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章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永不消逝的琴声

2019年10月08日 13:58:41    作者:九九文章网
永不消逝的琴声

经典语录 2019-07-04 07:08:49 200

高高的白杨树下,一个秀发飘逸、白裙罩地的女孩儿,侧着身子专注地拉着小提琴。金色的阳光从承着晶莹露珠的叶缝里筛落下来,洒了她一身、一琴、一地。女孩和她的琴,如剪贴在一幅山村水墨画中,朦胧而静美。

女孩叫思思,17岁,师范刚毕业,教五年级语文和全校音乐课。每天早晨,思思就在校园的白杨树下练琴。她俏丽的下巴轻轻地搁在水波似的琴箱上,握着弓的右手彩虹一样游动着,左手那灵巧纤细的葱嫩指头,仿佛是一群刚出巢的小鸟儿在三月的阳光下跌跃、飞翔……

那时节,我读五年级,思思教我们班。思思老师有着小白杨一样的身材,有着白天鹅一样的脖颈,她的月亮般的脸庞上总是荡漾着春水一样的笑。

思思上课的声音特别甜美、清脆,仿佛是一串串风铃。她握粉笔的姿式也挺好看,无名指和小指微微地弯着,翘着兰花指。手指是那样修长,那样灵活,那样会说话,好像那里头贮藏着世界上最美的旋律,埋伏着千百万个动听的音符。

在以前,我们从未上过正规的音乐课,只是每隔一两个月,校长就把我们召到操场上使劲地嚎一两首革命歌,翻来复去就是《社会主义好》和《东方红》。音乐课本从未翻开过,翻开了也不认识。思思老师第一次把“123”说成是“哆来咪”时我们都大笑起来。思思在黑板上板书“567”,调皮鬼杨波竟提醒说:“老师,你把数点标错了地方呢!”

思思教我们打拍子,我们就把课桌敲得地动山摆,震耳欲聋,思思带我们唱歌,我们就把嗓子喊得声嘶力竭,喉咙冒烟。思思不气,也不恼,顶多红着脸蹬一瞪美丽的大眼睛。眼睛说: 同学们还不安静哩。于是,我们就一个个规规矩矩了,笔挺得如一只只竹笋。思思温和地说:“同学们唱累了吧,歇会儿我给你们拉一段小提琴。”

思思老师的小提琴就像思思一样优美,我们只见过呆头呆脑的二胡、肥耳朵似的铜镲,牛皮蒙制的大鼓,迎亲送丧的唢呐,却从未见过这玩意儿,只想去摸一摸。思思却手臂一舒,那明亮、快乐的音苻就像山润泉水一样呼啦啦地流淌过来。

思思老师一边拉一边说“听,小溪儿唱歌了,小鸟儿出来了,阳光酒在花朵上。”

我们便真的看到了喇叭花、山茶花、燕子花,看到了百灵鸟、喜雀子、画眉儿在树枝上啁啾。

她说: “天上起云了,快下雨啦,小鸟要回家啦。”

我们]的脑海里就真的翻起了乌云,小虫子低低地飞在湿漉漉的空濛里。

思思是那样神奇,她的琴会说话、会唱歌、会画画呢。那是我们听到的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一曲终了,我们仍呆呆地望着老师和她的琴。思思绯红了脸说“下课啦,同学们出去玩罢。”然而,我的心已被思思老师的琴弦拴住了,在音乐的海洋里荡漾。

可是,第二年思思就要背着那把水波似的琴走了。她考上了音乐学院。班里的女孩子都哭了,男孩子也背着抹眼泪。我说。“老师,让我们摸摸你的琴吧。”思思就把她心爱的小提琴让我们每个同学都摸了一遍,然后给我们拉了一首又一首的曲子,拉的是什么,我们那时都听不懂,但懂得老师在琴里说的话,“我也是多么爱着你们,舍不得离开你们。”

我是班长,当我把精心准备的礼物一一一只纸叠的小提琴送给老师时,思思搂着我我哭了。同学们也紛纷拿出了自己的礼物,不约而同一一竟全是一把纸叠的小提琴!

第二天我们的思思老师就悄悄地走了。思思的水波似的小提琴却静静地卧在讲桌上。

(潘杰相  张淦)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