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摆书摊的跛老头

2019年09月25日 11:38:51    作者:九九文章
摆书摊的跛老头

 

 

 

 

摆书摊的跛老头

 

 

摆书摊的跛老头 (散文)

关东月

那时候,他总在电影院的售票亭旁摆小人书摊儿。

他矮矮的个儿,瘦瘦的,两只老眼瞳仁浑浊,象蒙了一层白膜,两道淡淡的灰眉毛,一络稀稀拉拉的黄胡子,他左腿有点跛,走路一拐一拐的。

象他这么大岁数的人,早该坐在炕头,捏着酒盅享享清福了,他却不,偏偏要干这个风吹日晒的苦营生。是迫于家境的拮据,子孙的不孝,为挣几吊子打酒钱?还是畏惧老年的孤独,以此来排遣余生的寂寞?

说实在的,我挺讨厌这个跛老头,讨厌这个为了几枚硬币,竞能拉拉下脸,甚至拽破人家衣兜的,不近人情的吝啬鬼。

我从小就喜欢小人书,一有空便凑到书摊里,记得那次我来看《七剑下天山》,看完书付钱时差了七分钱,跛老头却”嘿嘿”冷笑两声,嘴角含着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讥讽和嘲笑,动手翻起我的衣兜来,我要回家取钱再送来,他说啥不肯,竞一把扯下我别在兜盖上的金星钢笔,说是留做抵押,见钱还笔……

哼,要不是新上摊的那些好书的诱惑,这次我说啥也不会再到这里来。

 

摆书摊的跛老头

 

 

我刚想招呼跛老头给拿书,发现他正凝神盯着对面卖衣服的小摊床。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我看见一个年轻人正挤在买衣服人的中间,把手偷偷伸进一个妇女的衣兜。哎呀!那不是跛老头的儿子吗!白嫩的脸蛋,两撇小黑胡,他常来给跛老头送午饭,我认识他。哼!这老东西,儿子掏兜行窃,他给望风把眼,我刚想喊……

小杂种,你给我住手!随着一声大吼,我看见跛老头象头愤怒的狮子,拖着瘸腿扑去。他一把扯住惊呆的儿子,一个黑色钱包落到地上。跛老头拾起钱包,递给那位被惊呆了的妇女。接着手一挥,儿子的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

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围过去,我的视线被挡住了,只能听见跛老头那变了调的粗野的叫骂声。不一会儿,人群让开一条道,我看见跛老头推搡着儿子,一瘸一拐的向不远处的派出所走去,后面跟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没多久,跛老头一拐一拐的回来了,他耷拉着头,铁青的脸色特别难看。走到书架前,象个木头人一动不动的站着,老眼里流出浑浊的泪。

我的心一热,鼻子有点发酸,急忙扶起被碰倒了的书架,从地上一本本的拾起那被风撕扯得凌乱的书……

 

摆书摊的跛老头

 

 

关东月,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当代文学艺术副总编,中外文化传媒副主编《中华外语作家》,《世界诗人》《中外文化传媒》,《诗词文艺》签约作家,诗人。《文声国际》特约作家。作品散见于全国,省市报刊杂志和媒体网络平台,在全国文学大赛中多次获金银奖,并有多篇作品被选编入:《当代华语作家获奖文集》,《中国亲情诗典》,《中国实力诗人诗选》,《中国最美爱情诗选》,《中国精典小说散文诗歌选集》等多种国家出版物文集。荣获中外华语作家十大最具影响力诗人称号,/和"冰洁杯‘全国十大实力诗人称号。获首届东岳文学奖,第三届孔子文学奖。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