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五一宝穴

2019年08月05日 10:12:55    作者:九九文章

  现在我们出发吧,去哪里?驻马店嵖岈山。

  一辆小型面包,载三个孩子,四个成人。八点发车,出许昌向南,奔往临颍。路经漯河及其属下诸多县城小镇,至驻马店界;十一点多,到达驻马店市沿,我们停下来喘息。到底去哪里,又有争议,有人想到已经去过嵖岈山,便和几百里之外的朋友们通电话,决定改变路线,去铜山湖。

  据说铜山湖的风景美艳而少人知晓。我听凭大家的,也没有悔意去嵖岈。不料,这个临时的决定却是个错误,目的地混乱及当天的遇险不说,费时到晚上十一点整,才战战兢兢,疲劳回许。

  一

  铜山湖要过确山,在泌阳县境。上午大家精神头好,再有三个孩子车上闹着,前边有目标寻着,并不乏累。

  到确山境内,离泌阳便不远,望到“竹沟镇”的招牌,不禁想到革命时期,附近丛山之内有共产党的队伍,于此开辟根据地,活跃着当年以天下为己任的诸多英杰,他们的鲜血和呼喊落遍了这块儿土地。窗外来往的行人,开店的男女,可有这些革命党人的后裔?他们的祖辈可否是当年红军的朋友或者寇敌?

  车上的朋友不会想到这些,一路走去,无人理会我喃喃自语的“竹沟”。当年解放后,邓颖超回光山县老家,路过此地,被前面的乡人拦截。邓说,怎么这样无法无天,难道这里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这个典故的结局,是一场严肃的逮捕及打击,那几个横行乡里,竟然拦劫邓氏车辆的土豹子,已死于非命了吧。那是恐怖的吗?走在同一条路上,观望着车窗外的大小地名招牌,感觉及联想着这些人文景观和历史典故,不觉暗自唏嘘。

  二

  终于到铜山湖风景区了。路南,一个高大的铁牌坊书写着景区的名称,坊下有停三轮待客的农人,张望着我们的车辆进入。路两侧青松依偎,却没有山呀湖呀的任何标志,只有几条计划生育的标语,是此地政府几年前推行“国策”的遗痕。让我想到被追逃的孕妇,紧闭的农宅,一脸的恐怕,失望又木然的农家主人。

  同车的朋友说:“哎,这里的乡政府没有开放意识,到旅游点怎么走,还有几公里,根本没个标志。”标志?“寻向所志,无果”!桃花源彻底迷失。现在,我们也是在寻觅桃源美景吗?

  路上不时有骑车的孩子经过,远远的背影,我们依稀的少年时光,不觉怜悯;定是有一所学校就在沿途附近吧。“到了”!司机说道。到了?我问。抬眼前望,果然看到锃亮的车的铁壳,在一片浓密的树下无规则的停放。

  我们往里行进,一条铁栏却横在车前,一个带红袖章的走过来,说要收费,停车费。但是,这里好像没有水呀。我们几个人又问道。那人说有,在山上,山上就有水。我对朋友说,先别慌,让我下去看看。

  高大的树林背后,可以看到一座海拔600多米的山岭,在湛蓝的天下,呈现褐色的山壁,浓密的绿树,好像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后来,我们知道这就是铜山。但是大家说,既已如此,也就这里吧。

  我们下车之后,说是要爬山,唯一的女士不愿意,孩子们倒是雀跃欢呼。后来我们知道,此处的人是想留我们游览他们管辖的地域,就是这座铜山。实际上他们清楚,不远处,仅三公里之外,就是我们本要游览的铜山湖。

  三

  铜山被一个本地的副乡长承包了,其民的淳朴还是一触及觉的,是他们指着一个正在吃凉粉的人说,那就是承包人。承包,可以包下一座山的,为什么不是众多的村民呢?合资承包的经营模式在此还是天外资讯?那种模式还在传播于此的途中?

  我们决定爬山了,头天饮酒过量,又未早餐,我拼力也仍然落在了后面,连同车的女士也未赶上。我不停的问走下来的旅客,上面还有多远,好事者说爬吧远着呢?好心人说快到了,爬吧!六岁的儿子,在前面不停地呼喊,伴着凉爽的山风,处处是孩子给我的勇气的责任。爬!怎么能不爬上去!我以手为足,四条腿儿躬行攀登。

  大概到山腰处时,忽然听到嘹亮的歌声,从上面响起,是对着远山颂唱的男高音,豁达,悠长,劲力,与天地通灵,与自然对话;那豁达又雄浑的声音,悠长而遒劲的落下山岗,飘入山谷,是此行之中唯有的桃源人语,是疲累途中给人以清新如山风的此往回答。

  四

  终于到山顶了,我们坐下歇息,三个孩子吃下了很多的东西。我却绕将出来,在几块儿石碑前访问。哦,其中一座是建庙的功德碑,有一串的人名。同一条路途上,还有一个失去本色的石碾,奇怪的横放在路的当中,我问旁边的商贩究竟,他们说是“闯王碾”,当年李自成带兵到此,休息了数月,舂谷碾粮。

  传言不知真假,但相信,李自成的队伍曾在此休整,此山势险峻,处处陡坡,悬崖遍生,又处处群山之中,可退可进,是兵家据险蛰伏之地。大概就是李自成出商洛,攻略河南举起大旗的要冲之一,或者为北京败退,落荒而去的河南要地之一。

  说道山险,一是石阶陡峭,概率为五十度角,而且,此山顶并非最高处,此处一块儿类于巨石的峰顶,就在我们的上边,碑载贡建的庙宇,才是峰顶。大家不愿攀登了,一是累,再是它的阶梯实在陡峭。但是,在另一个朋友的鼓励下,在孩子的争胜信心鼓舞下,我决定要上去,看它陡有何为。

  开始一段阶梯不高,大约两百多阶,前一百可以徒手上去,后一百台阶才称为陡峭,那是要拉住一条长长的铁链,方可安全的攀登。窄只一米的台阶,左边是斜倒的一壁悬崖,右边是仿佛并不牢固的铁栏,栏外却深谷,岌岌可危,不可瞩目。栖栖遑遑之中,我和儿子勉强上去。

  父子过一洞形窄口,回头危望,更深的略服其梯的名副其实:“闯王梯”,“天梯”;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此绝境,官兵如何上来?。但是,上来如此,下有何堪?顾不得了,为了孩子,我上,我上。

  五

  到一个平台之后,喘息之间,纵览西面的群山碧峰,知道我们已在山顶,但是顶外有顶,还要绕几弯山梯,才是庙宇的所在。而且,在山梯的一个拐弯处,竟有一眼泉水,滴滴答答,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又说:“关上峰顶,有粮有水,拒敌于天堑,可等援军。”善哉。

  庙宇规模不大,却是应有三座,东面的不存,余有残骸,几杆挂满假玉假石的佛家念物及游览饰品的小摊,靠在残壁上;又是开光,前假后价,又是推荐的高大香烛,如何虔诚灵验。总归是买东买西,钱来钱去。

  庙堂内的和尚见我进来,站了起来,也不行礼。和

  

五一宝穴

上一篇:春上井冈山

下一篇:枫行九瀑谷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