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抒情文章 > 正文

《故事里的人生》(271 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幕)

2019年09月13日 10:18:09    作者:九九文章网

   《故事里的人生》271

   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幕

  1968年10月20日下午,在墨西哥城举办的第十九届奥运会上,马拉松项目的比赛正在进行。这是一场有44个国家超过70名运动员参加的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坦桑尼亚选手约翰•斯蒂芬•阿赫瓦里是其中的一员。在这个行列里,还有曾经蝉联过奥运会马拉松金牌的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贝贝、后来获得本次比赛冠军的沃尔德和肯尼亚名将纳夫塔利。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海拔2259米,空气含氧量比平原低30%。这是奥运史上参赛运动员首次面对高原气候的考验。比赛一开始,大家都跑得很正常,但到了11公里以后,超过2200米的海拔让许多运动员感到了高原的威力,本来就有伤的曾蝉联该项冠军的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贝贝第一个退出了比赛。

  到了18公里的时候,一直在低海拔高度训练和比赛的阿赫瓦里也开始难受了,他觉得头晕,他也看到有些运动员因缺氧和眩晕而退出比赛。阿赫瓦里感到肚子痛,而且一阵一阵地抽筋,运动医学上叫痉挛。缺氧导致他失去了方向感,除了要尽力向前跑以外,他还要尽力保持身体的平衡。就这样又跑了1公里多,他终于坚持不住摔倒了,结果膝盖因此严重受伤,肩部脱臼。当时,急救人员赶忙用担架把他抬到路边,摔伤的地方流了很多血,他们为他包扎了伤口,并要把他抬上救护车。他断然拒绝,他说:“我一定要坚持跑到终点。”

  特殊的气候条件让马拉松比赛变得很平淡,观众们也没对马拉松投注过多热情。晚上7点多钟,当天的颁奖式已经结束,场地内其它项目都已完成,组委会开始通知沿途服务站撤离,就连通向体育场内环形跑道的大门都已经关起来,不少观众已经开始退场,正在这个时候,传来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消息:有一个受伤的马拉松选手还在跑!这位选手就是阿赫瓦里。

  人们激动了,观众们重新回到阿兹特克体育场,等待阿赫瓦里到达终点。灯光重新为他亮起,现场数万观众集体肃立,当阿赫瓦里缠着绷带、拖着流血的伤腿一瘸一拐地最后一个跨过终点线,颓然倒下时,数万人的会场一片寂静,接着是经久不息、雷鸣般的掌声。虽然此时枪响已经超过了4个小时,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但人们仍然向这位勇士表达了他们最崇高的敬意。

  当阿赫瓦里跨过终点线时,激动的工作人员忘了计算他的成绩,只知道他是第57名——共有57人完成比赛,18人中途退出。

  当人们问他:“你明明知道你是最后一名,为什么还要带伤忍痛坚持跑到终点呢?”他用虚弱的声音回答:“我的祖国把我从7000英里外送到这里,不是让我开始比赛,而是要我完成比赛。”

  阿赫瓦里的回答成为了奥运史上最响亮的名言,这一幕后来被人们奉为“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幕”。

  作者感言:约翰•斯蒂芬•阿赫瓦里生长在坦桑尼亚孟布罗地区一个贫穷的山村里,在13个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六。因为家里穷,离学校又远,他从小就习惯赤脚跑着上学。1968年,他已经30岁,他是刚刚独立的坦桑尼亚首次参加奥运会的三名运动员之一。强烈的爱国情怀和高度的使命感激励他战胜了常人无法克服的困难,完成了一个伟大壮举,为祖国和自己赢得了荣誉和骄傲。

  我们说阿赫瓦里的故事,就是想借此聊聊“爱国主义”这个话题。

  爱国主义是个体或集体对所属国家所持有的积极态度和钟爱信念。人与所属国家是一种天然的血缘关系,国家给了他特定的种族遗传、生活方式、社会关系、价值观念、文化修养等。作为个体,国家和民族的个性已经融入他的血液和人格中,国家的兴衰、名誉、利益与他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所以,爱国,是人的一种天然情感。在社会文明还没有达到更高水平,整个世界还没有实现“大同”,在国家还没有消亡之前的未来漫长历史时期内,爱国主义始终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它是每一个国民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和义务,每一个国民都应该爱自己的祖国。

  概而言之,一个爱国者的具体表现有三:

  表现一:对祖国历史及其成就具有民族自豪感。

  表现二:对祖国生存方式、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生活习俗等具有民族认同感。

  表现三:对维护祖国尊严、保卫祖国安全、建设和发展祖国具有民族责任感。

  阿赫瓦里的壮举就是维护国家尊严的爱国表现。2007年,北京奥运会节目摄制组曾赴坦桑尼亚采访过年近七旬的阿赫瓦里。他居住的村庄至今没有通电,离他最近的一部电话和电视也要有两公里的路程。作为老年人和学生的业余教练,他没有太多的收入,但他活得很充实,他说:“我最自豪的是我没有给祖国丢脸。”他说得很谦虚,他不仅没有给祖国丢脸,而是给祖国争了光。他没有获得奖牌,但他为祖国争得了比奖牌更高贵的荣誉,尽管他是那届马拉松赛的最后一名。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