛。时间好似静止,他就这样呆立的看着她,一秒、两秒、三秒………直到服务员走过来:请问要点什么。一杯爱尔兰,谢谢。她说:你是要还我的钱吗。他不语反笑。喝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他说:安惗小姐,我突然改变了主意。不知道你敢不敢陪我玩一场关于爱情的游戏。安惗放下咖啡,静静的看着他。他的唇微启,仿佛三月盛开的樱花般迷人。而后轻轻地说:一场没有地老天荒的游戏。其实,安惗是惊讶的,只是太长时间的与这个世界打交道,她早已有了伪装自己的能力。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她心里的防线似乎渐渐被瓦解。她淡淡的说:看来,你也是个妖精。

  命运也许就是用来捉弄人的,它会抛给你世上所有痛苦的东西。可是偶尔的,它也会让你猝不及防的拥抱幸福。是的,他们,共同迈入了这场漩涡般的游戏中。

  晨是一个摄影师。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只是到处游走。拍下所有美好的事物,然后发表到杂志社,换取自己的生活费用。世上任何景物在他的相机中,仿佛都能够以最完美的姿态展现给世人。他信奉自由,正如他执着爱情。他爱这份职业。这让他觉得生活在混乱的同时,也被赋予了神圣。

  他对人生有自己的看法。他觉得人生就像一幅画,不在乎你画的是什么风景,重要的,是你涂上去的色彩。他说,人如果不去享乐就是犯下的最大错误。

  晨会带安惗到这个城市最有名的咖啡厅,他们喜欢讨论咖啡的颜色、品种以及味道。他们彼此都沉浸在这漫长而又惬意的时光中。他们会到小镇的摊位上吃一些稀奇古怪的小吃,然后为彼此选择对方最不喜欢的食物。他们似乎很了解对方,似乎又猜不透彼此。晨会在微风中,暖暖的阳光下,高大的梧桐树旁为安惗拍下最美的笑容。他说他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淡淡的,是一种含蓄的美。在这个时候,安惗会觉得很幸福。有个人陪伴,有个人给予关怀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呢。

  晨总是会给安惗最寻常却最温暖的问候。安惗说:你知道吗,上天最仁慈的,就是没有让我们在最留恋这个世界的时候离去。这时,晨会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有时,他的眼睛甚至是空洞的,明明在看着她,却好像没有一点焦距。似乎思绪在渐行渐远。

  晨说:安惗,我们同居吧。

  于是,安惗住进了晨的房子。不是很大,却很整洁,到处都有阳光的味道。阳台上的仙人球摆放了整整一排。书桌上的热带鱼在里面欢快的游动。

  晨为安惗做了很多菜,她从来没有吃过的菜。比如水晶虾仁、姜葱焗肉蟹、咸鱼蒸腊鸡腿、清蒸桂鱼、香芋油鸭煲 上汤时蔬 。她从来不知道他会做这么多。来,这是你最爱吃的虾仁,多吃一些,今天这些都是为你做的,晨说。他似乎又察觉到了什么,随后又笑着说:我是猜的,你应该会喜欢虾仁。安惗看着他,想说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这顿饭很丰富,晨对安惗很体贴。安惗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只是隐约的,会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然而,她选择了忽略。

  浓如墨的夜晚,还是如此漆黑。不同的是,两个寂寞的人和两颗同样寂寞的心。他们之间没有距离,仿佛所有的一切此刻都会显得微不足道。他们把彼此点燃,然后不断的索取、缠绵。他们都是个需要温暖的人,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他们的心才会释放。安惗,这个从来不相信爱情的女人,这个近乎残忍的女人。此刻,已卸下了她内心的所有防备。

  寂寞的人,不需要任何言语。

  这个凌晨,安惗还是醒来了。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心里会突然觉得很温暖。也许这是爱情,她想。

  起身走到阳台,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然后,烟雾缭绕。自从和晨在一起,她就不在需要靠安眠药来让自己入睡。只是依然改不掉凌晨醒来的毛病。看着已经人烟稀少的街道,深浓的夜色。她的心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空洞。那种任何人都无法填补的空洞。也许,她心中的某个地方注定是以孤独的形式存在的。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固执的无可救药。

