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九九文学网 > 写景美文 > 正文

【文学评论】经典作品诞生的背后

2020年05月16日 06:47:07    作者:九九文章网

经典文学作品的出炉绝不是和事件同一时间发布的,他需要作家们有足够的耐心。同时,还有一个群体的作用不能忽视,那就是文学编辑在经典作品写作前后的参与——从约稿、改稿直至出版,编辑的作用从来都是不可或缺。近日,张守仁先生出版的《名作家记》全面呈现了编辑在与作家作品的互动中,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才有利于经典作品的出炉。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做足功课,了解你的作者


张守仁的《名作家记》一书记述了四十余位作家,他在记述每位作家时候,明显可以看出他做足了功课。他能不知不觉中梳理出众位作家历年发表的篇目及其所在刊物,并且还简明扼要地指出这些作品的优劣及发表后的影响。这实在是如同一则作家们的创作年表一样宝贵的梳理,读者们可以沿着这份表单迅速了解作家们的创作轨迹,乃至去重读这些经典篇章。

张守仁经常和他们通宵达旦地畅谈,国情民情、人生经历、创作甘苦等无不涉及。熟悉了,成了挚友和知音,就向他们约写最使他们激动、最难忘、最擅长、最拿手的题材。因而,写作者常能创作出超水平的小说。张守仁作为《十月》的创始人及任职时间最长的编辑,他参与并见证了无数名家名作的诞生,而这一连串璀璨的数字真的是堪为一部文学简史——这无数的佳作真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好稿多到用不完的程度,而每每有佳作发表,多引来好评如潮,作家们和编辑部会收到许多读者来信,多到要用麻袋来装。

这么多优秀作品能够汇集到《十月》,特别是经手张守仁发表,这肯定是源于张守仁的约稿组稿的能力,而且他的确很有自己的约稿特点,王蒙概述得就非常准确:“对于我们大多数作者,他是一位和善而又顽强的编辑。他用他的学问、热心和蔫蔫的坚持性征服了作者,使你一见到他就觉得还欠着《十月》的文债。他不吵闹,不神吹冒泡,也不是万事通、见面熟式的活动家,但他自有他的无坚不摧的活动能力……”王蒙对其约稿特点的评价显然是极其精准的,也是得到了许多人一致赞同的点评。

面对王蒙的高度赞赏,张守仁时常觉得受之有愧,他只是觉得自己取得了点成绩,是勤奋认真所致。张守仁的编辑成绩有目共睹,被誉为“京城四大名编”之一,显然,他能够编发出众多优秀稿件,自然有他相应的秘诀。可以想到,这些名家面对的是几十上百家报刊的约稿,常常是供不应求的,很多时候,好的作品是要靠“抢”来的。那么如何能够约到独家的、名家的稿件呢?首先在他看来,非常重要的自身学养必须深厚——打铁还需自身硬。要想成为一名编辑家,自身要有很高的文学素养,要熟悉古今中外各种作品,还要有所研究,这样才能和作家对上话。

“你的知识丰富、看法独到,这些名作家会主动找你聊天,你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你当成交流的对手、谈话的知音。”而这就需要对众位作家作品先要做功课了,必须熟悉他们的作品,了解他们的身世、爱好、性格特点、写作习惯和交友范围,知道什么是他们最想写的素材、什么是他们最难忘的,这样作家们便会提供出最好的作品。


倾心对谈,碰撞思维火花


张守仁与众位作家的倾心对谈往往会碰撞出诸多闪光的思想火花,并且这种不含任何功利的对谈往往最富于真知灼见,所以令一众青年作家在与张守仁的对谈交流中大获裨益。

难能可贵的是,张守仁在书中如实再现了当时的谈话实录,所有读到这些思想集萃的读者们自然也跟着受益。张守仁虽然是文坛前辈,但恰如韩愈所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张守仁是名刊名编,也是散文写作高手。但他在诸多作家面前依然肯于讨教与交流,姿态与态度都是令人称道的,唯如此,作家们才肯乐于与其交流,他也才能一直处于不断成长中。

比如面对贾平凹,他们二者之间关于散文写作经验的交流真可谓精彩纷呈。贾平凹说:“我写散文主要写自己的情绪。必须有自己的发现、识见,哪怕一点点发现、识见,但必须是自己的,否则难写。散文必须真诚,不摆架子,不唱高调。要放低姿态,无情地剖析自己,袒露自己的灵魂。我学习中国的山水画、民间戏曲,从中汲取艺术方法、欣赏习惯、哲学思想、时空处理。我比较过中国的山水画和西洋的油画。中国的山水画,一座山、一条小溪从乱石中曲折流下来,旁立一座亭子,点缀几间草房,添上三几个人,又架上一座小桥,桥上走来一牛。溪水一直流到你身边,整体感强,视野开阔,不像油画局限于面前所表现的那个情节、那个场面。写散文不要拘泥于老套子。”贾平凹的这段论述无疑是理论有范例的散文创作谈典范,真可谓深入浅出地讲出了写散文的要领。贾平凹作为我国当代文坛数十年来的常青树,其写作题材之广、下笔之快、产量之丰被人们广为熟知。年少时期,家门不幸的贾平凹苦读父亲留在家里的几捆书,打下了坚实的写作基础。上世纪80年代以来,虽说其发表了无数长中短篇小说,并屡获海内外大奖,但人们最为喜爱、最打动人心的依然还是其佳作不断的散文。诸如《纺车声声》《我的小学》《静虚村记》《定西笔记》“商州系列”,每每读之,依然令人感喟不已,真切体现了他一直倡导的散文创作观。

友情链接

九九美文网