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抒情文章 > 正文

老家老屋

2019年10月11日 09:19:49    作者:九九文章网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相对于喧嚣繁华的都市,老家村庄此时是质朴的,静谧的,安谐的,除了熟悉的几声鸡鸣犬哮,静的甚至可以听到呼吸乃至心跳,村里几颗已久的大树下,几位老太太摇着蒲扇,舒适地乘凉。村东大片的菜园里,茄子辣椒西红柿一应俱全,生机勃勃。旁边蹲着几只眯着眼睛的猫狗。沿着过去泥泞现在宽敞洁净的水泥路行走,谁家屋前的甜枣、葡萄?沉甸甸的熟果挂满枝头,轻轻摘下一个,绵软甘甜,纯天然无污染,口感纯正。

  这一刻,时光变成了慢节奏,悠然,闲适。老家村里的老房子,让人追忆深远,往日的点点滴滴又重现眼前,如今的楼房,光鲜亮丽,正是彰显了现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对农村农民幸福生活的提升和满意度的提高,更吸引着我的目光的还是村里的那些老房子,一座老屋,房顶是旧日的老瓦和草坯混杂,低矮的屋檐,厚重的老砖或泥土墙壁,屋前的木质窗棂上固定一体的进出风口用窗纱遮掩,屋内东墙一张老橕床,西墙是饲养的牲口,南墙门中间往西是锅灶,大门对面是结实大气的木箱,上面墙壁上,挂着几个大小不一的镜框,上面镶嵌着一张张黑白照片,镜框的边缘,插着几张天真可爱的孩子开心地咧着小嘴的黑白照片,没有贵重物品,虽破旧不堪简洁直白,但散发着古老朴拙的韵味,仿佛在述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屋檐下往往住着白发苍苍的老人,院中有一条甬道,两边是小菜园,金色的阳光照在正侍弄菜地的老人身上,朴素的衣着,慈祥温和的目光中透露着老人深深的阅历。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熟悉的一砖一瓦,老家,长辈,邻里、同学发小,记忆像潮水顷刻奔涌而出……,虽穷质朴的老家,有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小伙伴们,老房子里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它给予了所有人年华里最初最早家的温馨与甜蜜。

  村庄的老屋,承载着记忆与追忆,过往与蜕变,发展与耕迁,它们分明就是洞悉世事的智者,任凭阳光,清风,朗月自在地在身边穿梭往返,寂静,无声,坦然地承受着人间的风风雨雨,无论主人飞得多高走到多远,一如既往地等待,等待中,茅草屋顶长出了几棵婆婆丁和狗尾草,曾经光滑的表面上刻满了岁月中风霜雨雪侵袭的斑驳痕迹。饱经沧桑憔悴的容颜下,却自有一种深秋池塘里残荷一样的风骨,正如西游记一曲《看我跃马扬鞭》,无论在老屋生长过的孩子在以后成长的道路上遇到任何荆棘和困难,“她”都会告诉你有老家老屋在等你,应要坚守初心、越河爬石、毅力拼搏,一定会越过困难,赢取阳光。“她”仍会守望着家园,守着地老天长的故事,跨越时间的长廊与岁月的风霜,它的宽容与厚重依然美得令人沉醉,如诗如画。

  村庄的老屋,是漫漫岁月的见证者,是这人世间的长者。典藏着风雨人生的酸甜苦辣,记录着每一位家庭成员的成长故事,那些有人居住的老房子尚且保存完好。可是那些破败的老房屋,屋梁塌陷,门窗断裂,石墙倾斜,晴天无恙,可逢上雨天连绵,老屋就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再也经不住一窗风雨半窗寒;散墙如张开的却弯曲颤抖的双臂,再也庇护不了怀中的房屋,轰然倒塌,那一刻,我分明听到了它呜咽的哭泣声。倒下的不仅仅是房屋,更是那日夜缠绕在心间的一缕乡愁,从此不再午夜梦回。

  现在正赶上扶贫政策惠民,符合规定的危房都得到了及时修缮,那些频临破落的老房,面貌焕然一新,神采奕奕。像冬日的阳光,散发出缕缕柔和的光线,温暖恬淡,安然舒畅,照亮了每一个狭窄曲折的路口,拨动着每一位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的心弦。

  老家永远都怀揣着家的味道与温暖,等待着我一次次去体会品味。它月白风清,恬静淡雅,得像一幅水墨画,深深地镌刻在记忆深处,是我心灵永远的驿站,无论我离家多久多远。老屋在,家就在;情在,爱就在。每当走回老家,会在村里走一走,看着熟悉的面孔,见着和和蔼可亲的乡亲、老人、长辈、亲人还有发小,碰到曾多年相处的好友,便会发自内心的久谈,我知道这种交谈的言语是这世上最美的语言,随着村内老人们年龄的增长,我怕是叫一声少一声了,但眼下我还能叫着,我很感激和幸福。

  正时国庆假期放假,由于乡镇工作特殊,再加上长垣市一直秋雨连绵,一直忙值班,一发小夜晚打电话说他父亲去世了,我第二天急忙赶回老家,与村里人一同给其安顿丧事后,我又在老家村里走走,再看看老村,再望望老屋,再见见老人。

  如有时间,我会经常回到老家,亲近那些老屋,再去倾听老屋诉说光阴的故事。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