  清晨,阳光满满的挤进了屋内。她已为他准备好了早餐。晨从后面抱住她。有你的日子,我总会突然觉得很幸福,他说。安惗只是轻轻的笑,可眼里,都是那浓浓的解不开的情意。

  她为他收拾屋子,做饭,打扫卫生。做着一切她曾经不屑去做的事。空余的时间,开始勾勒她的文字。没了当初的残忍,剩下的只是淡淡的平静。不可否认,她是幸福的。

  每当她沉溺在文字中时,他总是会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出神。眼中有迷惑有宠溺,也有种说不出的东西。这些她都没有看到。他从不在她面前提起过去的事,而她也不会去问。这是他们达成的共识。也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过去的并不重要,所有的事都会随着时间而搁浅,没必要再去挖掘,那样只会让彼此鲜血淋漓。安惗每次吸烟的时候,晨总是会伸手夺过来。他不喜欢女子吸烟。所以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去触碰这些东西。安惗只是很听话的,慢慢的尝试着戒掉。曾经那样骄傲并且自我的女人,如今,似乎早已不复存在。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安惗突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仿佛即将消失了一般。这些,晨从未察觉,他只是以为她是因为写作而产生的疲惫。所以,他不断的去哄她开心。

  这一天,他们在一起整整一年。晨为安惗准备了礼物。晚上,他做了很多菜,而且还准备了红酒。晨说: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整整一年的时间,总是觉得时间过的好快。安惗说:有些光阴,你越是觉得幸福,它溜走的越快。说完,她轻轻的喝了口酒。入口时,有一些苦涩,正如她的心一样。她说:晨,多喝一些。今天应该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晨看着她,似乎想说什么。

  当他把大半瓶浓烈的红酒喝掉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些晕眩。他拿出礼物,对她说:安惗,安惗,嫁给我好吗?

  安惗看着晨手中的戒指,笑魇如花。她说:好。于是,晨彻底醉了。安惗似乎也有些醉意。她把他扶到床上,看着他的轮廓出神。如此熟悉的面容,此刻却又显得陌生。晨还在说着梦话。安惗的心,仿佛都在跟着悬浮。

  清晨,他渐渐的从睡梦中醒来。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昨天晚上安惗答应了会嫁给他。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转过头,想要寻找她的身影。可是她不在。他起身,又到厨房和客厅找了找,她还是不在。他突然觉得不安,内心从未有过的慌乱。然后他匆匆忙忙的跑回卧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拿起来,打开。信,无疑是安惗留下的。晨静静的看完这封信,然后,泪流满面。

  part.4

  晨: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已经踏上了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列车。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对于分手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可是你知道吗?我爱你,比任何人都要爱你。所以,我无法去代替别人与你相守。而我知道,你爱的人,始终不是我。

  对不起,在收拾我们的家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你放在床下最里面的盒子。我看到了那个相貌与我相似的女人。原来,你在酒吧喝醉的那天,是她的忌日。原来,你不小心的温柔、你所有情愫,都不是为了我。你看,我是多么可笑。你总是让我如此狼狈。

  昨晚,在你像我求婚的那一刻,我很幸福。我真的很想嫁给你。我以为,你会成为我的归宿。我以为,你已经开始爱我。只是,在你躺到床上的时候,嘴里面喊出的,却不是我的名字。我终于明白,你的爱,我从未得到过。

  我曾经甚至想过,充当她的角色,一辈子。至少,我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看着你的笑颜。只是,你的爱,太浑浊。让我再也看不清自己,让我没有了轮回的余地。我的不安越来越浓重。而你从未察觉。你让我,万劫不复。于是我知道,这场游戏,该结束了。那么,就让我亲手,为这段折磨人的爱情,画上一个句号。

  永远不要在找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停留。正如,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忘记你。我会随便选择一个陌生的城市,独自舔舐我的伤口。我想,时间会将我治愈。

  没有你的日子,我想我还是会一如从前。写作、失眠、吸烟、寂寞。你是唯一能让我痊愈的药。只是,你的手掌,不是在我手心上。你让我明白,爱情的另一条出路,只能是放弃。即便艰难,却又不得不去做。否则,自己会因为伤口太深刻,而死掉。

  终究,还是逃不掉命运的捉弄。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把我忘了。再见。

  

寂寞海岸爱情兵荒马乱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