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50年50人|段跃中:把中日故事说出来、写出来,

2022年09月23日 05:21:11    作者:九九文章网

1972年9月29日,中日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两国邦交正常化。

五十载冷暖起伏,半世纪沧桑巨变。共同的记忆、特别的联结、持续的接力,过往的中日友好瞬间,观照着当下时代激流里的行与思。

澎湃新闻联合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推出“50年50人”专题报道,对话50载中日关系的塑造者、开拓者、践行者,展望未来全球变局下中日关系“下一个50年”。

回首30年前初来日本闯荡的时候,段跃中常常开玩笑自己最初是“三零青年”——日币0元、日语0基础、0社会资源。

而如今,在他既是办公室也是住宅的“两用居所”内,堆满了关于中日两国友好方方面面的书籍,多到给人一种难以下脚的感觉。对此,现在已是《日本侨报》出版社总编辑的段跃中表示,“为了中日友好,(年轻人)读一本正确介绍中国的书,读一本有利于中日友好关系的书,写一篇文章,直接到对方国家去旅游,和别人面对面的交流,这些做法都是最好的。”

1991年,为了和已在日本留学的妻子团聚,当时已经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的段跃中做出了一个令人颇为意外的选择——辞职赴日自费留学。后来在日本的学习工作中,他越发感到日本媒体对中国尤其是对在日中国人的报道存在偏见,于是他选择重新拿起笔,希望用文字改变这一现状。

50年50人|段跃中:把中日故事说出来、写出来,

段跃中 澎湃新闻 图

现在,除了经营自己的出版社之外,段跃中还坚持在每个星期日的下午举办“汉语角”活动,到目前为止该活动已经坚持超过了15年,举办了超过700期,除了因为新冠疫情短暂停止的半年时间之外,这项活动已经成为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当然也占用了他陪伴家人的时间。

回忆这段经历,段跃中说道,“这或许就是湖南人的一种倔强吧,有时候家人理解不了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长期的志愿活动。但是我想孩子长大以后会理解我所做的这些公益活动的。现在他们觉得,父亲已经成为了中日交流的桥梁。”

立志改变日本媒体对华报道偏见

澎湃新闻:您之前接受采访时说过,您当时来日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跟夫人团聚,我们了解到您当时其实在国内有一份正式工作,也是在一家很好的媒体。我不知道您当时下定决心的时候有没有过顾虑?

段跃中:当然是有顾虑的,有三个原因吧:一是因为年龄比较大,当年来日本的时候已经33岁了;二是我不会日语,完全要从零开始,而且还不太了解日本的文化;三是没有钱,经济上没有储备,当时中国和日本的经济差距那么大,这些因素都曾经给我造成困扰。我记得从飞机上下来以后,我坐的是电车,当时就感觉电车很快。到了东京以后,我观察周围的人,从面孔来说的话,感觉好像大家都差不多,这就是日本给我的第一印象。当时有个小插曲,我在电车检票口时发现我的手提包没了,包里面放了护照和从中国银行外汇兑换的仅有的1万日元,可以说我所有最重要的财产都在包里面。然后我就赶紧到站台的电话亭寻找,包居然找回来了,里面东西都在,我很吃惊,那是刚到日本的第一天。

澎湃新闻:您在克服了一开始的文化障碍和语言问题之后,前几年其实主要是在上学,从硕士一直到博士。之后1996年,您开始创办《日本侨报》,当时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您认为当时的日本媒体对中国或者对中日关系的报道存在什么问题吗?

段跃中:刚来日本的时候,因为语言的关系我在日本很难找到比较理想的工作,所以我决定发挥在国内做过记者的特长,于是我给好几家华文媒体写稿,用过好几个笔名。我写着写着就发现这些华文媒体的读者只是我们在日华人,很难影响日本社会。后来,在我稍微能读懂日文报纸以后,就发现日本媒体关于中国人,特别是在日华人的报道很多都是负面的。所以我硕士论文的研究对象就是(日本)华文媒体,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日本媒体关于华人的负面报道之中关注犯罪的非常多。当时经常报道一个词叫做“蛇头”,就是关于偷渡。1996年我在读博士第二年的时候就开始想创办《日本侨报》,当时就想如果自己办报的话,就办一个日文报纸,让日本主流社会和研究者也能看懂,让他们知道在日华人并不是只会犯罪。

总的来说,日本媒体有着资本主义国家媒体的特征,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负面新闻更容易上重要的版面。我们看到这些负面报道时,心里就很不舒服,因为毕竟作为一个在日本的中国人,我们当然希望更多看到正面报道。当然日本媒体的记者也都知道存在这些问题,他们也有过一些反思。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