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水墨皖南,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2019年07月18日 11:23:38    作者:九九文章

  对皖南的感情,说是一眼万年,大抵是不夸张的。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土地对山林有着与身俱来的归属感,喜欢朴素自然的东西,喜欢真诚的人和人性。皖南纯净的山水、朴实的民风、众多的古镇古村,正好契合于我,每一次去都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真山真水的原生态也能满足我对于大自然的贪心。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一个人朝着某一个地方出发,因为兴趣不同,所以目的地不一样,因为目的地不一样,行前的心情自然也是不同。在今夏持续的大波热浪袭击下,脑中便不由浮现出皖南湖水清澈、山川秀美的画卷,心中满是青绿,满是清凉,满是宁静,一片惬意。于是抽出周末时间和朋友们相约再次出发,一场无心的江南川藏线之旅,便沉沦在那山水诗卷一样的地方了。

  进入泾县地界,那活生生的青绿和清凉就扑面而来了,在水墨色的山区群落中,我们拐了一道弯,又拐了一道弯,再拐了一道弯,每一个新的弯头,都是赏心悦目的清新,都是耳目一新的变化。

  在这清新的变化之中,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其实这次要去的地方,桃花潭、青龙湾、桃岭公路、水墨汀溪、月亮湾、敬亭山、查济古村等,仅是皖南的一部分,却是皖南景物的浓缩,听名字就很美。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皖南的皖是什么意思,直到查百度才知道皖指日出与日落之间的天色,完指完好、完美。白与完联合起来表示完美的白色、无瑕的白色。难怪在一片苍翠之中,徽州、宣城等地的皖南人干脆只选择了两种颜色——白色与黑色。其实他们早已明白,一切色彩最终还原到黑白本真。

  这下释然。

  二十年前第一次来到皖南,烟雨朦胧的乡景,鸡鸣犬吠的深巷,仿若画里的乡村,一切淡若清风,自在安宁。仿佛一幅洇晕了水墨、点染着色彩的美丽画卷,随着脚步,画面徐徐展现在眼前。从此,皖南便以淡白浓墨的颜色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再次来到这里,水墨江南不再是绵长而触不可及的梦。远山近水浑然一体,小桥流水相互依偎,自然与人文结合,清新与古朴并存,民居建筑与自然山水相生相安。正如黑与白,有时反差如此强烈,又觉得如此之和谐。

  住的泾县桃花山庄,位置极好,枕着青弋江,靠着水东古街,街的尽头据说就是1200多年前汪伦踏歌送行李白的地方。我们背着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诗句,想象着当年的欢送情景,沿着光滑的青石板,踟蹰而行,仿佛走到了历史深处。

  因为没有城市的灯光掩映,这里的夜空显得格外深邃,星星也特别明亮。走在星空照耀下的田野上,蛙声和虫鸣响成一片。没想到夜晚还会看到萤火虫,许多的萤火虫组成了星星点点的光,点缀了整个村庄,就像漫天的繁星。

  早上,村庄的生活随着一扇扇老木门那嘎吱声开启了,许多人家从古井里打水洗脸,勤劳的村姑们三三两两来到小溪边搓洗衣服,一群小孩子们也在水里摸鱼抓虾。那一瞬间,我觉得,小时候那些闪着光芒的日子又回来了。

  查济村像许多村庄一样,依山而建,傍水而生,随处都可以听到潺潺溪水声,仿佛是从远古传来,又像是落在心底的音符。走进这些古村,感觉到了时光的倒流;走遍寻常巷陌,仿佛回到了心灵的原乡。

  几百年的时光匆匆滑落,使得这里的一切显得古拙而充满韵味,村道的青石板被磨得光可鉴人,头顶的层檐依然遮蔽着风雨。当炊烟在白墙黑顶的马头墙后袅袅升起,晚归的孩童在阡陌间哼着山间的小调,粉壁黛瓦的古村落渐渐消隐在暮色里,我那颗流浪在春夏秋冬里的心,在这幅恬静清雅的水墨画里得到栖息。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这是徽派建筑的风格和颜色。斑驳的墙壁,悠长的小巷,映照着年轮的轨迹。我感觉傍晚是皖南古村古镇最美的时光,因为当夕阳洒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上,会散发出一种温暖的色彩,而这种光影里蕴含着的文化的温度和时间的沧桑,是那么的唯美,那么的感人。

  最喜欢这里人人都认识的感觉,阡陌小巷间大家碰到了都相互打招呼。这里大多数的巷子都非常狭窄,有的只能走一个人,称之为君子巷,转个弯,鼻对鼻碰见了,其中一人必要退身相让,让另一个人通过。和村庄一起醒来,成为村民一员,不计较去哪里,随处走走,慢慢呼吸,这是多么辛福的时刻。我喜欢行走在这种烟火气息里,沉浸在故乡的味道中。

  深闳优雅的中国传统乡村生活在这里得到很好地延续。步入老街,当地人会笑脸相迎;跨入民宅,当地人会起身让座、端茶倒水;询人问道,当地人会细指方位、带路前行……走进古建旧宅,冷不丁会有一些楹联或对联跳入你眼中: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裁直为圆、方便他人、上不让天,下不让地,让出中间一团和气,原来这些文化基因早就根植于他们身体中。

  皖南的水墨山水和人文美得纯净,美得温暖,美到了人们的心坎上。你可以漫步在敬亭山古木参天的风景道中,远望月亮湾绕山而过的江水,亦可以泛舟新安江上,和汀溪的山水融为一体,仿佛你就是那画中人,走进去了,就不愿意出来。

  现在有大批大批来自都市的男女到这里寻求宁静,原本幽静的村子渐渐变得喧嚣起来。但是,安静仍是这里的主旋律,安静的山林,安静的湖水,安静的夜空,连周边的村庄也是安静的,就如青龙湾偶尔划来一艘猪槽船,将湖面一下子划成了两半,然后有迅速的合拢,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

  俗世的喧闹于这古朴的村落,终是匆匆过客。皖南仍如初见时天地相容、处变不惊的样子,只是多了分包容和温柔。繁华如梦总无凭,此行安处是吾乡,皖南恰是我的心安之所,好似幽远的召唤,总能给我一把归乡的钥匙,总能将万千心事放下。

  我终于明白,皖字对于这里的意义了。墨分五色,白有多种,有岁月为笔,以风雨为砚,皖南人的生活,已经被慢慢地定格在一幅以山水之完白、人文之完白、心灵之完白为主色调的大型水墨画中了。

  灰墙映水成一色,天光云影共徘徊。此时此中的我,整个人似乎也浸润在这水墨之中,徘徊于堤岸,漫步于街巷,最终幻化成这水墨画中的一个小白点。

  

水墨皖南,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